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55章 想当然的认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55章想当然的认为

随着梁世豪入狱,海天集团被封,这起案子彻底发酵,甚至上了新闻,引发了东海政商界地震。

在政界,不少和海天集团有交易的官老爷被带走,更多的则是恐慌不安。

而商界,那些梁世豪的合作伙伴、竞争对手,纷纷磨刀霍霍,准备趁火打劫。

三天后。

梁世豪在看守所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离世。

这个消息传出,再次在东海政商界引发轩然大波!

有些人暗暗放下心,有些人暗暗可惜,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与此同时。

虹江分局召开了表彰大会,区~政~府、市局相关领导出席。

“各位领导、同事,早上好。我是虹江分局刑警队王梦楠……”

会议开始不久,王梦楠代表虹江分局登台对梁世豪的案子进行发言。

讲台上,王梦楠一身警服,笔直地站再那里,慷慨激昂地说着破案的过程。

她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开口,峰峦都会随之颤动,幅度惊人,将警服衬衣撑得鼓鼓的,颇为吸引人的目光,甚至让人担心会不会将衬衣扣子撑掉了。

咔嚓——

闪光灯不停地闪烁,王梦楠激情解说的样子被一次又一次定格。

“啪啪……”

二十分钟后,王梦楠结束了发言,礼堂里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

她分别对着下方和主席台鞠躬后,收起发言稿,昂首挺胸地走向自己的位置,那叫一个英姿飒爽。

随后,待王梦楠入座后,市局某位副局长,对王梦楠的发言进行了点评,并且当众宣布提拔王梦楠为虹江分局刑警队副队长。

任命宣布,现场再次响起了掌声,而且比起之前更为猛烈,仿佛要将礼堂的房顶掀翻似的。

将近十一点三十分的时候,表彰会才结束,领导们率先离席,前去食堂就餐。

王梦楠作为表彰会的主角,被虹江分局大局长拉着去陪领导吃饭。

“局长,我听说,梁世豪在看守所突发疾病死了?”

走出礼堂后,王梦楠趁着空隙,将虹江分局的局长拉到一旁,低声问道。

“嗯。”

局长闻言,脸上笑容微微一僵,然后点了点头。

“局长,我觉得梁世豪死得太突然了,肯定有猫腻!我建议对此事进行调查……”王梦楠说道。

“梦楠!”

局长苦笑着打断了王梦楠的话,“你应该知道,这不归我们管,我们没有权限去调查。另外,这件事到此为止。”

“局长……”

王梦楠有些不甘心,试图还说什么。

这一次,局长压根不听,直接加快脚步追上了前方的几名领导,连说带笑地步入了机关食堂。

王梦楠见状,气得跺了跺脚。

她敢肯定梁世豪的死有猫腻,但如同局长所说,她没法去调查。

这让她十分郁闷!

……

东海郊区,某军营。

东海大学的新生们结束了早上的训练,吃过午饭后,三五成群地返回宿舍。

经过连日的军训,无论男生还是女生,皮肤都晒黑了不少,身上的娇弱气息被坚毅、刚强的气息所取代。

“太阳简直太毒了,防晒霜抹了都没用!”

回到宿舍后,张欣然拿出化妆镜,看到自己原本白嫩的肌肤晒黑了不少,忍不住嘟囔道:“妙依啊,真羡慕你,你那皮肤就是水做的,完全晒不黑!”

“你也不黑啊……”苏妙依笑着回应。

“你们听说了吗?海天集团董事长梁世豪被抓了,而且死在了看守所,而海天集团也被封了……”

就在这时,潘蓉拿着手机,看到圈内某位朋友发来的信息,连忙对张欣然说道。

没有回应。

无论张欣然,还是苏妙依、陈静都没有吭声。

其中,苏妙依一脸淡定。

在她看来,梁世豪跟秦风斗宛如以卵击石,这个结果早已注定。

张欣然则是翘着嘴巴,一脸神气。

她想当然地认为,是自己打电话起了作用——张百雄帮助秦风解决了麻烦。

而陈静则是一脸平静。

来自农村的她,不知道商场斗争的残酷,更不知道权钱杀人的可怕之处。

此时的她,还不知道梁世豪入狱,海天集团被封意味着什么。

“你们早都知道了吗?”

眼看张欣然三人都不吱声,潘蓉有些惊讶地问道。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梁博成天嚣张跋扈、惹是生非,梁世豪也好不到哪里去,出事早晚的事。”

张欣然说着,拿起手机,走出了宿舍。

她要去给张百雄打电话。

同一时间,男生宿舍。

来自江宁,被潘蓉评为a级公子哥的江涛,也收到了梁世豪入狱,死在看守所,海天集团被封的消息。

原本,以他的关系网,在梁世豪被捕那天就能得知这个消息,但因为他前几天太过有恃无恐地带着手机去军训,手机被教官收走了,今天才要回来,所以刚刚才接到消息。

“这怎么可能?”

