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半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郑月娥盯着儿子,略一蹙眉:“臭小子,你姐姐都不喊累,你这是得多虚,竟累成这样,哼,是该好好锻炼锻炼。”

沈令风:“……”

这还是亲娘吗?

可他的确无法反驳,不自觉偷偷看了自家姐姐一眼,今日他吓得心和脑子都不是自己的,但姐姐和他一样,也是虎狼环饲,下有毒蛇,可就是不急不缓,稳得很。

这么一想,他的确应该羞愧……羞什么羞,正常人都会害怕,不害怕的那就不是人!

第二日

沈令风死死扒着房门,说什么也不出去。

也不知姐姐跟他爹说了什么,他爹亲自过来把拎着扔到了车上,他想不去溪山,但他姐姐一个人堵住车门,就那吨位,他就连跳车的机会也没有。

再一想,姐姐必然是要去的,若是丢下姐姐一个人,他——他宁愿跟着一起去担惊受怕。

大不了老虎要吃人,他先把自己喂了虎,好歹给姐姐留一条生路。

十天后

坠崖三次,一次被老虎救,一次被姐姐救,一次被毒蛇救之后,沈令风已经可以一边背书,一边攀岩,对老虎什么的,勉强,很勉强地视而不见。

半个月后,攀岩速度就变得快了不少,甚至能小心翼翼地同老虎和平共处,可惜还是做不到不怕毒蛇。

一个月后,杨玉英带着沈令风,早晨起来先攀岩三十次上下,然后徒步翻山越岭爬一遍山,回到道观开始温习功课,各种疯狂地背书,写文章。

从早晨到晚上,就连吃饭,沐浴,睡觉都要卡着时间点进行和结束。

半年时光,眨眼即过去,

溪山漫山遍野的秋枫已经红完,叶子落了,风越发冷,终于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杨玉英和沈令风背着行囊,照例在山间跋涉,天气越发冷,山里更凉,两个人却都是衣衫轻薄。

这样的天气,其实更适合呆在暖融融的有火炉的房子里,杨玉英当然也想,但没办法,他们目前还在道观寄宿,在道观里住自然有不少好处,但同时也有不方便的地方,至少他们姐弟两个想训练,读书还好,练武就不大合适。

两个人干脆便每日到山里训练,连读书也在山里读。

“看什么,”

杨玉英这两日老看见沈令风盯着自己走神,今日难得完成任务完成得早,不禁扬眉问了句。

“咳。”

沈令风低下头,略有些不好意思,自家姐姐和半年前比,整整小了一圈,漂亮的五官露出来,肌肤莹润又健康,虽然微微还有一点圆润,可真是……特别好看。

这是我姐姐,亲的,亲生的,不是假的!

“左二十四。”

杨玉英忽然道。

沈令风反射般瞬间弯弓搭箭,嗖一声,箭枝落在左边数第二十四个挂起来的小铃铛上。

叮当声戛然而止。

杨玉英满意地点头:“不错,长进多了。”

沈令风虚虚地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有点骄矜又有点得意,轻轻勾起唇角。

他短短半年内长高了小半头,身体明显结实起来,胳膊上,腰腹,腿部的肌肉匀称又漂亮,和以前那种虚浮的瘦完全不同。

“哎!”

也得看看他这些日子,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回吧,今天答应聚宝斋的人过去看看。”

杨玉英看了看时辰,赶紧领着沈令风往回走,回道观以后,沈令风还有一堆功课要完成,她也得赶紧出门赚钱养家。

沈令风看着姐姐把头发捆起来,一点钗环首饰都不佩戴,换上一身粗棉布,灰扑扑的男装,抬脚就出门,陡然间心里就阵阵发凉。

他也想赚钱养家,他并不想一直让姐姐出去操忙。

可他自己也知道,现在沈家需要他努力上进,好好读书,好好习武,参加科举,顶门立户。

聚宝斋

王掌柜和几个伙计,并一群跟着师父来做事的匠人,一大早就守在仓房大门口,一守就是三个时辰,听到仓房里大师傅颇澎湃的笑声,才松了口气。

杨玉英一出来,王掌柜等人就恭恭敬敬地送上热茶热水热毛巾,再好好地把人送到马车上,估计他老人家孝顺他丈母娘,也就是这么个架势。

一直目送杨玉英的马车走了,王掌柜才叹气:“多孝顺的女人,哎!”

