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347章 一呼百应!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347章一呼百应!

“哈哈,疯子终于他娘的要干杨琨那孙子了,爽!”

江宁某侦察营特训基地里,叶虎穿着特种作战服,戴着钢盔,脸上涂抹着色彩,手中拿着手机,像是被人点了笑穴一般,放声大笑,然后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兴奋。

“营长这是咋地啦?”

“我看着像是跟相好的通电话!”

“对头,很明显的恋爱癫狂症!”

……

训练基地里,一名名全副武装的侦察兵正在进行训练,突然看到叶虎又是失声大笑,又是喃喃自语,极不正常,当下交头接耳,小声议论了起来。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嘀嘀咕咕地说什么呢?好好训练,否则就出来跟老~子单挑!”

激动过后,叶虎发现全营的战士都在看着自己说着什么,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故意黑着脸,大声训斥道。

下一刻,议论声戛然而止,全营战士纷纷收回目光,专心训练。

开玩笑,他们哪敢跟叶虎单挑?

叶虎年纪轻轻便身为侦察营营长,号称军中小老虎。

叶虎初来乍到的时候,曾有一名侦察营的老兵不服,挑战叶虎的权威,叶虎提出单挑,老兵自认为实力不差,当场答应,结果被叶虎狠狠收拾了一顿,在床上躺了三天。

从那之后,整个侦察营再无人敢挑战叶虎的权威,而因为叶虎性格直爽,不计小节,很快便与全营战士打成了一片,私下里称兄道弟,训练场上绝不含糊,要求严格,同时以身作则,起到模范带头作用,深受战士们拥戴。

眼看战士们开始认真训练,叶虎快步走到训练场边,跳上一辆军用吉普车,麻溜地启动汽车,一脚将油门踩到底。

“嗡~”

伴随着一阵轰鸣声,军用吉普宛如一头钢铁怪兽一般,咆哮着冲了出去。

二十分钟后,叶虎驾驶着军用吉普车驶入军营大院,下车后直奔军营大楼顶楼而去。

叶虎来到军营大楼顶楼,快步走到首长办公室门前。

“叶营长……”

办公室门口,一名警卫员负责站岗,看到叶虎走来,连忙迎上去想说什么。

“别叽歪,我有紧急军务汇报!”

叶虎开口打断警卫员的话,然后直接敲响了首~长办公室的门。

“呃……”

警卫员一怔,刚要上前阻拦,却见叶虎不等里面传出声音,便直接拧开办公室的门,直接推门而入。

“哎呦,我的爷啊!”

警卫员都快哭了,连忙冲了过去。

同一时间,叶虎已经走进了办公室。

“小虎崽子,你不好好地带兵训练,跑到我这里做什么?另外,你来见我,怎么不通过警卫员?”

办公室里,一名年近五十的男子,穿着一身绣着金星的军装,拿着一份红头机密文件,皱眉问道。

“报告首~长,我刚才……”警卫员冲了进来,惊慌地汇报道。

“你什么你,赶紧出去!”

叶虎连推带搡地将警卫员赶了出去,然后径直走到中年男子对面,双脚并拢,抬头挺胸,身子笔直如枪,敬礼道:“报告首~长,明天下午,我请假半天!”

“啥?”

愕然听到叶虎的话,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红头机密文件,一脸惊讶地问道。

“报告首~长,我要请假半天!”叶虎保持着敬礼的姿势,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小虎崽子,再有一个星期就是联合演习了,五天后,上面的首~长要亲自前来检阅训练成果,这个时候,你跑来跟我请假?我看你特娘的是皮痒了吧?”中年男子吹鼻子瞪眼地问道。

“报告首~长,我有非常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请批准假期。”叶虎大声说道。

“娘的,有什么事情比演习还重要?”中年男子瞪大眼睛问道。

“报告首~长,这是我个人隐私,无可奉告,请批准假期!”叶虎再次开口,一副你必须给我批假的姿态。

“嘿,还反了你了,我今天还就不给你批假了!”中年男子恼了。

“报告首~长,不管你批不批准,我都要走!”叶虎拧着脖子说道。

“你敢?”

中年男子当下拍案而起,怒声道:“国有国法,军有军规,你当这里是公共厕所啊?你若敢擅自离开军营,老~子就把你当逃兵处置!”

“报告首~长,就算你事后一枪崩了我,明天下午也要离开!”叶虎一脸倔强道。

“你到底要去做什么?”