看着圈内好友发来的消息,江涛一脸的震惊。

因为要追求苏妙依的缘故,他对苏妙依身边的人格外关注,其中包括秦风。

这也是为什么他那天对秦风和梁家的恩怨了如指掌的原因。

原本,在他看来,像秦风这样的小保安,纵然武力值很强,也会被权钱拍成肉饼,根本不可能斗得过梁家。

然而——

事实却截然相反,梁家败了,一败涂地!

“难道是张百雄出手帮助了那个保安?”

震惊过后,江涛冷静了下来,忍不住暗问自己。

他不但知道秦风曾出手救张欣然的事情,而且那天亲眼目睹了张欣然听到秦风有危险后,心急火燎地赶回宿舍的情形。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张欣然很在意秦风。

如此一来,张欣然若是让张百雄出手的话,以张百雄对张欣然的溺爱程度,未必就不会帮秦风。

“不会。张百雄即便帮那保安,也不可能把梁家整垮,而且张百雄想在短短时间内让梁家一败涂地,也不可能!”

很快,江涛推翻了自己的设想,暗暗分析了一番,“这应该是个巧合!梁家这些年崛起太快,权钱交易太过明目张胆,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人揭发,结果便宜了那个保安。”

“罢了,那保安是死是活跟我也没关系,只要他日后识趣,不要妨碍我追求妙依就可以了。”

江涛如是想着,然后放下了手机,没有给圈内好友回复。

……

与此同时。

张欣然拿着手机,走出女生宿舍楼,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拨通了张百雄的电话。

“爸,谢谢你!”

电话接通,张欣然兴奋地率先开口,难得地喊出了“爸”这个称呼。

“呃……”

电话那头,张百雄听到爸这个称呼,先是心头一暖,尔后脸上浮现出了笑容,心中却是明白,张欣然多半是知道了梁世豪和海天集团的事情,而且误认为是他帮了秦风。

“欣然啊,其实我什么都没做……”

张百雄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他虽然答应了张欣然帮助秦风,但压根什么都没做。

“老爹,你跟我装什么装,帮就帮了,这个人情我记着,回去请你吃饭!”

张欣然认准了是张百雄出手帮了秦风,便直接打断了张百雄的话,然后道:“好啦,我去睡觉了,拜拜,爱你哟……”

“嘟嘟……”

听着听筒中传出的忙音,张百雄哭笑不得,“这丫头一点礼貌都没有!”

嘴上这样说着,但他心里却美滋滋的。

因为,自从张欣然出生以来,喊他爸的次数完全可以数得过来,主动说“爱你”更是罕见得不得了。

“好像被误会也挺好,没必要澄清了?”

张百雄如是想着,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

“砰,砰——”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敲响。

“进来。”

张百雄说着,转身走向办公桌。

“什么事让大哥这么开心?”

朱文墨推门而入,看到张百雄一脸笑意,笑着问道。

“欣然那丫头刚才给我打电话,又是喊爸,又是说爱你的,我这心里美啊。”张百雄笑着说道,并未隐瞒朱文墨。

“看来欣然误认为你出手帮助秦风了。”朱文墨闻言,瞬间便猜到了其中的猫腻。

“嗯。”

张百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梁世豪翻船,是因为黑账本落入了那个叫王梦楠的女警手中。”

朱文墨收起笑容,认真回道:“那女警嫉恶如仇,拿到证据后,直接把梁世豪给抓了!当然,她能这么顺利地带走梁世豪,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主要还是因为她的家世。”

“本以为能看一出过江猛龙斗地头蛇的好戏,结果被这女娃给搅黄了。”张百雄有些遗憾。

“梁世豪还配不上地头蛇这三个字,大哥您还差不多。”朱文墨笑道。

“那女娃娃初生牛犊不怕虎,仗着背后有靠山,完全不顾规矩,不好惹啊!”

张百雄若有所思道:“她对我有莫名的敌意,我们以后可得注意点,千万不要让她抓到把柄。”

“嗯。”

朱文墨点了点头,然后话锋一转,道:“大哥,我调查这件事的时候,还得知了一个消息——黄老邪招了,雇他的人是杨策!”

“杨策?”

张百雄闻言,眉头一挑,而后问道:“消息准确么?”

“消息经过好几个人确认,应该不会有错。”朱文墨郑重回道。

“嘿,杨策敢把爪子伸到东海,而且还伸向我张百雄的女儿——他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

张百雄拧着眉头,眼中闪过一道杀机,“杨策在外面有三个情妇,你选一个,扔到秦淮河喂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