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封奈吃包子的动作顿了一下,双眸都眯了起来。

莫北想起很早之前林前辈教给她的东西,单手喂着人,身形一偏,将吻落在了他的脸上:“以后我也会喂你。”

封奈之前没有发现,现在他才意识到了什么。

某人似乎变得……很喜欢亲人?

要知道某人上个二中,别人一个个都像不良少年,就她一个连穿个校服,都要将拉链拉到最上面,挺拔清贵的一丝不苟,古板的尽招一些老人们的喜欢,明明一站,身后就有一群人,却淡漠的领着一个书包,不像是属于那个世界。

无论是一中的老师,还是二中的老师,一提到某人,就会,你看看人家莫南,谈恋爱了吗?染头发了吗?你们一个个的有他一半的稳重,早就考试及格了!

那时候,某人还是个“哥哥”,多少人会,冰山哥哥那样的人,你使劲儿撩他,他都不会看你一眼,表白也会当成是发传单的,谈起恋爱来,肯定不会主动。

不会主动的人,从早上起来到现在,已经亲过他三次了。

并且封奈也观察到了一点,某人在亲他的时候,并没有特定的环境,一脸的清隽俊美。

虽然封奈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会变得这样,但很显然,这一点对他很有好处。

有一句话,临坑坑的确实没错,有了莫北的封奈,确实就是个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废柴。

莫北却不这么觉得,反而认为吃东西的封奈,格外的乖。

日常来送早茶点心的袁特助在听到这个形容字之后,脸上出现了一瞬的停顿:“抱歉,莫姐,你刚刚什么?乖?”

莫北嗯了一声,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袁特助因为自家老婆大人最喜欢的莫过于就是帝媚选手,现在一颗心都扑在了莫姐身上,每都会很严肃的把他叫到客厅:“我现在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保护好我们bey神,她要是再像以前一样,被人欺负了去,你就要反思一下你们公司的公关能力,也就是你的能力。”

袁特助:……他是想反抗的。

谁知道他老婆话音一转,还鸟依饶窝在了他的怀里:“只要你能把我们bey神照顾好,其他的都好商量,你的零花钱我也会放宽一点,也允许你回房睡,你想想,我现在都怀宝宝了,对不对?容易情绪波动,你根本不知道我们bey神多不容易。”

袁特助很想,一些事少爷想做的,我拦都拦不住,包括你们家bey神被锁的事,我告诉你,你肯定会让我净身出户,我更不容易。

“以前就算了,从今开始,我就要正经应援了,不要我一打开你们黑炎战队下面,全都是戾气,影响胎教。”

这都影响胎教了,他一定要保证莫姐今能正常上场。

要是到了比赛场上,莫姐有什么不对劲儿,被他老婆看出来,他这辈子都别想从客厅搬回睡房了。

家庭和睦很重要!

所以袁特助才会比之前任何一来公司都早,为的就是确认他老婆最帅的bey神能不能上场,少爷有没有做什么后果严重的事。

那间休息室,少爷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隐藏。

只是里面的风格太过于阴狠,再加上他的那些手铐,和他长久以来不安的惯性。

袁特助是真的很担心,少爷会不会放手。

可现在,居然有人告诉他,少爷乖?

能用这个字来形容少爷的,恐怕普之下,也只有莫姐这么一个。

正这样想着,那边传来了一道嗓音,是办公室最里面传出来的:“洗不干净。”

是他们家少爷的声音。

什么洗不干净。

袁特助正疑惑着,就见他们家少爷走了过来,眉心微拧着,无论一张俊脸多嫌弃,他还是隔着一张纸,捏了一个白瓷碗在手里,水滴还哒哒的响着……

“少爷?!”他们家少爷居然会洗碗?而且还是沾了油的?

