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412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12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412章可怜天下父母心

接下来一天半的时间里,李雪雁留在了东海,哪里都没有去。

原本,她曾想过要不要去苏城拜访苏儒林,最后放弃了这个打算。

因为,当初她曾三顾苏园,想拜苏儒林为师未能成功,而苏儒林却在去年因为秦风的面子,收陈静为闭门弟子。

如此一来,她若是去拜访苏儒林,既让苏儒林脸上不好看,同样也会让秦风过意不去。

她用一天半的时间去游览了东海的一些知名景点,有严肃肃穆的一~大会址,也有欢乐的迪士尼乐园,还有位于东海的全球第六家杜莎夫人蜡像馆。

整个过程,秦风全程陪同。

准确地说,在过去一天半三十六个小时的时间里,秦风与李雪雁每一刻都待在一起,包括游览景点、吃饭和睡觉。

他们住在东海陆家嘴一间豪华的公寓里。

那是李雪雁在东海的房产之一,她每次来都还都会住在那里。

虽然是公寓,但是大套的公寓,两室两厅的格局,无论是客厅、餐厅,还是主卧、客卧面积都很大。

清晨,天还麻麻亮的时候,秦风睁开了双眼,然后如同往常一样,爬起床,开始洗漱,准备出去晨练。

“山大王,你先等会儿,我要上卫生间。”

就当秦风穿好衣服,来到卫生间的时候,李雪雁从主卧走出,一边走向卫生间一边说道。

借着灯光,可以清晰地看到,李雪雁浑身上下只穿着一身绸子睡衣。

睡衣虽略显宽松,却依然勾勒出了她那诱人的身材,两条玉腿一大半都露在外面,脖颈下方一片v字型雪白,胸前的峰峦因为没有胸衣的束缚,不像白天那般挺拔,但却若隐若现,引人遐想。

“好。”

秦风无奈地从卫生间里走出,不敢多看李雪雁。

他清晰地记得,前天晚上,他与李雪雁结束晚餐,将李雪雁送回住处后,本来想返回东海大学家属院,结果李雪雁让他住在公寓。

当时的他,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怦然心动。

然而——

等到了公寓之后,李雪雁才告诉他,两人分房睡。

分房睡就分房睡吧,无论是前天晚上还是昨天晚上,李雪雁只要回到公寓,必换睡衣,简直就像是一个引人犯罪的小妖精,偏偏一点机会都不给秦风。

用李雪雁的话说:我喊你来公寓睡,是不想让外人说闲话,觉得我这个未婚妻都来了,你还跟其他女人住在一起。至于同床睡,你什么时候把身边的狐狸精都赶走了,我再考虑。

……

……

中午,秦风和李雪雁在楼下附近一家小餐馆吃了午饭,然后乘车前往机场,准备乘坐三点的飞机回京。

因为,明天就是秦家老太爷的生日,他们都要前去祝寿。

“到燕京后,我先回趟家,明天你提前通知我时间。”上车之后,李雪雁说道。

她虽然和秦风有婚约在身,但毕竟还没有结婚,不能跟着秦风去秦风父母那里,也不能直接去秦家老太爷那里。

“嗯。”

秦风点头。

“你呢?先回家,还是直接去你老太爷那里?”李雪雁又问道。

“直接去我老太爷那里。”秦风面色复杂地说道。

“为什么不先回家一趟呢?”李雪雁很不解。

“因为,我连我家在哪都不知道。”秦风叹了口气,眉目之间有着无法掩饰的落寞。

“什……什么?”

再次听到秦风的话,李雪雁不由一惊,满脸不解道:“你的意思是,你离开部队之后,还没有回过家?”

“何止是回家,我还没有见过我爸妈,甚至没有通过话。”

秦风苦笑,他曾想过父母为什么不给自己打电话,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对自己失望了。

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通,父母为何一个电话都不打。

而他也想过主动给父母打电话,但一想到父母既然不打电话,多半是在这个时间段不想与自己通话,便又放弃了。

“为什么?”

李雪雁彻底呆住了,她虽然一直在收集秦风的信息,但有关这方面的信息一点也没有收集到。

“嗡~”

这一次,不等秦风说什么,他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秦风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一个燕京的号码,而且号码很熟悉。

因为,电话的主人是他的母亲,周玲!

这个发现,让秦风先是一怔,而后直接呆在了那里,久久没有接电话。

“怎么了?”李雪雁察觉到秦风的异常,关心地问道。

“我妈的电话。”

秦风深吸一口气,然后摁下了接听键。

“小风?”

