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天降横财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故人重逢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六十八章 故人重逢

“你有证据吗?”白蒹葭几乎是脱口而出。

苏涵摇摇头,“我哪有什么证据,你知道我的,从来都不关心这些事情,只是你妹妹跟陈家有婚约,那听我爸聊的时候,才多注意听了两句,反正连他也对沈家这次的境况不太看好,毕竟已经上升到了外交事件,不搞定希伯来,怕是很难善终。”

“好,我知道了,谢谢。”白蒹葭由衷道。

能看的出来,苏涵很关心自己。

装作意外地过来,也无非是想透露这些消息。

“行了,金家的人好像也该到了,我去见见他们,你不喜欢就不要去了,等我们有空再聊。”

苏涵也不客气,摆摆手,就转身走了。

“呼……”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长长吐了口气。

“看来事情和你猜测的一样,希伯来跟江家的关系不简单,只是苏家家主苏玉不是个容易搞定的人物,只跟金家交好,恐怕就算是我爸去,也帮不了你什么。”

白蒹葭扭过头道。

秦凡点点头,“我知道,最起码现在知道事情该从什么地方查,希伯来竟然是江家培养出来的傀儡,难怪会宁愿弃车保帅,死咬住我们家不放,这样一来,江家不死都不行了。”

“你们要打死江家?”白蒹葭眼中流露出一抹兴奋的光芒。

她从在开曼群岛主动接触秦凡开始,为的就是这个目的。

之前听沈家差点在十八时内,逼的江家宣布破产,整个白家几乎要欢呼雀跃。

但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了个江晏紫,拯救江家于水火。

而且眼看着沈家在外交压力下,已经有些分身乏术,白家就要放弃的时候,如果秦凡真的就此能扳倒希伯来,继而全力对付江家,这对于京城四大家族,万年老末,处处被江家针对的白家来,简直就是大的好消息。

“所以我需要尽快掌握希伯来和江家之间联系的证据,江晏紫肯定不会告诉我,所以,就只能靠你们了。”秦凡看着白蒹葭,意味深长道。

白蒹葭点点头,“我会尽快给你消息。”

宴会即将开始。

分散在四周的嘉宾,正在陆陆续续往等风阁走。

白蒹葭本来要直接带秦凡过去,但是秦凡看了眼已经在人群里消失的黎佩姿,道:“你先去,我等会儿就找你。”

完,就搀着白蒹葭的胳膊,快走到等风阁时,一个转身,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郑

琉璃阁。

江晏紫坐在窗边,抬眼看着黎佩姿,问道:“找到江流了?”

“没樱”黎佩姿摇头。

“那你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江晏紫问道。

“我……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江流今晚会不会出现,他并没有在外面,所以也没能看到我,你不要担心。”黎佩姿不以为然道。

“呵呵,我现在真的对当时做下收留你这个绝地当,保持怀疑。”

江晏紫脸上,罕见露出不悦的神情。

“我本以为,你就算被复仇冲脑,最起码也应该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否则也不会孤身一人来到京城,并将自己长时间隐藏的这么好,而不被江家人发现。”

“现在看来,你只是运气不错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江晏紫失望地摇头,她从一开始对黎佩啄同情,到信任,到培养,再到现在的失望。

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耐心。

如果不是已经走到了今晚这一步,她根本就想直接把对方轰出去,撇清跟自己的关系。

“可你答应我的,就是要帮我杀江流不是吗?现在已经是最好的机会,待会儿宴会一旦开始,江流出现在宴会场,你还让我怎么动手!到底,你就是不想帮我,既然不想帮忙,何必当初装出一副假惺惺的样子靠近我,而且你不要以为没有你,我就什么都做不了,我告诉你,今晚上,江流无论如何也要死,谁也保不住!”

让江晏紫惊讶的是,黎佩姿忽然转变了面孔,大声冲她吼叫着,随即摔门而去。

江晏紫刚站起身,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见到是江岸桥打来的,她停下要追去的脚步,将电话接通。

“晏紫啊,宴会已经开始了,我和家里的人都已经到场,你就按照原计划的时间出席,我们等着你。”电话那边,是江岸桥慈祥的声音。

“江流在吗?”江晏紫问道。

“在的,他就在我身边,你有什么事要跟他吗?”江岸桥问道。

“不用了,我一会儿就去,你们先开始吧。”

挂断电话,江晏紫才微微松了口气。

宴会一经开始,没有她的带领,黎佩姿是进不去宴会厅的。

暂时不用担心她会闹出什么大事。

最重要的是,她手头上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需要在赶到宴会厅前解决,才能保证今晚的交接,顺利无忧。

江晏紫刚坐下来,房门陡然被推开。

“你想通了……”

穆然抬起头,江晏紫愣住了。

秦凡也愣住了。

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此时的江晏紫,穿着一套洁白的低胸晚礼裙,裙上点缀着一些名贵水晶,在这华灯初上的时候,反射着璀璨繁星似的耀眼光晕。

一头青丝飘逸仙灵…

细长莹白的脖颈,衬着一条浑圆洁白的珍珠项链,真是典雅端庄。

精心修饰过的脸颊打着淡淡的腮红又扑上少许粉,让本来就光彩动饶俏脸衬托得更加俏丽动人。

深深的事业线,简直就是勾人魂魄。

紧身的晚礼裙像流水似的紧贴在江晏紫的腰身,衬托出杨柳纤腰,好像不堪一握。

抛去了之前喜爱的深色,穿着白色镶钻晚礼服的她,经过刻意打扮,当真就是是美得炫目,简直就和画卷里走出来的仙女,也差不了多少了!

以至于,江晏紫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浑身所散发出的气质,就让秦凡呼吸一滞,熟悉的感觉,重新涌上心头。

“秦,秦凡?”

江晏紫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开口竟然会有些哆嗦。

“你,你怎么会在这?”

抿了抿嘴唇之后,江晏紫还是感觉到呼吸有些不顺畅,惊险高耸的酥胸也因为主饶情绪过于激动,而剧烈起伏。

“额,我来找你的。”秦凡缓过神来,走进屋,随手将门关上。

噌!

江晏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怎么了?”秦凡被她这番激烈的反应,吓的停下了脚步。

“没事!你怎么来了,为什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好出去……”

到这里,江晏紫也不好意思再继续下去。

她一直都有收到秦凡的短信。

只是在刻意回避,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不用你接,我自己来了。”

秦凡暗自稳定情绪,看着江晏紫问道:“为什么要躲着我?”

“我没樱”江晏紫几乎是脱口而出。

但缓过神来,狭长而妩媚的眼眸中,闪过一抹落寞。

“对不起。”她开口道。

“对不起?”秦凡皱了皱眉,随即笑道,“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你不是让我们家赚了几百个亿么,我应该感谢你才对。”

江晏紫摇摇头。

她明明可以在江岸桥的进攻计划开始之前,将所有事情都告诉秦凡,告诉沈家。

帮助他们躲过这场无妄之灾。

可是她却没有这么做。

也做不到。

她有自己的事情,一个隐忍了十几年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她自诩不是什么圣人,也做不到割肉喂鹰这般壮举。

“坐吧。”

良久,江晏紫才轻轻叹了口气,注视着秦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