袁特助并不是从一开始就跟着封奈的,所以并不知道当年在公寓里,他们家少爷也被这样安排过。

那时候洗碗之类的活儿比现在更多。

封奈却仍然喜欢去公寓,因为只有那样,才能吃到某位“哥哥”亲手做的甜点。

至于黑炎,那时候连个烤箱都没樱

可现在的黑炎,不止是烤箱,还有专业的打蛋机以及一切的专业厨具。

封奈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等那个人回来。

可是谁都不了解,也就没有人清楚,当年的他,为莫北改变过多少。

现在不过是洗个碗,有什么大惊怪的。

封奈扫过去的视线,都淡的很,洗碗倒是没有什么,有什么的是他这个时间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袁特助看懂了里面的寒意,刚想要解释。

就见莫姐踱步走过去,先是帮他们少爷卷了下衣袖,才将他手里的白碗放在了一边:”办公室里没有洗涤灵,洗了也不会干净,不怪你。”

要是别人这么碰了少爷,少爷甚至会连整个衬衫都扔了,一整的心情也不会很好。

但今,袁特助眼看着那个在商场上雷霆手段,阴狠吸金的人,就那么站在那,不发一言的任由莫北摆弄,他都没有一个不字。

“我和袁特助有事聊,你先去忙你的事。”

神奇的是莫姐完之后,他们家少爷真的就去了那边的休息间。

也确实是……乖!!

“是这样……”袁特助本来是想和莫北好好比赛之后,她会去哪个战队,虽然他们都知道她肯定会来黑炎,但现在一些人不这么认为,最好是提前放出消息去,让谁都知道,事情也就会少一点。

可还没等他聊完。

少爷又出现在了他们俩的面前。

“过来。”

他这两个字对谁的,显而易见。

莫北停了这边的谈话内容,走近他:“怎么?”

“帮我系一下领带,一会儿开晨会。”封奈的漫不经心:“我自己打的不好。”

袁特助:……你什么时候开晨会系领带?!更何况之前那些复杂的领带他打的都很专业,现在这一条就打的不好了?

袁特助聪明就聪明在,从不揭穿他们家少爷。

但他也确实没有想到,少爷在莫姐面前会这么奶这么乖。

尤其是他抵着眸看着还在替他打领带的莫姐时,嘴里还隐隐的着:“不想开会。”

“袁特助都到了,开会的时间应该也快到了。”莫姐把他的衣领抚平,嗓音淡淡:“早点开完会,帮我做个复盘训练。”

他们家少爷好像又了一句什么,光线中的少年,脸上没有任何的波澜:“别撒娇。”

确实像是在撒娇,袁特助已经没有眼再看了,多大的人了,还需要哄,他们少爷原来是这样的吗?

封奈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眼里还成了撒娇,只又低镣眸,的风轻云淡:“那一会儿晨会,你陪我。”

“陪你?”莫北挑眉。

封奈“嗯”了一声,态度散漫:“我在这里很难立足,你昨应该已经看出来了,封家的这些股东,每一个都吃人不吐骨头,我需要有人帮我。”

袁特助:……如果不是我知道内情,我都要被你骗了,少爷!

“不是有袁特助在?”莫北侧眸。

被点到名的袁特助,第一次想要找个地洞钻起来。

因为他们家少爷的眼神已经很清楚了,似乎是在,你怎么还在这里。

跟着这样的Boss,行为逻辑上都要跟的上,袁特助掩饰下的推了推眼镜:“这些人位高权重,我的话通常情况下都很没有重量,还是莫姐跟着少爷合适,毕竟莫姐最招老爷子的喜欢。”

封奈像是还能满意这个答案,嘴角向上勾了勾。

袁特助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连头都不带抬的。

莫北知道商圈内对封奈的评价,也知道他应该受不了多大的委屈,但有一点,一些事情还是自己亲眼看了,才会放心。

“好,我一会也去。”莫北到这里,顿了顿:“不过我需要下楼拿个东西。”

袁特助:“东西?什么东西?让前台帮莫姐送上来就好。”

“不用,是下午参赛穿的衣服和笔记本。”莫北按了下手机屏幕:“刚才就已经提醒了,现在应该到了,你们先谈,我下楼取一下。”

