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夫妻县令 > 第9章 老爷您要……犒劳大户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9章 老爷您要……犒劳大户

古风立马投身公务,百废待兴啊!没有征上来的粮款须催征,积压的案件须升堂决断,还有军粮不足,百姓过冬的粮棉柴草短缺问题都急待解决。

先用阆中县用过的法子,让百姓去大山里找食,鸡鱼肉蛋、果子野菜、蘑菇松子,包括柴火都有了,把军队调出来保护着百姓进山采集与狩猎。

同时,古风调用阆中县府库里的银两发给这阆后县的500名地方军队,叫团练营。这支军队由一名从九品的武官额外外委率领着,这个外委姓李,助手副官是一位百长,姓刘。

如法炮制,保护了一阵子百姓之后,军队里也收获了不少好吃好喝的东西,然后分批放假,士卒们都乐翻了。

这之后,古风再命人去催税银与征粮,就容易多了。

开堂问案,没想到古风接手的第一宗大案便是儿童失踪案。这小小的阆后县不过是几万人口,居然在短短的半年内连续失踪男女幼童上百人。

古风实地去考察了几日,发现了一个大致相同的情况,那就是丢失的小孩儿的父母亲的长相都很规整、好看,更有的可以用美丽漂亮来形容。即便是家境贫寒,也不显得粗鄙邋遢。想必那丢失的孩子们也个个聪明伶俐、漂漂亮亮的。

“这就是一群丧尽天良的人在拐买人口吗?往哪儿卖呢?”这让古风想起了他那一世经办的许多案子,就有拐卖人口的,甚至有做出杀人害命出售儿童器官的事来,真令人发指。明朝不会有卖器官的,应该有卖小孩儿的。

古风慢慢查了下去。

没想到那么快在审问一桩南湖花船女老板被杀案时,让他捕捉到了偷盗与拐卖儿童的线索。

花船杀人案是古风来之前发生的,由阆后县刑名师爷刘师爷和张捕头合作在侦办,但一直没能破案。

古风带人来到那艘封存在南湖边码头一角的花船上,根据案宗里的案情记录来看,这船上是杀人的第一现场,凶器是一把普通的宰杀牲畜用的尖刀。

张捕头指给古风被害女老板倒地的地方,以及捡到凶器的地方。原来凶器是扎在船门里边的角落里的,古风在从船里向船门口走的时候,脚下被绊了一下,于是,他蹲下来发现了船舱底部的木板不平,有拱起和裂缝错开的,走在上面很容易绊着脚尖儿。

古风反复在被害人倒卧的地方到船门口这段距离走走、跑跑,推测出凶手是杀人后慌乱中出逃时,脚下被绊,手里的刀扔出、掉下,正好尖朝下扎在木板上的。

“老爷!那就是说凶手本不想留下凶器,可是,无意间掉落,一时没能找到,才不得已跑走的。”刘师爷突然醒悟,这便又能推测出凶手和被害人有可能认识,凶手不是太远的,他在查案过程中没能推测出这些来。

“还有一点我不知道刘师爷注意到了没有?这把尖刀虽然很普通,与其他的屠宰用尖刀没有什么区别,但它的主人使用它的机会并不多,或者说使用的时间并不长,因为刀把与钢刀之间的缝隙里尚没有太多的油渍、油泥。”

“啊?老爷见教的是!属下只留意到尖刀木把的颜色,与其他人用的刀也没有什么区别!”刘师爷显然有些局促不安了,古风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他和李典史、张捕头的尽职尽责表现让古风很是赞许。

古风“呵呵”地笑着说:“刘师爷不必苛责自己,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就由本县来代劳破了此案吧!您和张捕头速带人通知全县屠户,明天都来县衙前的演武场报到,帮本县杀猪宰羊,本县要犒劳全县的土地大户与富豪商贾。”

“老爷您要……犒劳大户?”不仅是听命的他们两人没听明白,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愣住了,没有听懂县太爷的话的真正意思。

古风也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摆手让他们去执行命令了!

然后,古风继续调查这花船的主人一家的情况。这里是一个河运码头,岸上客栈、货仓几乎是一个挨着一个,船舶更是来来去去、络绎不绝。在这繁忙的水、陆运输交汇点上,由于客流量、货流量都相当的大的情况下,诞生一些供客人们喝酒、品茶,听小曲,甚至玩风月的地方,那是很自然的。

被杀女老板便是这艘集喝酒、品茶、听小曲,近距离游览观光于一体的花船的老板娘,本地人,在此经营也已经多年。据同行邻居商人说,那女老板名叫方芳,30露头,人长得千娇百媚。平日里,方芳与丈夫一起带着几个男女雇员在船上做生意,到三更天便泊船上岸回家。

方芳有一双小儿女,长相俊俏、聪明可爱,都是由孩子的奶奶、爷爷带着,偶有来花船上玩耍一会儿的时候。

有一位与方芳同行,关系还不错的妇人说,方芳在被杀的那天夜里,同样是三更天收船回的家,但不久,她看到方芳一个人又回到了船上,当时只以为方芳有什么遗忘的东西要找,就没在意,没想到第二天就听说方芳被人杀死在了自己家的花船上。

古风和柳青找了一家花船靠窗坐下来品茶,玉妮和玉狐则坐在岸上的一个茶棚里远远地看着他们。

在听人闲谈时,古风注意到了一个人的名字,程三秋。有人说他在这个码头上出船最多,“以前还都是一个月在此停泊三天,之后走一船货,上个月只停了一天就同时走了两船货。这只有半个月就又俩船都回来了,看来生意是越做越大了……”

“是啊!应该特别赚钱,可就是无人知道他做的是什么生意。”

“就那么两条货船轮换着走,都装卸些什么货物还能看不到吗?”邻座的茶客也有好奇加细心的,便问道。

“能看到的这次是几筐草药,下次可能是几箱瓜果,再下一次可能就是几包茶叶了……但总有几木箱是用黑布罩着被抬上船的。”

古风与柳青递了个眼色,他们俩便自称外来客商去与那几个茶客搭讪了。从茶客们嘴里得知了那个程三秋的货船与其本人所在地,他们很快赶过去找到了程三秋两艘货船,此时都是空的,没有见到程三秋本人。于是古风便决定在此“蹲坑”,就是坐等程三秋。

“师弟老爷!咱是来做官的……不抓紧问案,坐等这么个商人干嘛?”

古风笑笑,耐心地对师兄说:“我这就是在处理政务,在问案……我怀疑方芳命案与这程三秋有什么关系,即便是没有关系,程三秋的生意也有问题。”

“这,这怎么可能?”

“有没有关系、有没有问题,咱们去打听打听不就清楚了吗?”

于是他们俩仍以经商为名,走过去准备向其他人打听。忽然看到程三秋的货船上有人下来,古风便急急忙忙迎上去。来人穿着邋遢、形象猥亵,古风判断不可能是程三秋。

古风呵呵一笑高叫道:“程老板发财!请问程老板还收货吗?”

那人挺挺腰杆、瞪瞪三角眼对古风说:“是活货,还是死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