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549章 毫不客气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549章毫不客气

白冰离开监室之后,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拿出手机,拨通王振涛的电话。

“王局,我刚才亲自去找他们了,但他们都不愿意走,还说什么要好好接受改造,我恨不得给他们跪下,喊他们爷爷了。”电话接通,白冰率先开口,先是说明情况,然后诉说自己的苦衷,试图降低自己的责任,避免承受秦智的怒火。

“我知道了,你在办公室等我们,我和书~记马上到你那了。”王振涛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发现秦智皱着眉头,脸色很不好看。

王振涛知道,秦智就坐在他旁边,肯定一字不差地将白冰的话都听到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硬着头皮开口汇报道:“书~记,他们…… ”

“我都听到了。”

果不其然,秦智直接挥手打断。

王振涛连忙闭上嘴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秦智仰靠在座椅上,轻轻揉着太阳穴,似乎在用这种方式给自己解压,又像是在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的头脑更清醒,从而想出应对的策略。

几分钟后,汽车驶入拘留所的大院,秦智依然靠在座椅上,双眼紧闭。

王振涛见状,不敢打扰。

而白冰则是早早地在办公楼前等待,看到秦智的专车停下后,快步迎了上去。

很快,白冰走到了汽车旁,去见王振涛对他摆手,他心领神会,站在车旁,不敢出声,等待着秦智和王振涛下车。

就在这时,秦智睁开了眼睛,二话不说,直接推开了车门,自己走了下去。

“书~记。”

白冰连忙上前,开口问好,同时将手放在车门上方,防止秦智的脑袋撞在车顶——这是迎接上级领导或者贵宾下车的必备动作。

秦智下车后,一声不吭,直接上楼。

白冰见状,心中颇为不安,但还是将王振涛迎了下来,然后才与王振涛一同跟在秦智身后上楼。

“将刚才的情况原封不动地告诉我,不要带任何感情色彩和夸张成分。”秦智来到白冰的办公室,直接坐在了白冰的办公桌前,开口说道。

“是,书~记……”

白冰闻言,连忙回应,然后站在办公桌前,一五一十地将刚才去见秦风、王阿猛两人的情形叙说了一遍。

这一次,他没敢诉苦,而是选择实话实说,甚至对秦风所说的话,连一个字都没有改。

汇报完毕后,白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不光是他,王振涛也是夹紧嘴巴,站着不敢动。

因为,他们清晰地看到,当秦智听到秦风那段讽刺的话语时,脸色变了几变,那感觉比吞下一只死耗子还要不爽!

“你们跟我去监室。”

秦智稍作沉默,便做出了决定。

因为不愿面对秦风,不愿向秦风低头,他刚才推出了白冰,结果秦风压根不愿息事宁人。

而如今,形势不等人,他必须尽快处理这件事情,否则将承受领导的怒火——王宏等人可还在会场等着呢!

为此,他纵然有千般不愿,也得去面对秦风!

……

“疯子,你说秦智那个王八蛋来了没?”与此同时,监室里,王阿猛有些好奇地问道。

“以他的性格,肯定是来了。”秦风说道。

仿佛为了印证秦风的话似的,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监室的门被推开,秦智带着王振涛、白冰两人出现在门口。

“小风,实在抱歉,我这两天在忙工作的事情,刚听说你的事情。”

监室们打开,秦智快步走进了监室,满脸歉意地说道:“虽然是底下人没搞清楚情况,工作严重失职,让你到这里受苦,但都是哥哥的错,还希望你不要生气……”

“秦智,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还是在侮辱疯子的智商?”

王阿猛听不下去了,他一脸作呕状地打断了秦智的话,“如果这件事不是在你背后指使,你下面的人敢徇私枉法用双重标准将我们关押在这里?”

“阿猛,这里面有误会。”

面对王阿猛的嘲讽,秦智没有动怒,而是故作郁闷地叹了口气,然后又对秦风道:“小风,这件事是朱宇的错,我已经让王局长派人去抓捕他了,严格办理,绝不姑息。”

“秦书~记,你这官话说得越来越好了,很有几分秦建国的风范。”

再次听到秦智的话,秦风忍不住笑了,然后凝视着秦智那张强忍着怒意的脸,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么?”

“小风……唉,这事说到底是我对不住你,你想怎么说哥哥都行。我赶过来呢,没其他目的,就是为了你接你出去。”秦智再次叹气道。

“秦书~记,让你来这里,可真是委屈你了。”秦风脸上笑容不减。

“我没事,倒是让你受苦了。”秦智继续演。

“秦智,演得累吗?你心里是不是很愤怒,很委屈?”秦风突然收敛脸上笑容,冷声说道。

唰!

秦风的话就仿佛一把刀子捅进了秦智心脏,捅在了他内心最脆弱的地方,让他伪装不下去了,脸色不由地变了。

“在你看来,我在国内有着太多的约束,无法抗衡你手中的权力,而秦建国又旗帜鲜明地支持你,所以你觉得吃定我了,却没有想到,峰回路转。你很不爽,但形势逼人,你不得不来给我低头。”

秦风冷笑道:“你为了扞卫内心那可怜的自尊心和所谓的骄傲,当着属下的面演戏,让属下背锅,却被我无情地拆穿,让你在属下面前丢脸——你心里一定很愤怒和憋屈吧?”

“小风,我承认,这事是我做的,我对不住你,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再做这种蠢事了,请看在我们兄弟的情分上,原谅我这一次!”

面对秦风的讽刺和羞辱,秦智心中的怒火已经彻底燃烧了,但依然凭借强大的自控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没有动怒,甚至没有表现在脸上。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面对秦智的低头和认错,秦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仁慈,只有冷漠,“当你一二再而三地针对我的时候,你可曾想过我们的兄弟情分?当你用双重标准将我送进拘留所,甚至想设计逼迫我和阿猛与警察起冲突的时候,你可曾想过我们的兄弟情分?当秦建国旗帜鲜明地支持你,严禁我身边的任何人动用关系帮我的时候,你可曾想过我们的兄弟情分?”

“没有!”

这一次,秦风不等秦智开口,便继续说道:“那时候的你,不可能去想这些!那时候的你,把自己当成了胜利者,得意而张狂!”

“秦风,你到底想怎样?”

秦智听不下去了,也不再伪装了,露出了真实面目,有些恼怒地问道。

“我跟你的属下说了,感谢你把我送到这里。我在这里吃得好、睡得好,而且,我这两天都在背治安条例,我会认真吸取教训,洗心革面,好好改造,出去之后好好做人。”秦风淡淡道。

“秦……秦风!”

尽管已经听过这段话了,但听到秦风当面说出来,秦智还是气得浑身一抖,以至于愤怒有些吞噬了他的理智,他忍不住低吼一声,警告道:“我告诉你,无论是东海的招商引资还是英国王室访~华都是国家大事,如果你导致这两件事情黄了,这个责任你承担不起!”

“秦智,我也告诉你,这次事后,如果你没有降职滚出东海,我的脑袋拧下来给你当球踢!”

面对秦智的警告和威胁,秦风眯着眼,毫不客气地回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