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危爱掠情步步伤 > 第四百一十一章 补充篇之孩子是谁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百一十一章 补充篇之孩子是谁的?

第780章 补充篇之孩子是谁的?

三天后,在冷啡及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寻找无果后,我们只得回到了a城。

回到a城后,我伤心失落地去了我自己的家,曾经属于我与余依的家。

我很想看看,在我们的卧室里,她留下了什么,是不是早在去京城前就她已经打算彻底离开我了,我更想在我们的卧室里寻找一些她留下的气息,聊心安慰这颗孤寂的心。

可我才走进客厅,我妈就迎了上来。

“阿越,这段时间你去哪里了?听说向晴在国外被抓了,这是怎么回事?她犯了什么罪吗?”我妈满脸的焦急,可这句话还没问完,她的一双眸子就紧紧地盯着我的脸,满满的都是心疼了:

“阿越,你这是怎么回事?瞧你这个模样,眼窝深陷,脸色发青,头发凌乱,憔悴得不像个样子,这段时间你到底怎么了?在干些什么呀?”

说完后她就一把拉住我的手上下打量着,着急得不得了。

我眸光紧敛,只是抬头冷冷看了她一眼,朝楼上的卧房走去。

“阿越,你一句话也不愿意跟我说吗?妈在问你话呢,你现在对我是越来越冷淡和不耐烦了。”我妈立即跟上来,叫住我,伤心地说道。

我想了下,只得站住了,“妈,关于姑姑的事,您放心,这些天我已经去处理这件事情了,她暂时保释出来了,后续会有律师和大使馆跟进的。”

“哦,那就好。”我妈听了,松了口气说道:“我就说她吧,好好的国内不呆,非得要跑到国外去,还以为那国外什么都是好的,这下可好,出事了吧,我就不喜欢那些国外什么的。”

我听了,不置可否,这点倒没有什么,对于国外,其实我也没有太大兴趣的。

“妈,这次,姑姑的事情及我们许氏集团海外旗下的产业是多亏了卫兰青帮忙的。”我眼睛空洞地望着天花板这样重重说道。

“哦,那真该谢谢他了。”我妈一听,脸上闪过丝愧色,呵呵笑着:“其实,他帮忙也是应该的嘛,毕竟同是华人,再说了,她女儿还是你的前妻呢,你对他女儿那可是情深意重的。”

我不听犹可,一听这话,心底难受,立即转过身来眸光直逼视着她冷声追问道:

“妈,您真认为是这样吗?”

没想到事情到了今天,她仍然是这样的态度,甚至认为卫兰青应该帮我们许家,我真替她的情商感到悲哀。

我妈愣怔了下,大概是被我的表情吓着了吧,后退了一步,脸上汕汕笑着:“阿越,不管怎么样,你对余依还是不错的了。”

“真的吗?您真认为我对余依情深意重吗?”我突然悲哀地笑了起来:“妈,在您的眼里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什么都是人家应该做的,可您扪心自问下,余依到底是怎么走的,您心里真没有点数吗?”

我妈避开了我的眸,支吾着:“阿越,你也应该知道,我并不想你们离婚呀,她不能生育了,只要她能接受洛小夕肚子里的孩子就可以了,可她自己不愿意,坚持要走,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她坚持要走?这么说还是她的不对了?”我呵呵而笑,“妈,如果是您,您愿意接受爸在外面的小三生的儿子吗?如果我爸真的在外面有了小三,还生了儿子,您觉得现在这个家里还有这么平静吗?有哪个女人愿意接受这样的事情,更何况品性如此高洁的余依了。”

说完后我郁闷不已,朝着二楼走去。

如果不是为了引出洛小夕幕后的黑手,我早就将洛小夕的事情给处理了,可事实是,到现在,洛小夕这条线背后的黑手还是云里雾里的,这才是我最痛心的地方。

“阿越,不管怎么样,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总得要开始新生活才行。”我妈看着我的背影不甘心地大声说道。

边说还又跟了上来,一把拉住我的手臂很紧张地说道:

“阿越,有个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了,现在洛小夕这段时间不知去了哪里,我可是找了她好几天了,还是不见人影,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但她肚子里好歹也是怀的你的孩子,而且孩子快要出生了,再怎么说,你也要帮着去找下她吧。”

我怔住了,突然的,觉得特好笑。

是了,我妈到现在还不知道洛小夕和许延望的下场呢,这件事情真该要让她知道了!否则她还一直以为自己是正确的呢。

于是,我抬起了头,望着她,一字一句地问道:

“妈,您真的还以为洛小夕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吗?”

我妈只愣了下后,脸上立即浮起了层笑意:“阿越,你真要相信妈,妈都是为了你好,洛小夕肚子里的孩子千真万确是你的,那天妈亲自带着你去与她圆的房,我亲自把你送到了她的房间里,以前有余依在呢,我还不敢说得太过明显,现在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了,那天我可是亲自替你脱了西装西裤,将你扶到了小夕的身边躺下后才走出去的。”

至此,我才知道她的自信是从何而来的了,特别的感到悲哀。

我仰首望着天花板,眨了几下干涩的眼睛,笑了起来,笑得很悲怆。

“妈,一直以来我都知道您过得不容易,爸不喜欢您,您孤独寂寞,想要有人陪,这些我都能理解,可为什么您就不明白一些道理,不理解下我?您知道吗?您这样的行为要是说出去只会让我们许家沦为笑话,也会让我的名声扫地,更对余依是个莫大的伤害,我真想不明白,为什么您要这样做,为什么您不管怎么样就是容不下余依?明知道我爱的女人是余依,再不可能喜欢上别的女人,可您还是要把好好的家给搅得乱七八糟,您这是真为我好吗?有您这样当妈的吗?”

我的声音冰冷愤怒,没有一点点温度。

我妈扭过脸去,一咬牙关说道:“阿越,放心,我知道这样事情做得不太道德,但这一切都是我做的,黑锅也是我来背,别人要骂也是骂我,我真没有什么其它意思,只是想要你有后,有个儿子来继承我们许氏集团诺大的家产,于私心上来说,这点是没有什么错的,请你体谅下我做母亲的心。”

“妈,您真是无法意识到自己的错啊。”我摇着头沉痛地说道,说完后看着她郑重地问:“妈,您知道洛小夕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吗?”

我妈在看着我如此郑重严肃的表情后,似乎有些意识到了什么,呆呆地看着我,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