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为什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为什么

沈家两房的老少爷们外家两位夫人,眼看自家那胖姑娘,淡定从容地把这些神色严肃,满脸戒备的债主们,给打发得高高兴兴,

似乎这些商界老狐狸们一个个都变得特别好话。

杨玉英又同王掌柜出去了一趟,晚上回来时,手里攥着各个债主给的,已经消漳手书。

拎着手书,她径直走到沈令风面前,递给他看了两眼:“现在是你欠我的了。”

沈令风:“……”

他今看到那些追债的债主们,是真连想死的心都有,甚至想着一头撞死在大门上,好给洗刷掉沈家的污名,可哪有那么容易?直到他想死的那一刻,才知道死是多么难的事。

杨玉英一挑眉:“我的条件,你答应不答应?这一年,你就当卖给了我,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沈令风一咬牙:“好。”

就算自家姐姐要打死他,他也闭上眼忍过去,死在自己姐姐手里,总好过窝囊死。

沈广继和郑月娥夫妻两个,看看姑娘,再看看子,一时心情复杂的很。

晚上两口子躲在帐子里,沈广继就忍不住嘀咕:“咱们家这姑娘,在萧家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变化可真有些大。”

郑月娥也叹气。

夫妻两个翻来覆去的,一宿没睡好觉,第二一早,夫妻两个左等右等,没等到一双儿女过来请安,到是守门的婆子想起来连忙道:“姐带着公子出了门,是要去练武,锻炼锻炼身体。”

郑月娥:“……”

想到女儿现在那一身的肉,郑月娥迟疑半晌,心里也觉得姑娘锻炼锻炼很好。

她当然不是嫌弃自家姑娘,而是那么胖,对健康也有很大的影响,而且,真是不好看。

可没被自家父母想起来的沈令风,这会儿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几圈?”

京城西郊有山名‘溪’,不高却陡峭无比,便是正经樵夫,药农,也显少有人能上到悬崖峭壁之上,砍柴采药,现在,杨玉英就和沈令风站在溪山,虽不是最陡峭,看起来却也惊险刺激的神女峰之下。

“二十次上下,不算多。”

杨玉英平平淡淡地摆弄了下腰身上的绳索。

沈令风脑袋上瞬间冒出一层细汗,认真打量自家姐姐,只觉得自家姐姐自从嫁给萧寒以后,不光是把自己的身体给整成了痴愚状态,连脑袋都坏了。

“你自己选的,比起读书,你更想先随我锻炼身体。”

杨玉英轻轻勾了勾唇角,弯弓搭箭,嗖一声,两枝长箭带着麻绳消失在山顶深处。

她用力一拉,拉动了几下,见绳子牢靠,便自顾自地抓住绳索用力一蹿,猛地蹿上去一截,她身体笨重的很,就是以前特别熟练的技能,用这样的身体也显得危险又沉重。

沈令风吞了口口水,只觉心惊肉跳,脑子里一团乱,看了看自己腰上的安全绳和一堆一看就特别有安全感的锁扣,再看看自家姐姐那徒手抓绳子的模样,忽然犹豫起来。

杨玉英在上面冷笑:“我们沈家怕真要完了,居然出了出尔反尔,出口的话和放屁差不多的男丁。”

沈令风脑子文一声,猛地抓住绳子,拼命向上爬去,他好歹习武,身体又轻盈,一时间竟比杨玉英还快些,不多时便追到杨玉英身后。

杨玉英默不作声地加快了速度。

两姐弟都不话,只迎着山间冷风,眼睛盯着山顶,一点点向上爬。

一开始还好,可爬了没有一半,沈令风就觉双腿发软,头冒虚汗,心里慌得厉害。

他这是疯了吧?

他姐姐让萧寒给气疯了,他也跟着发疯吗?

万一掉下去,掉下去……沈令风战战兢兢地向下瞟了一眼,心中大哭——他宁愿自己去撞死,也不想摔成肉饼。

不行,不能继续了。

沈令风气喘吁吁:“姐,咱们下去吧,不是要锻炼?我教你打拳?”

嘶嘶,嘶嘶

沈令风拼命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慢慢向下开始滑动,滑着滑着,忽然听见些奇怪的动静,他不由自主地向下一瞄,登时瞠目,一股气由心底蹿出来,使劲抓着绳子蹭蹭蹭飞快地向上爬去,一边爬一边哭:“姐,姐姐,快跑,快跑啊!”

就在他脚下,几乎是挨着他的脚,无数密密麻麻的长虫,乍一看成千上百,都飞速地朝着他追来。

沈令风简直想不到自己还能有这么快的速度,他比杨玉英还快一点,拼命地爬到山顶,向下瞟了一眼,见那些蛇也不知为何,如潮水一般退去,他终于松了口气。

“我要回家。”

他也常常到溪山玩耍,知道溪山神女峰有一条平坦的山路,可以下山。

“吼!”

沈令风刚刚爬上山顶,回头想拉姐姐一把,带着姐姐一起赶紧下山去,便在耳边特别近的地方,听到一声咆哮。

“姐。”

“什么?”

杨玉英此时也到了山顶,浑身衣服都被汗水湿透,脸色红晕,喘息声粗重,眼神却平静无波。

“姐,我身后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嗯,有,很可爱的……五只大猫。”

沈令风大猫好啊,是大猫就好,他一回头,正好对上毛茸茸的老虎头,看着老虎黄色的竖瞳里冷冰冰的颜色,沈令风浑身发软,竟还有心思数一数——一、二、三、四、五……

很好,他姐姐数数数得很清楚,就是眼神不好。

什么大猫啊!

“吼!”

沈令风脑子里一片空白,想也没想就从最近的逃生通路下山,嗯,怎么上来的,他还怎么向下爬了好几下。

然后……老虎也下山了。

沈令风喘了两声,拼命地向下爬,不停地在自己的脑袋里问自己——为什么老虎会下山?还会走这样可怕的悬崖峭壁?这到底是为什么!

一直到色擦黑,杨玉英脖子里缠着毛巾,带着弟弟出了山,坐着马车回到道观,郑月娥就在门前迎接他们姐弟两个,沈令风还喃喃自语:“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郑月娥愕然,看了看女儿,面色红润,微微气喘,精神不错,嘴角还有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

再看看儿子——一副从水里捞起来的模样,精神恍惚,神色茫然,但是,到没了这几日的颓废。

杨玉英笑道:“带他爬山锻炼身体来着,可能有点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