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难考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大顺朝的武举,寻常也是三年一次,但是和文举稍稍不同,加恩科的次数还是比较常见。

通常情况下要是边关开战,武将不够用什么的,朝廷就开恩科,选拔新人。

这也是没法子,此时虽非乱世,可边疆不太平,他们同斡国等国常有战争爆发,武将的损耗自然比文臣要多得多,而且武将能在战场上拼杀的时间也不长。

五十岁的文臣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五十岁的将军,那就早该回家颐养天年了。

那些不服老的武将历史上经常能出现,但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一过四十,就是遍体鳞伤,不服气都不行。

今年陛下就又开了恩科,一时间京城内外,身手矫健的武秀才们齐至京师。

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毕竟是这个时代的主流,明知道武将是提着脑袋争功名,还是有很多人前赴后继。

沈令风听自家爹爹简单说完,登时决定就要报名参加。

沈家两夫妻对视一眼,都有些欣慰:“你真是长大了。”

想当年他们就动过让自家小子参加武举的心思,要不然也不能鼓动他考了武秀才。

虽然沈家是文臣,他们老爷子乃是清流领袖,可家里这小子生来就不怎么爱读书,反正书读得乱七八糟。

沈家父子在读书方面那都相当有天分,不说过目不忘,但是多读两遍就能记七七八八,等给他们家这小子开蒙,沈父沈广继差点以为自己生了个痴呆儿,一篇文章读了二十遍还是记不全,这脑子怎么长的?不是傻子是什么!

然后让他媳妇在房间里暴打了一顿。

沈家人不习武,后来沈令风表现得挺喜欢习武,还请了个武师傅回来学习,打拳,练剑,骑射都还不错,沈广继就想让他由文转武,考武举得了。

当然,沈家人也没想着让他上战场,不过是让他得个功名,自家疏通关系,动动心思,给他安排个御前侍卫统领一类的差事,或者入禁军,攒资历,入兵部,反正以沈家的人脉,让他留在京城,不去边疆,一点都不算难。

奈何当时沈令风年纪小,玩心重,根本不想去考什么武举,谁说话他都不听,再加上他考个武秀才就挺艰难,沈家长辈们也有些泄气,一来二去就给耽误了下来。

当然,他以前就算去,估计那点花拳绣腿也得不到什么很好的成绩。

“要参加武举?”

杨玉英沉吟片刻,轻笑,“那你现在这点本事可不够用的。”

沈令风:??

“闭关吧。”

杨玉英默默活动了下手腕,轻轻掐了一把。

沈云还是有点胖,手腕肉乎乎的,一掐滑腻,手感很好,但是还是胖了。

“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我教你练一套拳法,一套马战刀法。”

杨玉英一边说,一边勾起唇角,露出个特别明媚的笑容。她刀法一般,但是常青的刀法那绝对是一流中的一流,就是三十年后当世绝顶高手,光论刀法,也不一定强得过他,大比之时,常青和杨玉英有交手,后来也曾一起训练,对于常青的刀法,杨玉英相当熟悉。

常家枪,一险,二快,只要狠得下心,能速成。

沈令风一看到自家姐姐这般和煦的笑,只觉得浑身冰凉,有种大祸临头的预感,但是,他张了张嘴,拒绝的话自动自发被吞回去:“好……好的。”

两个月后

冬日风霜未曾退,春日的初芽刚刚探头。

朝廷上下对今年的武举相当重视。

“我看这不只是重视了吧。”

齐三公子偷偷瞟了一眼高台之上的考官,赶紧低头猫腰躲得稍远一些,“如果我没看错,上面坐着的好像有秦老帅,萧寒萧将军,还有镇国将军府的林二公子?”

他旁边站着的王家小公子也瞠目结舌:“林二公子竟然也回来了?东边那位……你看看是谁?是不是孙将军?孙将军年前受了重伤,我听家里人说过,那一身伤怕是没个大半年好不利索,这是带伤来的?”

“说起来好像镇南王没到。前阵子都不都传,说是镇南王是这次武举的主考官?”

齐三公子若有所思,压低声音哼了哼,“也是,前几日刚丢了那么大一人,怕是也不好意思再出来现眼。”

说起这位镇南王,那也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可惜,就是在女色上拎不清,都不知道栽跟头栽了多少回。

这回更厉害,把人家斡国送来的美女蛇当心肝宝贝,还为了那个女的和皇城司闹起来,闹到圣上面前去,要不是皇城司这边证据找得齐全,还不知出什么乱子。

“咱们这位王爷也是让人一言难尽,听说他私底下偷偷给那女人披麻戴孝,我看王妃的病,全是被他气的。”

“……你们还有心思闲磕牙?想别的都没用,这回武举难考了才是真。”

旁边几个同样报考武举的,都有些丧气。

他们几个是考中武秀才后,上一科武举没中,这次陛下开恩科才想再来试一试,毕竟是恩科,按理说时间紧迫,外地的武秀才或许难以到达,都想着竞争者人数较少,他们中举的机会能更大,谁想得到,这回恩科陛下十分重视,朝中不知有什么风向传出,很多军中将领,各地军事重镇的少将军们,都回来参加了。

那些少将军们从十一二岁就随父兄征战沙场,都是沙场老将,不用武举也是官拜将军,品级不低,人家现在要参加武举,家学渊源的,普通人怎么比?

乍一看那名单,真让他们这些小人物腿脚发软。

今年的武举公开举行,京城内外无数人过来围观,宣武台附近人头攒动,到处是密密麻麻的人影。

好些小贩挑着饽饽等干粮,酒水过来贩卖,杨玉英和沈令风两个也推着一辆独轮小推车,匆匆而至。

两个人把推车往宣武台入口的甬道旁边一支,沈令风生火,杨玉英就从车上抽出一封麻纸做的手套戴好,平底锅里抹一层油,一边放鸡蛋,肉饼,青瓜,一边摊面饼,面饼稍一变色,拿铁铲开口,一应材料并酱料通通灌入。

香浓的味道顿时随着蒸汽四处漫溢。

左右来去的不是一大早就等上场的考生,就是只顾看热闹,看得饥肠辘辘的观众,一闻这味,个个腹中轰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