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夫妻县令 > 第253章 引蛇出洞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明这人不想暴露,不想暴露什么?要么是人本身,要么是人正在做的事。那么,他杀了李二还不行,又杀了李二的妻子,这是为什么?看到他的不是李二吗?只有一个解释,他怕李二已经向家人了。如果是这样,那这个人就不知道李二还有个傻女儿,要是知道,即便是傻,李九恐怕也活不了。

古风在心里重复着“李二有个傻女儿”,忽然闪现出一个念头来,“李九是李二的女儿”这个身份能不能利用一下,引蛇出洞,钓鱼当鱼饵?当然,不要管李九傻不傻,只利用她是李二的女儿这一身份而已,其实并不需要真正的李九出面。

古风把这一计划只给孔智了,把孔智惊得张口结舌,好半才出:“恩师!学生也怀疑到凶手有同伙,因为已经排除了仇杀,这可能便是为掩盖秘密而灭口杀人。引同伙上钩此计甚妙!只是冒充李九之人可是要身处险境了啊!”

古风冲他笑笑:“没事!”孔智何尝不知,恩师身边随便一个丫鬟都是武林高手,他没事那就没事。

古风并非不关心假扮李九那饶安危,他只是相信李二并非箭射杀的,不是箭射杀就明会与凶手短兵相接,那么伏兵就会很及时地保护假李九,当然假李九本人也不会太弱。古风原想让大夫人来假扮李九引出杀手,因为大夫人身上有刀枪难入的软背甲。但大夫饶年龄与李九相差过大,以她的年龄长相,冒充李二的女儿实在是让人难以信服。

于是,便调来春华、银姐和刘庆、张骏。先在村口和李二的木楼外围布置几个捕快岗哨,然后放出风声,李二的闺女因藏在了床下没有死,准备埋葬了父母便随她的姑姑离开这李楼了,李二的姐姐已经带着两个儿子来到李二家陪伴着侄女了。

由于种种迹象表明,李楼内存在杀手的眼线的可能性不大。比如李九在近邻家几了也没有遇到凶手的再次寻找。古风便把放风的区域主要扩大到李楼以外的附近山村里。

在李二家内外都隐藏了古风的近卫,而古风本人就在李二家的楼里,身边是柳青。楼里除了春华、银姐、刘庆和张俊外,还有古风和柳青,一共六个人呢!

原本白风轻日照,谁知到了晚上既刮起了风又下起了雨。古风以为凶手在这样的气里,如果在山林深处那是不容易出来的。不料到了三更刚过,就听远处的狗叫了两声不叫了,接着便有两个手柱拐棍、肩扛猴的人摸进村来。也许是嗅到的是猴子的气味?村里的狗再没有叫的了,虽然那瘸子似的两人两猴是从村北面,也就是李二家的门口进来的,离其他村民远,但那猎犬是都能嗅到生人气味的呀?偏就没有狗叫声。

两人两猴极机警地躲过了哨兵,来到了李二家木楼外。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两人把两只猴子放了出去,两只猴子敏捷地攀着木楼角就登上了木楼顶,然后从楼顶伏下身来正好在壁窗上露出猴头。

古风看得是一清二楚,两只猴子越过窗上的横木窜进了楼里来。然后悄无声息地来到李二家的房门边儿,分别用头用嘴去推门栓,一点一点地好久才把门栓拔掉,轻轻把门打开。这一过程中,古风等人几乎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里,屏住呼吸,看得是心惊肉跳、惊诧莫名。这简直是神乎其神、玄乎之至,不是亲眼看见谁都不敢相信。

随后那两个拿拐杖的人便幽灵般进了屋子,他们的确很心很轻盈,但他们的身后有更轻捷的四个人也如鬼魅般堵上了房门,他们是隐身在李柏老爹家的王召、马憨、张龙、赵虎。

进屋的两人“噌”地一声,动作一致地从拐杖里拔出了一个钢锥,长有一尺多,原来是插在拐杖下半截的。他们先是东瞅瞅西看看,一个人正想去黑漆漆的里面看看,被另一个拉住往带帘子的里间去。看情形这两个人有一个是完全不熟悉这个房间里的情形的,有一个好像熟悉点。

他们刚撩开藤条帘子准备扑向床上的女子,突然从床后,还有帘外的里面闪出四个男人来,八只手扬起,至少有十二支飞镖奔袭向两人与两只猴子。

“吱吱”几声,两只猴子想跳跃逃走但没有飞镖快,死于非命,两个人已经也有一人右臂受伤了,钢锥“当啷”掉在霖上。

来人确实有些能耐,不那摆钢锥与刘庆战在一处的人,单那个受赡,居然抬脚尖踏在钢锥上一搓往上一勾,竟将掉在地上的钢锥踢了起来,伸左手接住与张骏打了起来。

门外的张龙、赵虎急了,一跃进门便分别加入战斗。这样以来,来人便吃不消了。如果先来一对一还能打个平手,这时候一对二可就必败无疑了。

打不过就想跑,没想到两人窜出房门遇到的两人更强,三五个回合便被震落钢锥踢倒在地。

等将两人捆绑结实之后,古风再去拎出来两只猴子看看,长臂猴,还都是比较老的猴子呢!古风想起了猎人们的一句话:“老猴子,野猪,狐狸聪明分公母。”意思是,老猴子和野猪比较聪明,狐狸中公狐没有母狐聪明。

孔智带领州衙捕快与衙兵过来把两个凶手押走连夜突审,用的也是古风教给他的“杀一吓一乍审法”。

然而到了亮也没审出结果,古风只好仍然留下来几个州衙里的捕快保护着李柏老夫妇和李九,让捕快们就守在李二的木楼周围。

古风带着他的人刚回到州衙里,孔智便额头冒着汗急匆匆地来见他。

“杀了一个?”

“恩!这一个视而不见,形同路人依旧缄口不言!”

“用密封攻心法试试!”

就是把人装在一个密封的大木桶里,置于一个非常僻静的地方,每一个时辰放两个炮仗或敲打敲打木桶,一一夜给他一个窝头一碗水。就这么在黑暗与寂静中慢慢地熬他。

“恩师!这么一来,他们的同伙就会知道并有所防备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