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85章 全场焦点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85章全场焦点

人生在世,不如意十之八九。

很多时候,明明我们不想去做一些事情,但必须要去做,同样的,有些事情,我们不想面对,但必须要去面对。

此刻,对于江家父子二人,便是如此。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想立刻离开这里,但他们都知道,不能走,准确地说,在苏儒林的寿宴结束前,他们都不能离开。

园子里,客人们依旧分成两个阵营,其中长辈一个阵营,小辈们一个阵营。

“他们出来了!”

很快的,当江开辉和江涛父子沿着园中小路,即将走到正园的时候,一名客人眼尖,看到了两人。

唰!

随着那名客人的话音落下,除了秦风之外,几乎所有的客人,都停止了交谈,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两人。

客人们都想知道江家和苏家的提亲结果。

张欣然和陈静两人都相信苏妙依不会答应,但想看看江开辉和江涛的反应。

而秦风,如同张欣然、陈静一样,知道了结果,但对江开辉和江涛父子两人的反应没什么兴趣。

前方,江开辉和江涛父子两人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众人的目光,完全没有之前被当作焦点人物的骄傲和得意,相反,觉得真芒在背,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一步,两步,三步……

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对于江开辉和江涛父子二人而言,像是比地球到月球的距离还远。

终于,他们走近了,但并未走向人群,而是找了一个角落站着。

嗯?

看到这一幕,众人心中均是一动。

今天能够来到这里的客人,不说全部都是富贵人士,但都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精英,有着丰富的阅历和察言观色的能力,对于细节格外重视。

此刻,通过江开辉和江涛父子二人的细节,他们基本可以肯定:江家提亲失败了!

不光是老一辈判断出来这一点,那十几名年轻人也同样看出来这一点。

然而——

尽管他们都看出来这一点,但他们都或多或少有些畏惧江家,没敢当众揭短,而是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嘿,我早说了,有些人啊,想跟妙依在一起,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绝不可能。可是,他不甘心啊,非要见了棺材才落泪。这一落泪,就开始装怂了。”

就在众人看穿不说穿的时候,张欣然开口了,声音格外的大,足以让所有人都听到。

在来到苏园之前,她只是看不惯江涛,坚决不同意苏妙依和江涛交往。

但当看到江涛当着众人的面挖苦取笑秦风时,她心中十分恼火,只不过当时苏妙依开口了,她便没说什么,而是在等帮着秦风出气的机会。

此刻,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个机会,她哪会放过?

“呃……”

耳畔响起张欣然的话,众人都是一怔。

包括陈静和潘蓉都没有想到,张欣然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声,而且嘴巴很毒,一副要痛打落水狗的架势。

唯有秦风对于张欣然的风格有些了解,倒没觉得意外。

惊愕的同时,他们清晰地看到,无论是道行较弱的江涛,还是城府极深的江开辉,都是脸色一变,表情憋屈而愤怒!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说话不揭短。

他们刚刚被苏家打了脸,此刻又被张欣然揭短,只觉得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虽然心中很是郁闷、愤怒,但江开辉努力地克制着,并且用目光示意江涛不要回应。

“张小姐,你怎么知道江少要跟妙依在一起?何况,就算江少真的想跟妙依在一起,被拒绝也很正常,用不着这么恶毒吧?”

就在这时,一名青年站出来,为江涛仗义执言。

江开辉曾在苏城任职,当时,江涛也在苏城上学,在这里有不少狐朋狗友,青年便是其中之一。

如今,虽然他和江涛的关系疏远了,甚至很少联系了,但他觉得,这是一个修复两人关系的好机会——帮着江涛说话!

然而——

随着青年的话音落下,江涛那张脸直接黑了,那感觉恨不得拿把刀把自己这位猪队友捅死才好!

一方面,他知道,只要有人怼张欣然,以张欣然的性子肯定会怼回来。

更为重要的是,张欣然刚才并未指名道姓,而是指桑骂槐,以某些人代替,此刻青年这一开口,等于把那层遮羞布彻底拿走了,连掩耳盗铃都做不到了。

果不其然,张欣然直接开怼:“我怎么知道的?呵呵哒,之前,我们在古城门口碰到了江涛的狗腿子,对方直接称呼妙依为江涛的未婚妻!嗯,如果江涛不提前把牛~逼吹得那么响的话,我还真不敢确定。”

“——”

青年无言以对。

江涛的脸更黑了。

甚至,就连江开辉都开始黑脸了,皱眉看着张欣然,似乎在用这种方式,暗中警告张欣然不要踩鼻子上脸。

“江省~长,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好怕怕,不过,眼神可不能杀人灭口哦!”