就是命太苦。

一开始王掌柜和杨玉英打交道,就是为了杨玉英那修怀表的手艺。

他们聚宝斋在京城最有名的便是总有新鲜玩意,尤其是海货,可是那些从海外来的宝贝们也金贵,每一次货物千里迢迢,乘船过海而至,到了他们手里能有八成是完好无损的就是邀天之幸。

那些损毁的东西,他们能不心疼?可心疼有什么用?人家外国的匠人也不可能跟过来给他修,真要是请那些懂的人来修,造价实在太高。

所以那日他看着沈家大小姐修好的怀表,第一反应就是这人得抓住,别管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黑还是白,能给他赚钱的那就是财神爷!

杨玉英果然没让他失望,他就是花了不到两千两银子,还是借给人家,然后不过数日,他家仓库里积攒的十几块怀表,一个座钟,还有两个八音盒,并各种精巧物件就都被修好,他倒手就卖了出去,不光纯赚了一千三百两纹银,还彰显了聚宝斋的实力。

这还只是开始,不过三个月,杨玉英又和他联手开办起一个怀表作坊,也不知道这位是什么神仙下的凡,愣是带着人造出各种大大小小的机器,诸如什么螺纹车床,还有用水力驱动的机器。

反正他们聚宝斋是占了大便宜,能自己生产怀表了,这几个月王掌柜想起杨玉英就笑,看见杨玉英就恨不得给她磕头拜财神。

偶尔同自家那些朋友们聊天,王掌柜私底下偷偷感叹:“多亏沈家倒了,更多亏了萧家有眼不识金镶玉,与人家小姐和离。”

这话当然不敢当着人家小姐的面去说。

但是杨玉英是为了父母亲人,为了沈家,才出来和他们合作做生意养家糊口,这一点姑娘自己不提,其他人也心知肚明。

“以前说起沈家的明珠,都说的是大房的千金,沈嘉小姐,二房这位沈云小姐,谁能记得?”

到是有人记得,但全不是好印象,人人都道萧寒娶沈云,那就是一支鲜花插牛粪,萧寒是那鲜花。

可到现在,沈家落了难,一家子落魄至此,沈云沈小姐就一口答应和萧寒和离,一是不连累萧家,二来也要回家帮扶家里。

她那份嫁妆带回去,沈家花用时才显正当。

“沈大小姐这才叫光明磊落,一身正气,不占萧家的便宜。”

再看看那位始终被人吹捧的沈嘉沈小姐,和自己的姐夫不清不楚,把姐姐赶出门,自己到进了萧家的大门,沈家落败至此,她亲爹,亲娘在家食不果腹,她到一门心思是自己喜欢的男人,连问也不问一句。

最近一段时日,沈嘉的大名在京城权贵之家流传,人人茶余饭后闲话家常,都不免要提她几句。

其实若萧寒正经娶了她回家,让她做萧夫人,大家反而不会这般明目张胆地说。

萧寒简在帝心,那是万岁爷的心腹,谁愿意平白无故地得罪?

做了萧寒的妻子,那就是萧家正经的夫人,这些人哪个都不傻,对于身份高的人,私底下议论两句或还可能,明面上可不会这般得罪人。

问题是沈嘉没有嫁给萧寒。

沈嘉如今是名不正言不顺,虽住在萧家养病,萧寒却不曾娶她。

那大家说几句嘴,又有什么不行的?都是实话,没有半句虚言。

傍晚夕阳映得天边一片红。

沈嘉看着铜镜里的脸,说不上苍白,还有些健康的红润,身边丫鬟芜儿把桌上的参汤端来吹凉了,小声哄自家小姐:“小姐快喝吧,是将军亲手熬的汤呢。”

她看着那汤碗,却是轻轻一叹,端过来喝了。

这参汤用的上好的人参,老母鸡小心炖了一整夜,喝着不浓不淡,可一入口,她却觉得有些苦涩。

萧寒在想什么?

