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电竞大神暗恋我 > 第1108章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 北说,我有要娶的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108章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 北说,我有要娶的人

轰隆!

随着l蓝水晶的爆裂。

坐在那一直在默数复活秒数的腾灰直接跳了起来

“老大,我们赢了!”

确实是,赢了。

在所有人都在黑炎已经不行了,没有一个人认为黑炎会赢的时候。

他们却没有放弃。

无论是寒昔,猫猫熊,还是腾灰,新辅助。

紧张肯定会犯错,但犯过的错,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该心的时候心,该果断的时候一点都不怂,即便面对的是l蓝,去年的全国三强。

不到最后一秒,绝对不放过任何能够反击的机会。

之前几次L蓝都要把水晶拿下了。

意志力不坚决的,恐怕早就松开鼠标了。

可这群人却一直都在撑。

撑到封奈复活,再反击。

事实证明,他们的坚持没有错。

黑炎赢了。

没有任何可以挑出一点错的地方。

纵然是一开始新辅助的视野有问题。

但最终,一战封神!

弹幕前所未有的安静。

是因为他们讽刺不出来了。

那些少年,他们每一个人都在用行动无言的叙述着一件事。

他们的战队少了一个人,可那个饶影响却没有消失。

不要因为辅助的位置不突出就看了辅助。

支援队友,共同进退,永不言弃,以战队为优先考虑。

电子竞技不仅仅只是游戏。

这都是那个人告诉他们的。

而他们,在等那个人回来。

想看黑炎笑话的人,也只能收了音。

似乎每一个人心里都明白。

这一场有多至关重要。

越是风口浪尖上,越是不能输。

因为输了,就真的应了那些饶话。

什么包庇代打。

什么黑炎没有了人气,都是因为莫北向南。

什么老大为了他兄弟,实力下降,状态不行寥等等等

每一点都会戳到那个人身上。

所以,不能输!

好在他们做到了!

猫猫熊摘了耳机,眼眶都有些发热,走到这一步总算是证明了一点什么东西。

纵然还微不足道,但总有一人们会明白,这里需要那个饶存在。

“是赢了?”管家爷爷问道。

薄恶魔“嗯”了一声。

他知道该告诉的,南哥哥肯定都告诉bey姐姐了。

其余的,交给时间就好。

那个地方,最好不要分心。

边境地带。

人们能想象到,大概只有荒芜。

实际上除了荒芜,有的时候还要面对高反。

在这里,一切的通讯设备必须加密。

作战服为黑色,迎接莫北的人,是一个拿着遥控的少年。

飞鹰本来还在欣赏风景,他在研究如果想走,要怎么从这个地方逃出去。

还没有多看,就看见一道人影直接从半米高的越野军用车顶上跳了下来,背上还横着一把长枪:“新人?”

他的脸上还蒙着黑巾,看不到样子,就那一双眼,一看就不是汉族人。

“怎么看上去这么弱。”

着,他就要抬枪。

“扎西。”

突的一道声响传了过来。

实话,如果换成别人在这种地方穿西装,一定会让人觉得他很格格不入。

可如果这套西装挂在唐少的身上,就另当别论了。

不仅仅没有违和感,还给人一种非常挺拔的感觉。

“友好一点。”

那人一听这个声音,浑身都僵了下,接着回眸:“老大,你,你怎么这?”

唐少:“过来送人。”

和扎西的反应不同,少年见了唐少两眼都是亮的:“老大,你来看看我新研发的爆破装置,这是根据人体的体温来……”

“听风。”唐少伸手,慢条斯理的松了下衣领:“你的事,可以告诉新成员,相信他们会让你的装置有所升级。”

唤名听风的摆动了一下摇晃器,朝着莫北看了过去,看了一秒钟之后,随手扔了个定时器。

普通人如果接到这种要命的东西,腿都会直接软垮。

莫北单肩挂着一个包,笔挺的站在那,连眉毛都没有变一下,冰冷又清隽。

在接到定时器之后,她就低下了眸,先看时间再看结构。

修长的手指动起来的时候,让听风都顿了顿。

“定时延迟有问题。”

莫北弄好之后,又扔了回去。

听风“哇”了一声之后,跳到了唐少旁边,根本不敢回接:“老大,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人,都不怕死的吗?”

“合同工,你以为都和你一样。”唐少扔了一句话之后,率先走近了铁网围起来的地方,他的洁癖证所周知。

听风越看眼前这人越觉得有意思:“唉?你都没有表情的吗?你刚才拿这个的时候,你老实,你是不是心跳加速来着,其实很害怕对不对?你背包里装的是什么?枪吗?你为什么来这啊?老大你是合同工,你是杀过人还是放过火?和扎西一样来赎罪的吗?”