电话接通,听筒中传出了周玲的声音,用的是询问的语气,似乎不敢确定这就是秦风的号码。

“妈,是我。”秦风轻声回应。

妈。

听到这个字,电话那头,身在301医院院长办公室的周玲,心头一震,鼻子微微发酸,握着手机的右手也是轻微地哆嗦着。

时隔一年,她再次听到了儿子的声音,听到了这一声期盼已久的“妈”——秦风上一次与他通话,还是2017年春节!

“小风,妈其实在你离开部队之后就想给你打电话了,但是你爸一直不让跟你联系,所以……”周玲调整了一番情绪,再次开口,语气之中充斥着内疚。

内疚,是因为,她知道,儿子被开除部队,是多么难受的一件事情,可以说是儿子这辈子至今最大的挫折!

而在这个时候,身为母亲的她,非但无法给予任何帮助,连一个安慰的电话都没有!

“爸肯定是对我失望透顶了吧。”

秦风苦涩地说道,在他的记忆里,父亲是一名刚正不阿的军人,正直、勇敢、古板而严厉。

在他的小的时候,每次闯祸,虽然都有秦家老太爷护着,但父亲秦卫国每次都是皮带炒肉,有时候直接是武装带炒肉,甚至还体罚让他站军姿、关禁闭,动起手来毫不含糊。

这一切,让他们的父子关系很不好,两人几乎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除此之外,在秦风的记忆里,父亲从来没有对自己笑过。

一次都没有!

对此,秦风一直觉得,父亲不喜欢自己,认为自己不争气,不能像秦家其他孩子那样优秀。

“小风,你错了,大错特错。”

就在秦风感到心中发苦的时候,周玲先是一愣,然后连忙说道:“你爸非但没有对你失望透顶,反而把你当成他的骄傲!”

“呃……”

耳畔响起周玲的话,秦风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再一次呆住了,以至于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准确来说,自从你进入部队之后,你就成了你爸的骄傲,尤其是你成为华夏近些年来唯一一颗龙牙时,你爸连做梦都能笑醒!”周玲进一步解释道。

父亲的骄傲。

再次听到周玲的话,秦风心中一颤,而后笑了。

他像个傻子一样,咧着嘴,傻笑着:“妈,这是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

周玲没好气道:“你爸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天生古板、严厉,不善于表达内心的想法和情感。他看似以前对你漠不关心,只知道在你惹是生非后揍你,其实都是爱你、关心你,只是用他自己的方式。”

“我明白,那时候我实在太捣蛋了。”秦风苦笑,饶是他自己想起当初年少轻狂的岁月,都觉得有些太过分了。

“你离开部队后,你爸没联系你,同时不让我联系你,是因为他怕加重你的心理负担。”周玲说出没打电话的原因。

“心理负担?”秦风不解。

“嗯。”

周玲轻轻叹了口气,道:“你的事情,不但你受了处罚,被部队开除,你爸也受到了牵连。当时,不少人借题发挥,抨击你的事情,秦家面对巨大压力,你爷爷让你爸承担了责任,副转正黄了。”

“什……什么?”

秦风一惊,他没有想到,那件事情居然影响到自己父亲的军中仕途。

“你爸怕你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心里多想,或者去找你老太爷求情,所以迟迟不敢给你打电话,也不让我给你打电话。”

周玲说着,又补充道:“我现在告诉你,你也不要多想。就事件本身而言,你爸是赞成你的做法的,用他的话说,如果他的战友死在了战场上,他也会拎着脑袋当尿壶跟敌人拼命!”

秦风沉默,心中充斥着内疚,同时也有些不满道:“秦建国太过分了,这点担当都没有,竟然让我爸背锅!”

“唉,小风,这种话你回来就不要说了,免得一家人面子上都挂不住。”

周玲叹了口气,既在暗中认可秦风的话,又在提醒道:“对了,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跟你说,你老太爷明天生日,你得回来一趟。”

“妈,我这会就和雪雁往机场赶呢,下午就到了。”秦风说道。

“好,好,好,那你带着雪雁一起来家里吃饭,我今天下午早点下班,去买点菜,另外给你爸打电话,让你爸早点回来!”周玲闻言,先是一怔,而后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激动。

“妈,雪雁下午要回家。”

秦风苦笑,他能够感受到母亲的喜悦和激动,但也知道李雪雁这个时候去家里不合适。

“好吧,那我也要去买菜,好好给你做顿饭,我们一家人好好吃顿团圆饭,你跟你爸好好喝顿酒!上一次,咱们一家人吃饭可是八年前……”

周玲兴奋地说着,完全不像是一院之长,而是像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大妈,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完全没有挂电话的意思。

她不是絮叨,只是想儿子了。

太想了。

……

…… ”xwu7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