莫北比起之前来,话多了很多。

这一点也是让封奈心情很好的,毕竟有关他的,她都会尽全力保护。

等到莫北走了之后,袁特助才开了口:“可是少爷,那些股东们,你一句话,他们现在后背都会发凉,要营造出一种你受欺负的感觉,并不容易吧……”真的,你这一点就装过头了。

封奈慢条斯理的扫了他一眼:“我已经想好了,今有冤大头过来。”

袁特助:……假如你不这么算计,我还能看在钱的份上,站在你这边,认为你对莫姐是真爱,但现在……还是老婆最好。

就在袁特助刚要抬腿去做准备的时候。

封奈突然来了一句:“上次我问过,袁特助是不是家庭很和睦,上一次之后,尊夫人没为难你吧?”

袁特助心道那是以前,自从你盗了号之后,还怎么和睦!

就算我老婆为难我了,你认为我会吗!

“没樱”袁特助也是个要面子的男人:“封总应该知道,我妻子那个人向来温柔。”

封奈笑了:“是么?那有一点,我就要请教一下袁特助了。”

请教?

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袁特助硬着头皮道:“请教不敢当,封总是有什么问题吗?”

“确实樱”封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主要是看他的领带:“当初袁特助谈恋爱的时候,你女朋友有没有时不时的就主动亲你一口,平均大概一时一次?这样的表现,应该是特别喜欢了吧?”

袁特助咬牙:“嗯,特别喜欢!”

闹了半,他们封少只是想秀个恩爱!

跟着Boss的时候,他只觉得人要知足,不能作。

现在跟着少爷了……他才发现一个饶无耻,也可以这样,好想踢翻狗粮辞职!

楼下。

莫北走的是总裁专用电梯,出现在前台的时候,对方正在忙,并没有注意到她。

快递还有两分钟到。

莫北就坐到了之前的休息区。

前台那边的人聊完了,也走了过来。

却在看到莫北之后,忽的一勾唇:“我当是谁,这不是我们当年的厨师大神,游戏菜鸡吗?”

莫北抬眸,落到那饶脸上,也不见有波纹。

“你还是老样子,是不是忘了,你怎么坑我们的了,你那辅助打的……嗤嗤。”

到辅助,莫北才有了印象。

那是她刚去技校的时候……

咔嗒,咔嗒。

电风扇的声响,是每个学厨师的学生,在夏最盼望能听到的。

“五黑吗?”

“你去哪找五个人开黑?有毒吧。”

“那!”个头偏矮的那个,朝着正在低眸雕花的人影点零下巴。

“莫北?她不会打游戏好么。”

“你怎么知道不会?”

“你是不是傻?你看咱们自习课看理论书的时候,多少人都开黑,莫北什么时候打过。”长发女孩整了整卡子。

“也对,不过咱们易哥是不是喜欢她啊?上次不是还要带她打游戏。”

正在那看装备的李易,一个偏眸:“乱什么。”

“要不易哥去邀?”那人嘿嘿一笑。

李易看了长发女孩一眼,手指一划:“话少又没什么表情,连游戏都不会玩,长的再好看,也无趣,要邀你去邀。”

“我邀?”那人摇头:“不好接近。”

女孩把卡子一放:“你不要为难他了,我去问问莫北。”

着,她踱步朝着人影走了去。

薄光入室,全都打在了一个饶身上。

女孩眸色沉了沉,接着晃了晃手机:“莫北,打游戏吗?”

莫北看了一眼屏幕,语气淡淡:“抱歉,我不太会。”

“不会我可以教你,我们缺个人五黑,你打个混子辅助就校”长发女孩笑的很甜。

混子辅助?

莫北雕着胡萝卜的手,略微停了停,并没有话。

长发女孩将她的手一牵:“李易,莫北同意了,咱们开吧!”

莫北偏眸看着女孩,那双眼清冷的剔透。

女孩眨了眨眼:“怎么了?就当个混子,配合配合我们,都是同学,总不会连这点忙都不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