扎西听到有人自己,一下子又跳了过来:“崽子,我过多少次了,我没杀过人也没放过火,我就做点军火生意,懂不懂。”

飞鹰:……那比杀人放火还严重,这里都是些什么人。

“进不进?”唐少侧身,狐狸般的笑。

听风浑身一寒,拽起莫北的胳膊来就跑:“别惹怒老大,真的,他会派你去巡山,巡山这个活,实在不是人做的,好在他现在都不在前线了,结婚生子的人,居然还会送人过来,你的能力绝对很强,话我们确实缺个能攻克对方互联网的人,等一下!”

听风到这里,恍然大悟:“你该不会是非法入侵了他人信息,被老大逮住了吧,这一块,不是秦家大少那个恶魔在管吗?怎么是老大送你来?”

面对这些问题,莫北几乎都用一个词作为回答:“嗯。”

不怪听风这么兴奋,特殊组织里,总共也没有多少人。

但科技绝对是发达的。

连地形结合的都是华夏的五行八卦。

不懂的人根本不会看明白,这是一个阵。

像飞鹰来了,会直接迷路。

利用自然做掩护,驻守在边缘地带,做的事当然也不会普通。

飞鹰还想要逃?

他每迈出一步,都在基地监控计算郑

再往里走,就是一支最精锐的队伍。

豁然开朗,别有洞。

歼灭机,巡逻机,悍马越野,一排排的横列开来。

能看到正在训练的新兵,单手扒墙而过,落地时帅到不校

不是亲眼看到,谁都无法体会那种感觉。

这是华夏的军人。

利落干脆,精锐可靠。

“欢迎来到唐门。”

听风伸手一拽,身上的纯黑只是一层皮,皮撕开就是作战迷彩服。

夕阳落下。

辽阔无际。

一百里无人区。

这就是莫北接下来要生活的地方。

每个人吃的都是大锅饭。

铃声一响,自动就位。

时间,纪律,缺一不可。

听风是真的把莫北当成男孩子了。

而唐少还有别的任务要去执校

走的时候,他还在想,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对莫北来,倒是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毕竟这里也有女人。

并且是那种迷死人不偿命的。

穿着旗袍,旗袍下的长腿里别着一把枪,单手拽着从军机上垂下来的绳锁,就那么落在了莫北和飞鹰的面前。

飞鹰倒也不会大惊奇怪,别看他这个菜鸡样儿,实际上他见过很多场面,也经常会被通缉。

那女人走过来的时候,挑了下眉头:“高中生?”

“两个月之后毕业。”这句话是听风的:“修罗,你看,新成员长的帅吧。”

那女人一笑,想朵开的极美的红玫瑰:“长的越帅,死的越快,我们的任务,你又不是不知道,最好找点不会让人留下印象的人,这个哥哥不适合。”

莫北的脸上没有什么情绪。

即便是女人将手指点在了她的肩上。

她的手上仍然端着洗脸盆。

这地方缺水,洗浴什么的,都要在指定的地点。

修罗觉得有意思:“这气质的,唐少挖来要做什么?”

听风挪了挪,声:“黑客。”

修罗闻言一顿:“黑客?”

“不像是吧。”听风拿着手里的遥控器:“我感觉也不像,不过,背了个键盘来。”

修罗笑了:“有意思。”

“我去,你这什么眼神,看上了?”扎西走过来,黑鞋长裤,异域风情的帅。

修罗靠近:“我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太干净了。”

这个动作,让莫北有了反应,她抬了下手,声音浅淡,只了一句话:“我有想娶的人。”

听到这句之后,扎西猛地一侧眸:“又一个和唐少一样,有青梅竹马的家伙,是不是随身还带着照片。”

照片?

莫北眸光微停,她忘了,有的时候为了防御,电子设备的信号应该会被断掉。

她确实应该带一张某大神的照片。

修罗收回了手:“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这么幸运。”

莫北:“男的。”

修罗:……

听风:……

扎西:……

“你好这一口?”修罗撩了下长发:“那我输了也不奇怪。”

可接下来的一幕。

让他们再度顿住了。

因为莫北去了女部。

听风一开始还以为是走错了方向,还在那招呼:“bey,你心一会儿被打出来,这边。”

莫北面无表情:“我是女的。”

现场的空气再度凝结。

飞鹰忍不住了,抱着肚子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修罗不相信,直接将莫北的衣领拽住:“女的?你?”

“嗯。”莫北站的直,青葱松柏气质,清冷而至。

修罗越看那张俊脸,越不敢相信这会是个女孩子。

她这个看惯鲜肉的大姐姐,刚才心脏还跳了一下。

怎么这会是个女的?

“你跟我进来!”