再次听到叶虎的话,感受到叶虎那份坚决,中年男子有些疑惑。

疑惑,是因为,在他的记忆中,叶虎虽然出身于军人世家,但能够担任侦察营的营长可不是靠家里的背景,更多的是靠个人努力,是一名非常出色的侦察兵,从未利用家世做过什么,也没有摆军~中~高~干~子~弟的谱。

除此之外,他还知道,叶虎对于即将开始的演习极为重视,曾立下军令状,一定率领全营战士奉献一场精彩的演习!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在演习即将来临的时候,叶虎要请假离开军营半天不说,不怕上军事~法~庭,甚至不怕被枪毙,这……彻底勾起了中年男子的好奇心!

“我老大召唤我。”叶虎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实情。

“呃……”

中年男子闻言,先是一怔,而后隐约猜到了什么,沉吟了一下,道:“老~子可以给你批假,但你听好了,后天早上五点,必须出现在训练场上,身上不能有一丝酒味,而且演习必须漂亮拿下,否则老~子一枪毙了你!”

“谢谢首~长!”

叶虎大声道谢,然后放下手臂,嬉皮笑脸道:“首~长,您军务繁重,我就不影响您工作了,再见。”

话音落下,叶虎便离开了办公室,让中年男子苦笑不已。

“秦家那小魔王又要整啥幺蛾子?”

当叶虎离开后,中年男子忍不住喃喃自语,心中充斥着好奇。

整啥幺蛾子?

三分钟后,叶虎回到军用吉普车里,拿出手机,率先拨通王阿猛的电话。

“阿猛,老大召唤,明天下午三点前到东海集团总部大楼19楼会议室报道!”

电话接通,叶虎开门见山地说明打电话的目的,然后问道:“能不能到?”

“王阿猛准时报到!”

愕然听到叶虎的话,王阿猛先是一阵懵~逼,而后激动不已,“虎子哥,老大这是要搞大事?”

“你去了就知道了,好了,废话不说了,我还要通知其他人。”叶虎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

“p,我特么的怎么突然之间很激动呢?”

电话那头,正准备与人谈生意的王阿猛听着听筒里传出的嘟嘟声,咧着嘴,像个傻子一样笑着,惊得身边的随行人员目瞪口呆。

……

东北某县,县~政~府大楼里。

“县~长,这是明天市里经济座谈会的发言材料。”

一名办公室工作人员将一份发言材料递上前,有些不安地说道。

不安,是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位全省最年轻的县~长,年纪虽然不大,但做事严谨,对于这些发言材料把关很严,一个标点错误都不行。

“嗡~”

下一刻,不等年轻的县~长接过发言材料,他办公桌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嗯?

看到那个手机震动,那名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有些好奇。

随着上级文件规定,某个级别以上才能配置秘书,他不是年轻县~长的专职秘书,但干着秘书的活,而且还负责年轻县~长的生活起居,对于年轻县~长的一些事情有所了解。

他知道,年轻的县长拥有两部手机,但其中一部手机在刚才之前,从未响过!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手机响起。

“虎子。”

就在那名办公室人员疑惑的时候,年轻县~长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接通了电话。

“德龙哥,老大召唤,明天下午三点到东海百雄集团总部19楼会议室报道!”叶虎的声音通过无线电清晰地传入了赵德龙的耳中。

“什……什么?”赵德龙惊得站了起来,“老大回来了?”

“能按时到吗?”叶虎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保证按时报到!”

赵德龙斩钉截铁地给出答复,然后还想问什么,发现叶虎已经挂断了电话。

“娘的,叶虎这个家伙,看我到了不喝翻你!”

赵德龙没好气地骂着,脸上却充斥着无法言语的激动,挂满了笑容。

“呃……”

办公桌前,那名办公室的人员,看到一向沉稳、严谨的年轻县~长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直接傻眼了。

“唔,那个,小王啊,帮我订一张明早省城飞往东海的机票,必须十二点前到达。”激动过后,赵德龙又恢复那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做出安排。

“好……好的,县~长!”

被赵德龙称呼为小王的办事员,从惊愕中回过神,慌乱地回应着,然后又想到了什么,提醒道:“可……可是,县~长,您明天要参加市里的会议。”

“这个不用你操心。”赵德龙沉声道。

小王闻言,吓得不敢再吭声,连忙退出了办公室,心中却是疑惑不已:那个电话到底是什么人打的,为什么让县~长像是被鬼附身一般,整个人都不正常了?

为什么?

“温涛,老大召唤,明天下午三点前到东海百雄集团总部19楼会议室报道,能不能赶到?”

“刘可,老大召唤……”

……

接下来半个小时里,叶虎按照秦风的指示,挨个给当年的小伙伴打电话,通话很短暂,通话内容很雷同。

他打了三十八个电话,听到了三十八声:保证按时报到!

这一天。

遍布华夏各地、混迹军~政~商三个领域的三十八名大院子弟,因为一个电话激动不已。

这一天。

当年的京城大魔王,宣布归来,一呼百应!

……

…… ”xwu799”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