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一夜甜蜜:总裁宠妻入骨 > 第900章 珊珊来迟261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边咕哝着,一边把凳子放回原处。

把凳子放好了,她准备重新回二楼。

然,她才刚刚走了两步,身后一个柜子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掉的是什么东西?

她随手拿了起来,摸着质地柔柔的。

她一下子想起来那是什么了,是一对布偶,那是晏墨轩去意大利之前,她连夜赶做出来的一对布偶。

后来,当晏墨轩从意大利回来之后,这对布偶就一起被放在了客厅的柜子上存放,每次看到那对布偶,她都会被晏墨轩嘲讽一次,说布偶的做工很差,她要把布偶丢掉,晏墨轩说什么也不愿意,说那是她送他的东西,那就是他的了。

看到这对布偶,陆月珊的心里又是一阵酸涩。

这对布偶依然还是一对,可是,现在她连晏墨轩在哪里都不知道,即使她想去探监,也不知道到哪个监狱去,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每次都是这样,一有什么事,都不告诉她,让她一个人瞎担心。

“臭晏墨轩,坏晏墨轩!”陆月珊把水杯放下手,用力捏着男布偶,又是捏又是打:“你每一次都玩失踪,你就是个大坏蛋,我最最讨厌的人就是你了,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陆月珊这边刚说完,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股气息靠近。

“真的吗?”身后男性低沉的嗓音凑近她的颈项,伴随着一丝笑意:“你是真的不想再看到我了吗?”

这个声音是……

怎么可能,他不是还被关着吗?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出现……而且……还能听到她的声音?

是她又幻觉了吧?

陆月珊哼了一声,又捏了捏手里的布偶:“别以为你发出声音我就会怕你了,我告诉你,别想吓唬我,等我再看到你,一定会把你大卸八块!”

“你就这么狠心?”身后晏墨轩好听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这一次,他的声音那么近,近到她可以闻到他身上的气息。

她震惊的浑身僵直,难道,真的是晏墨轩吗?自从上次他受q伤之后,他再一次失踪,她已经提醒自己不要患得患失,努力装作与平常一样。

可是,现在听到他的声音,她还是没有他已经回来的真实感。

好一会儿,她都没有转头去看晏墨轩。

直到晏墨轩好笑的看着她又道:“怎么?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了吗?即使我现在出现,你也不想回头看我?”

陆月珊的心脏被狠狠的抽痛,不争气的鼻子酸涩不已。

“你不是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吗?既然你什么都不想让我知道,那你还回来干什么?”陆月珊愤然斥责道。

晏墨轩深深的凝视着陆月珊的后脑勺:“这就是说,你真的不想原谅我了?不想看到我了?”

“对!”陆月珊双手握紧,背着身子,用力吐出一句:“我现在最讨厌的人就是你,最不想见的人,也是你。”

晏墨轩沉吟了一声说:“嗯,既然你不想看到我的话,那我就走好了,什么时候你想见我了,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都会回来。”

说罢这句话,晏墨轩当真转身准备离开。

他要走?

陆月珊的心口处又被一阵扯痛,她头也不回的冷喝一声:“站住,如果你今天出了别墅的门,以后你就再也不要回来了。”

晏墨轩好笑的望着那道纤细的人影:“你不想见我,现在又不让我走,这到底是什么道理?”

而且,这好像是他家。

“我说让你走,你就走,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以前我向别人问你在哪里的时候,你什么时候告诉过我了?”陆月珊咬牙切齿的说道。

“所以,你还是在怪我什么都没有告诉你?”

“谁生气了?我陆月珊是那种会生气的人吗?在你每一次选择任何事情都不告诉我的时候,我都有资格生气吗?”陆月珊字字透着怒意:“没有,我根本就没有资格。”

晏墨轩的双手落在陆月珊的双肩上。

“这次是我不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晏墨轩柔声说:“所以,不要再生气了,好吗?”

陆月珊哪里会跟他真正的生气,刚才她说那么多,也只是想发泄这些日子以来的怨气。

此刻,怨气尽消,对晏墨轩剩下的就只有依恋了。

晏墨轩双手扳过陆月珊的肩膀,让陆月珊面对自己,陆月珊因为怨气尽消,表面上装作不情不愿的回头,实际上,她已经消了气。

“怎么了?还生气?”晏墨轩手指轻勾了一下陆月珊的鼻梁笑着问。

陆月珊瞪了他一眼,黑暗中,她看不清晏墨轩的脸,但是,鼻尖已能闻到属于他的气息,不禁舒心的喟叹了一声。

“要是我一直生气的话,早就已经被你气死了。”陆月珊放弃矫情,突然扑进晏墨轩的怀里,双臂紧紧的搂住晏墨轩的腰,脸埋在他的胸前,闷闷的声音说:“其实,我不气你,我只是担心你,怕你出事,只要你回来了,就什么都好了。”

晏墨轩微笑的回搂住怀里的人儿,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轻亲了一下:“让你担心了。”

“以后不能再这么吓我了,我不想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知道你消息的人,你下次不能再这么瞒我了,再瞒我的话,我就会真的生气了。”陆月珊不安的又叮嘱了一句。

晏墨轩双臂收紧了几分,轻答了一声:“好!”

听到他回答说‘好’,陆月珊心里才真正的高兴起来:“你总算回来了,啊,对了……”

陆月珊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你现在回来,是真的回来了,还是……只是临时保释出来的?”陆月珊心里重新担心了起来。

zsjh,这可不是轻罪,重者是要判死刑的,哪能这么容易出来?

“你放心吧!”晏墨轩又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已经都解决了。”

“真的?”

答应过了陆月珊,不会再瞒她,所以,晏墨轩又回答道:“嗯,还有一些后续的事情处理,等处理完之后,就无事了。”

陆月珊的心里咯噔一下。

“你会出来,是因为抓到陷害你的犯人了吗?”陆月珊小心的问了一句。

“也算是吧。”晏墨轩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