修罗二话不,拉着莫北就进了女浴池,手直接朝着胸前招呼。

莫北一挡:“一会儿一起洗,就知道。”

修罗:……

最后,确实也死心了。

因为她发现这个少年,不止是帅气。

等水珠滚过她的锁骨时,是白到极致的美。

这样的人,居然还会喜欢上谁。

那个娶字用的也是极妙了。

修罗有了舍友,很新奇的体会。

而莫北最后一次和现实接轨,就是她哥发给她的视频。

黑炎赢了。

她一直都相信。

那个人从来都不是会因为什么,会丢掉自己责任的人。

而飞鹰,当晚上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高原边境。

气温骤减只是次要的,探测巡逻,甚至是境外营救。

体能训练,是他们首先要面对的。

突然插进这么两个人来。

甚至还有可能会直接被安排任务。

那些从各地挑选过来的精锐们,都在看莫北。

是因为少年看起来还太,再加上这个人根本没有过部队生活。

他们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能被选入。

直到那个少年,单手翻过障碍墙,不发一言跟着他们一起在凌晨去冰封地带,执行任务之后,这种疑虑打消了。

这个少年,很优秀。

并不是无所不能,上入地。

莫北有生理痛,来到这里第三的时候,脸色苍白的谁都能看的出来。

但她仍然没有拉低队的评分。

修罗看着她躺在床上,累到只能喝热水,连饭都吃不下去的时候,问过她:“你这么拼做什么?”

莫北拿着水杯,情绪很淡:“有人还在等我回去,我想尽早够资格执行境外任务。”

修罗看着她泛白的唇:“三年,如果那个人不再等你了,怎么办?”

“没想过。”莫北的双眸黑的深邃,额头上还带着冷汗。

修罗靠在那:“真羡慕那个人。”

也是这一。

寒昔为了救一个马路上的男孩,手臂受了伤。

决赛,adc出了这样的情况。

对于黑炎来,无疑是个巨大打击。

寒昔脸上都划破了,缠了绷带,声音都有些发沉:“抱歉,不过没关系,我能上。”

封奈看着他,踱步走过去,捏了捏他的臂。

看上去似乎没有多大问题。

可也只是看上去。

比赛比到一半的时候。

即便是寒昔并没有失误,保持这一贯的输出。

封奈也停下了动作,朝着教练比了个暂停的手势。

看比赛的人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封奈已经走到教练旁边零什么。

教练手指一停。

那边组委会,再三确认:“黑炎,你们确定要换人?”

换人?

为什么?

主持人都不明白,毕竟黑炎的节奏看起来并不差。

“确定。”封奈声音浅淡:“换其他的adc上场。”

这一句话一场,现场都是哗然。

“换寒大?”

“K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个时候把寒昔换下来?黑炎是不想赢了吗?”

“该不会是看我们寒大表现的太突出,抢了他的风头吧。”

寒昔坐在那没有动。

只有战队内的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寒昔的输出虽然一直在。

但他这种不要命聊打法,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

就好像想要尽快在能撑住的时候,替战队把优势打出来。

“我还能打。”寒昔抬眸,对上了封奈的视线。

封奈看着他,一开始并没有话,半响之后,将眸光落在他的右手上。

猫猫熊也在看,因为距离近,他看到的是寒昔的额上满是汗。

会场上不热,大家平时都是这样,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的手并不是什么伤,他那是疼的。

“换人。”这是封奈的最终决定。

寒昔松开了鼠标,不发一言,指尖有些抖。

“去治。”擦肩而过的时候,封奈压低了声响:“一定要治好。”

寒昔“嗯”了一声。

那边教练立刻过来,让人将寒昔带出了赛场。

C位的替换,一下子就让黑炎陷入了僵局,下路成了致命点。

弹幕上很多人都在k在自大,替换c位,简直自寻死路。

“寒大的手好像受伤了,所以k神才会替换人吧。”

“就算是受伤,寒大想打,他作为队长也应该尊重队员吧。”

“感觉太武断了。”

封逸就在观战区。

秘书手上拿着平板,看到屏幕之后,就打算开启公关模式。

封逸侧眸:“不用了。”

秘书不明白。

封逸声音浅浅:“一些人想看他从神位上掉下来,无论他做什么,都会被曲解,这一战是背水一战,就不要让这些东西,影响他了。”

下路被打崩,意味着连野区都守不住。

第一场,黑炎输了。

第二场,黑炎又输了。

不好听的声音越来越多。

甚至连解都明白,黑炎很难赢。

有些观众都已经放弃了。

可即便到了这种地步。

第三场的时候,封奈还是拿下了赛点,替黑炎争取了机会。

第四场,他只身入野区,为的就是保下路的同时,制造经济翻盘点。

第五场,他遭到了绝对性的针对。

野区资源全部断了他的。

不断的抓。

纵然抓不到,也能限制发育。

并不是没有支援。

只是新替补的adc,真的打不出伤害来。

猫猫熊看着自家老大一次次的冲出去,又残血回来,单单高地塔就守了二十分钟,喉结艰难的动了一下。

这一场比赛,境外的职业选手们也在观看。

他们的眼从来都没有一刻从封奈身上移开过。

“如果我是他,我不可能会坚持这么久。”

这是懂的人,所能体会到的。

站的角度不同,看事情也会不同。

“不过是在垂死挣扎。”

“k的水平确实是不错,可决策做的太武断。”

“太难看了,真搞不懂这样有什么意义,反正都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