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电竞大神暗恋我 > 第1367章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367章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

画面定格。

云深还来不及回神,就已经看到了手机上的成相。

“确实很好看。”他的声音还在耳边:“修图吗?”

这种时候一点都不直男,连修图都知道了。

云深脸上都有点发烫,气场又不能丢:“我看看。”

“嗯。”寒昔轻笑。

云深总觉得这笑意里带着太多看透她的味道,很想弄个狗头把炔住,但最后想想,还不容易有让这个人属于自己的机会,挡什么挡,那张俊脸上还有她的口红印,又冷又帅,也不错。

“不用修了,你传给我,我去发。”

寒昔将手机拿过来,并没有把照片传给她,而是直接发了朋友圈。

配文就两个字“官宣”

云深还在等着,他却没有要发给她的意思,而是将外套一提:“一会儿还有别的工作吗?”

“没。”云深心想,喂,这个男朋友,你是不是忘零什么。

寒昔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腕:“没有的话,回我那,打游戏。”

打游戏这个理由……

寒昔又道:“带你的上分。”

云深眼睛笑弯了:“好。”

寒昔也笑了,伸手将她的口罩戴上。

这一幕刚好被赶来的助理看到了,吓的差点倒校

那,那是谁?

卧槽槽,不是莫南,一个不是莫南的人,还能让云魔女这样?

等一下,不是莫南,那是哪个狗子?

路人也都在朝着这边看。

一开始助理还担心云魔女被认出来。

后来她发现,回头看的都是女孩子,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嗯,这个男人,长得确实很有味道,很眼……眼熟!

我特么的!寒大!寒大??!

助理是懵的。

云深倒是了句:‘车在原来的地方?’

助理还在看寒昔,男神,男神啊!

云深眼睛勾了一下,魅惑的很:“喔,对了,这是你最喜欢的电竞选手吧。

“嗯嗯嗯。”助理点头。

云深拉了下围巾:“那你不告诉红姐,我给你要签名。”

“告,告诉什么?”助理觉得快要溺死在那个饶笑里了,这个寒大事假的吧,怎么还会笑。

云深咳了一声:“我有了新男友。”

“新沫…”助理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头,要疯!

云深对于搞疯了自己的助理,还是很同情的:“你冷静下,想一想,到时候瞒不住红姐了,你怎么应对。”

该应对不应该是你么!

助理想要狂吼,太难了,要是让红总知道她跟着云魔女出来一趟,云魔女就有了新男友,她绝对会体验到什么叫做绝望。

“她应该已经知道了。”这时候寒昔的声音传了过来。

云深侧眸:“不会,红姐的手还没有那么长。”

“我有她好友。”寒昔把她的长发拨开,提醒:“官宣。”

云深停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把手机关机。

她这一关机,助理那铃声都要想响疯了。

云深没有回头,拉着寒昔就跑。

助理就知道她会来这一招,有本事你回来!

云深才不会回去,高跟鞋跑起来,总会有些不方便。

寒昔低眸看着她,笑意加深:“你还有怕的时候?”

“别上微信了,关了关了。”云深指挥他。

寒昔将手机拿出来,非但没关,还发了条信息给红大经纪人:“让您受累了,不会影响她事业,放心。”

红姐这边原本快要原地爆炸了,收到这一条之后,深吸了一口气:“麻烦寒少爷了。”

她家魔女也真是有本事。

怎么把这么一株高冷之花拿下的。

寒家,她也不想去惹。

不过,不是家教严格的很么。

寒少爷这审美,也不太符合家里啊。

寒昔侧过手机,让她看了一眼。

云深总觉得对面都不是她认识的那个铁面无私不让她吃泡面的红姐了,居然这么快就接受了?

寒昔帮她把围巾绕好:“现在可以慢慢走了吗?”

云深提醒他:“微信还有别的消息。”

别的消息,无非是炸掉的几个讨论组和朋友圈。

猫猫熊一直在“啊啊啊!”

留言也是简单明了了。

“你给我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你先把我女神放开!他么的,寒昔你个大闷骚!你不是你对我女神不感兴趣吗!你,你,你!我要找你决斗!”

腾灰比较直接,一句“我艹”已经表达了无数意思。

接下来就是,寒家的人了。

寒昔的朋友圈也没几个人,寒家对这个万年孤儿居然能找到女朋友。

某知名医学专家,原本正在看学术的手都停住了,转过头去,看向了他夫人。

那边已经不镇定了。

不镇定的还有七大姑八大姨。

当然,还有个表弟。

“我认识她,我靠,表哥,你越来越酷了,她可是我们全体学生的女神啊。”

寒昔只大概扫了一眼,就回了这一条:“以后叫表嫂。”

不多不少,五个字,直接让家庭讨论组炸了。

寒昔看了看,没有再理。

对于他的这种做法,云深的脑子就留下了表嫂两个字。

同样是看到朋友圈。

封奈的反应总是那么与众不同。

他的关注点,在地上的那个外套上。

于是,充分的发挥了他当队长的责任,打开头像寒昔头像,私聊:“这是金羽的微信号,不用谢,以后把云深看好,让她不要赖在某人身上就校”

某人指的是谁,彼此都心知肚明。

毕竟当初,他们两个都想要拆赛那“一对儿恋人”

对于莫北,封奈的偏执,总会尤为突出。

他倒要看看,这一次之后,还有谁敢见老爷子的这个“忘年之交”。

做完这一切,封奈才抬眸,看了一眼钟表,那老头拉着她下棋要下到什么时候。

封奈当然明白,以某饶性格,肯定不会先走。

他这样去找,估计又要被她教育,应该对陪陪那老头。

呵,那老头就是算好了一点,存心让他不痛快。

封奈侧眸,看向沏茶的管家:“是医生和爷爷了什么?”

管家一顿。

封奈走近。

管家长叹了一口气:“废了许家女儿的手,这一点……”

“已经很轻了。”封奈推开了门,背影挺拔的像是能散发出来黑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