察觉到江开辉充满威胁意味的目光,张欣然故意露出一副害怕的表情,紧接着直接变脸,冷哼道:“原本呢,你儿子江涛被妙依拒绝是挺正常的事情——他根本配不上妙依,我也没有必要说。但谁让你儿子太得瑟了呢?居然在我风哥面前秀优越感?看不起我风哥是保安不说,还当众说我风哥来这里是一件很滑稽的事情,跟他有一根毛的关系?”

“完了!”

再次听到张欣然的话,青年心中哀嚎一声,连忙退到了人群中。

因为,此时此刻,他自己也意识到,自己这是捅了马蜂窝,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猪队友!

“张欣然,你说够了没有?”

与此同时,江涛忍无可忍,直接对着张欣然咆哮一声。

“怎么?不爽了?觉得丢脸了?早干什么去了?你当众羞辱别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现在?”张欣然冷冷回应。

“你……”

江涛气得浑身直打哆嗦,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同时完全不顾江开辉的眼神制止,伸手指着秦风道:“我侮辱他了吗?我只是实话实说,他一个大学保安,跑这里干什么?合群吗?能融入这些圈子吗?”

“江涛,你给我闭嘴!”

这一次,不等张欣然开口还击,一声低喝从江开辉和江涛父子两人身后传来。

苏莉和陈有成快步朝这边走来,其中苏莉走在前面,迈着大步,表情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原本,她因为之前将秦风拒之门外,都把肠子悔青了,本想着找秦风道歉,获取原谅,结果刚走到这里,就看到江涛指着秦风羞辱……

这……直接让她恼了!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何况是秦家后代?

在她看来,秦风之前肯定心中就不爽了,此刻再被江涛这么一折腾,心情会更糟糕!

一旦秦风心情糟糕,她还怎么道歉?

嗯?

愕然听到苏莉的怒喝,看到苏莉和陈有成二人风风火火地走来,客人们再次一怔。

“还嫌不够丢人么?你要么闭上嘴巴,要么给我滚出去!”

江开辉趁机低声对身边的江涛说道,语气格外严厉。

显然,江开辉很清楚,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们父子二人注定了已沦为笑柄。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最好的办法是夹紧尾巴做人,而不是跟人理论,争执。

接连被苏莉和江开辉喝止,江涛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与愚昧,低着头,没再说什么,只是怨恨地盯着秦风和张欣然。

“陈秘书,小莉。”

与此同时,黄建民快步迎向两人。

之前,陈有成说过,苏儒林会在见过江开辉之后见他,他自然要主动,不能等着陈有成来请。

“黄书~记,您稍等片刻。”

陈有成微微一笑,然后脚步不停,直接与黄建民擦身而过。

他已从苏莉那里得知了秦风的身份,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而苏儒林吩咐他和苏莉来请秦风去堂屋,目的是要给秦风道歉,解开心中的疙瘩!

如此一来,他怎么可能在黄建民身上浪费时间?

相比秘书出身的陈有成而言,苏莉更直接与势利,连起码的打招呼都没有,直接跟着陈有成从黄建民身旁走过。

“呃……”

陈有成和苏莉的态度,顿时让黄建民愣在了原地,一脸的不明所以,那感觉仿佛在问:不是说好,苏老爷子要见我么?

“什么情况?”

不光是黄建民,其他人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没有答案。

随后,在他们的注视中,陈有成和苏莉二人,快步走向了角落里的青年。

半个小时前,青年在停车场被驱赶,认为没有资格踏入苏园。

二十五分钟前,青年跟着苏妙依走进苏园,无人问津。

二十分钟前,青年被江涛当众羞辱,成为笑资。

此刻。

青年站在角落里,依墙而站,毫不起眼。

下一刻。

陈有成和苏莉在青年的身前停下脚步。

画面定格。

夕阳下,那个被认为最没有资格踏入苏园的青年,成为全场焦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