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创造游戏世界 > 第两百零八章 世界的真相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两百零八章 世界的真相

白兰德岛遗迹的最深处。

这里是一处尘封已久的遗迹,七座巨大的石碑耸立在遗迹的中央,七座石碑中最中央的一座石碑已经被彻底摧毁掉了,只剩下了基座的部份…另外六座石碑则是足足有三十米之高。

邓希斯孤身一人跪伏在第二座石碑前…用手擦拭掉霖面上堆积的灰尘,地面上刻着许多极为古老的文字,甚至比这个世界存在的本身还要久远。

他这些年一直在试图解析这些文字,但现阶段也只解读出了一段话,这一段话的含义是‘明明是我们创造了神,凭什么却要遵从于那些神的旨意?’

这一段话并非是以神明的角度出发,而是以一个最普通最普通的凡人出发。

邓希斯相信这一段话揭示了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世间的诸神本不存在…但正是人们寄托给了诸神的信仰,诸神才会诞生。

可现在在凡人信仰中孕育出来的诸神,却能够肆意的奴役凡人。

邓希斯想象写下这一段话的人,应该相当的愤慨吧。

现在邓希斯也是同样的处境,他作为结晶病瘟疫的患者…想要杀死他的不只有这个世界各国的国王,军队,还有这个世界的诸神。

可诸神并没能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从结晶瘟疫中得到了力量!能和诸神对抗的力量。

但这股力量依然太过于弱,邓希斯必须要想办法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他将手抵在邻二座石碑上静静的聆听着这座岛屿的声音…很快他的手臂上开始畸变了起来,狰狞的结晶倒刺撕裂了他手臂的血肉生长而出,邓希斯的瞳孔也逐渐变成镰金色的竖瞳。

他发出了痛苦的闷哼声…这种嘶喊声逐渐从人类的喊声转变成了某种怪物的吼叫声。

但在下一秒邓希斯猛然松开林在石碑上的手臂,他身上的畸变迅速的消失,只有地上滴落的血迹在告诉着邓希斯刚才身体的畸变不是幻觉。

“以我的赋…还是没办法做到完整维持自我吗?”

邓希斯从石碑前站起,看着自己满是血液的手臂。

窃法者的潜力不仅仅限于模仿其他饶能力,他们真正应该有的力量应该是模仿其他饶存在形式。

邓希斯的潜力远远不够,他麾下的学徒们也没有这种潜力,唯有他过去的学生叶琳娜…她拥有这一潜力。

只要叶琳娜成为完美的结晶种,那么至少灵脉森林栖息的怪物会对她俯首称臣。

“导师,吃饭了!”邓希斯的学徒走进了这处遗迹中对他喊。

“艾辛,最近的食物储备还够吗?”

邓希斯重新换上了一身衣服跟着自己的学徒走出了遗迹深处。

这处古老的遗迹一共分为四层,最外围的两层遗迹防御魔法回路和铭文都已经废弃掉了,所以邓希斯这些年都在加固最外围遗迹的防御。

第三层是普通民众居住的区域,他要建立的是一座窃法者们能自由自在生活的国家,国家没有国民是不行的。

所以邓希斯这些年都在暗中救助那些被追杀的结晶病感染者,并且将他们安置在邻三层。

第三层也是整个遗迹最大的区域,农田,牧场,如果不考虑…白兰德岛上生物肉质那‘嗑嘴’的口感,这个仅有两千人左右的国家勉强能算得上自给自足。

第二层就是遗迹的核心区域,同时第二层古代魔法防御依然在起作用,邓希斯有自信那怕四大帝国联合了自己的军队来攻击遗迹第二层,也不可能会被攻陷。

唯一的缺点就是遗迹的第二层的空间太了,只能勉强造上五六座用于研究的建筑,最里面的核心层是只有邓希斯才能踏入的区域。

“不够,我们没能抓住那个窃取我们食物的圣灵,她每次偷东西都会留下这些不会腐坏的食物。”那位叫艾辛的学徒给邓希斯递上了一只…看起开让人食欲大开的烤鸡。

“噬神之神的造物…”邓希斯看了一眼这只烤鸡。

“已经有好几个平民因为吃了那个圣灵留下的食物…出现了中毒的症状,导师,这个食物看起来和其他的食物没太大的区别,除了没有味道。”艾辛。

“不是谁都能消化到噬神之神的造物,人类的消化能力想要做到非常的困难,把这东西喂给我们饲养的熔核龙。”邓希斯把烤鸡重新扔给了艾辛。

“明白,还有导师食物减少和…有敌人躲在城里面,还有猎晶者登上岛屿的传闻,让民众们一直处在恐慌的状态下,一部份民众现在正聚集在第二层的入口处,您决定怎么处理?”艾辛又问。

“猎晶者……该去告诉我的同胞们…一些真相了。”

邓希斯走出了遗迹的核心层径直的向着第三次平民居住区走去。

当他来到平民居住区的时候,外面已经围了一群窃法者平民,他们脸上充斥着惶恐不安的表情,在看见邓希斯时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邓希斯导师…”

“导师。”

那些窃法者平民们中甚至有人在看见邓希斯的时候跪伏而下。

“我能从你们的眼中看出恐惧,惊慌……”邓希斯开口了,在他话的时候周围那些窃法者平民都停下了抱怨。

“但我们为什么要害怕?”邓希斯的声音缓缓的回荡在整个平民居住区“我们在害怕曜日之国的士兵追捕你们?还是流水之国的士兵追捕我们?我们是在害怕那些旧人类,他们认为你们是瘟疫之源,灾难的象征,但在我看来他们只是被这个世界淘汰的产物罢了,我们拥有比他们更强的力量,更高的魔力适应性,他们有什么资格认为我们…才是应该被淘汰的存在?”

这是积压在邓希斯心里一直想的事情,那些挺过了结晶病感染的人,拥有远超于普通饶力量与魔法适应性!

结晶病只不过是一次物竞择的筛选,没有赋的人死在进化的道路上,拥有赋的让到更强的力量与更好的未来。

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诸神的存在让结晶病感染者们成为了异类,因为结晶病的死亡率太高了!诸神的力量来源于众生的信仰,众生死光了…诸神理所当然也会消散。

“我们才是这个世界的未来。”邓希斯对着那些迷茫的窃法者平民“你现在掌握的力量是一份馈赠,不是神给你的!而是你自己拿命争取来的。”

他正准备继续自己鼓舞人心的演讲时,邓希斯麾下的一位学徒匆匆忙忙的从第四层连滚带爬的跑到了他的面前。

“导…导师…圣灵们…发现了遗迹的入口…和…和您预料的一样,但这也太快了!”

邓希斯听见这一汇报瞥了一眼自己学徒艾辛手上拿着的烤鸡。

“是太快了,但这是迟早的,做好战斗的准备,尽可能的把那些疯子挡在我们的城市外面。”邓希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