她以前从来不疑神疑鬼,也不会想知道她的将军在想什么,因为她都知道,她与他心意相通,但现在却不一样了,她开始迷惘,开始担忧。

若说她的将军不关心她,那肯定不是,每日萧寒都亲自给她熬汤,关心她的饮食起居,对她还是很好,很好,可就是不说娶她的话,一句也不说。

她……总不能自己问吧!

芜儿也能猜到自家小姐的心思,心下叹气,却是安慰道:“许是……将军担心父母的意见,小姐且安心,将军不会丢下小姐不管,您就安安稳稳地养身体,把身体养好是正经。”

萧家二老要是听见这小丫头的话,非得喊冤枉不可。

这事当然不是萧寒的父母不愿意,事已至此,萧寒的父母长辈也早认了,儿子就是中意沈嘉,着了魔一样喜欢。

自家的儿子自己知道,那就不是个贪花好色的男人,比沈嘉漂亮的女子多得是,萧寒这些年还不是一个都没看上,不要说小妾,连个通房丫环都没有。

他如此看重沈嘉,当父母的都怕逆了他的意,他这辈子便孤独终老。

萧家两口子私底下都说,闲话已经传了出去,事情已经闹成这般,沈云都自己主动和离,这还能怎么样,萧寒要娶谁,就让他娶,萧家又不靠儿子联姻,随他去。

可他们左暗示,右暗示的,萧寒不接话啊!

萧母都记得亲自把儿子叫过来,不顾丢脸不丢脸,直接对他说清楚了:“我儿若是非沈嘉不可,那母亲便帮你准备聘礼,我们正正经经地请官媒去说亲,把这婚事定下来。”

却见萧寒微微一蹙眉,半晌不说话,许久才道:“不急。”

好嘛,他前阵子都去他前岳丈面前跪下磕头赔罪,要同沈云和离,要娶沈嘉为妻,现在得偿所愿,他又不急了,你不急你闹腾个什么劲。

萧母气得心口疼,干脆由他去,自己只管养孙子便是。

连孙子都抱上了,谁还管儿子娶不娶老婆!

萧家就这般风平浪静下来,沈嘉却是因为这平静,心潮迭起,隐隐不安。

萧寒那些朋友们也很意外,大家一起喝酒切磋,不免就打听消息,看他想什么时候再做新郎。毕竟沈嘉同萧寒的爱情故事,大家听得耳朵都发木,前面几年,萧寒那副入情网的表现,众人看热闹都看得开始厌烦。

此时此刻,萧寒自己也略有些奇怪,他不是不想娶沈嘉,只是忽然觉得有些茫然无措,心中不安。

他当然应该是喜欢沈嘉的。

他们两个志趣相投,连口味都一致,甚至他随口提出无意中看到杂书里的内容,沈嘉都同他观点一样,经常他不必开口,他喜欢的女儿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与沈嘉在一起,他觉得很好,很舒服,很自在,这难道还不是喜欢?

可是,他现在一想要与沈嘉成亲,却忽然就心头空落落的,总觉得莫名很不安。

萧家的现状,萧寒的心思,到影响不到杨玉英,她每日把时间排得极密,都没工夫关心沈云的心理状态,更不要说萧寒的。

在杨玉英看来,沈云最需要的,一是沈家安定,二是瘦!

女人哪个不希望自己漂亮?

等沈云睁眼看到自己变成个大美人,估计和萧寒和离的痛苦一下子就能消除大半。

杨玉英几个月的工夫掉了一圈肉,那可不是她吃了灵丹妙药,纯粹是靠习武,练剑,射箭,打猎,跑步,爬山瘦下去,就她现在锻炼的力度,沈令风只跟着做了不到八成,就和换了一个身体一般,身手从花拳绣腿,变成了一箭射出,能射中三百米外飞鸟眼睛的高手。

这日,杨玉英正和沈令风背靠着背,闭着眼睛抓树上猴子投下来的各类果子。

像现在这般游戏,就是他们姐弟两个每次训练间隙的休闲时光。

沈家刚刚雇回来的家丁就匆匆而至,气喘吁吁地道:“夫人,夫人说,让,让你们回去,朝廷要,要开武举,夫人还,还说,要是公子,公子有信心,可以……”

他没说完,杨玉英拎着沈令风就向回走。

家里从人牙子那儿雇的护卫很不错,憨厚老实,不偷奸耍滑,只不过有点结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