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二百八十章 兴师问罪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八十章 兴师问罪

杨玉英动一动手臂,好重!

沈云的意识完全患不醒,在识海的最深处沉睡,看这样子,似乎有一睡几年的可能。

但是现在完全不是和原身的意识较劲的时候。

杨玉英从床上爬起来,先走到桌前,翻出笔墨,挥毫写下和离书,一式两份,才拿起脸盆,开了门,就见沈嘉跪在不远处的月亮门旁边。

她身形羸弱,摇摇欲坠,脸色雪白一片。

两个守门的婆子正把炭盆往沈嘉身前凑,抬头瞧见是她出来都有些诧异,却是白眼一翻,满是嫌弃,各自低头装没看见。

“有些人真是不知道好歹!”

“可不是,连血脉相连的妹妹都容不下,歇斯底里的难看的要命。”

“咱们家待她也不薄了,她算个什么东西,一脸死人相,整日闹腾!”

杨玉英脚步一顿,忽然一抬手,啪啪就是两巴掌。

两个婆子愕然,捂住脸猛地起身,一脸怨愤,眼睛发红:“你——”

沈嘉大惊:“姐姐,你若要打,打我就是,莫要拿别人出气!”

杨玉英只觉心口一堵,难受的厉害,还有点想吐,磨了磨牙,摸了摸有点发热发疼的手心,回头盯着沈嘉看了两眼,看得她目光闪烁,才径直去打水洗脸。

一走人,杨玉英心下也有点意外。

这股冲动肯定不是她的。

说她傲也好,清高也罢,杨玉英从来不屑于和没有武功的普通人动手,至少对方若只是言语不恭敬些,她会直接上手打人的可能性很小。

“唔。”

不过到也正常。

原身的记忆里,最近一段时间整个府邸所有仆从给她的感觉都是压抑而又让人痛苦的。

房间里冷得如冰窟,人人见到她都是冷嘲热讽,完全没有半点尊重。

最膈应人的当然是沈嘉,口口声声不能抢自家姐姐的丈夫,要远离,要挥慧剑斩情丝,可躲来躲去,两个人到是一天到晚都在一起,萧寒连结发妻子的房门也不进了,还要和离。

她自小也是大家闺秀,名门千金,能受得住才怪。

杨玉英打了水,幸好是夏日,水到不太冷,洗了两盆水才把脸上厚厚的脂粉洗干净。

结果拎着盆子一回房间,还没进门,就看两个守门的婆子眼角眉梢都写满了幸灾乐祸。

她这院子里热热闹闹全是人头。

男的女的,看衣着大约都是大户人家出身,个个神色焦虑,转头看她的眼神带着不悦。

萧寒怀里抱着沈嘉,只露出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听见声音,他抬头看杨玉英,目光冷如坚冰:“你别闹了,我可以答应不与你和离,但是……”

杨玉英伸手一摆:“我这会儿不想和你说话。”

萧寒一愣。

杨玉英的声音毫无温度,这些日子以来,她的声音总是暴跳如雷,总是一开口就特别急切,让人烦躁,像今日这般平平淡淡毫无情感,还是第一次。

“正好人这么多,可做个见证。”

杨玉英随手把和离书塞给萧寒,“我已盖好了手印,劳烦你动动手。”

目光在沈嘉身上一落,嗤笑道,“盖好手印让丫鬟送来给我便好,不多劳烦你。”

萧寒身体猛地一僵,神色犹豫,脸色有些白,他本抱着沈嘉,可手中忽然被塞过来的这两页薄纸,一时到重于千钧。

那些本满脸焦虑,围着沈嘉嘘寒问暖的客人们登时也诧异,目光微转,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杨玉英平静地盯着脚下青灰色的砖石,默默等待。

若是换成旁人,杨玉英可能不会这般随意插手原身的人生,和离还是不和离,都该原身做主。

可系统介绍中,哪怕剧情推演再粗略,也看得出原主沈云这一生悲剧,最大的诱因就是不和离。

她若留在萧家,之后就有无数的罪名要往她头上扣。

诸如逼迫下人自尽,行巫蛊之事,盗窃婆母传家宝一类,数不胜数。

萧家上下皆是和善仁义,唯独她沈云是坏了一锅粥的老鼠屎,人人嫌恶。

便是原主自己不乐意,杨玉英用了人家的身体,也不能眼看她落到此等下场。

许久,萧寒嘴唇一动:“我答应过父母,不与你和离。”

杨玉英冷笑:“我且问你,你今日可是来兴师问罪的?”

萧寒蹙眉,闭口不言。

“你是,因为沈嘉在我的房门前跪到晕倒,所以你便来兴师问罪。”

周围客人们登时喧哗起来,窃窃私语,隐隐有指责声。

“你害沈嘉小姐晕倒,难道还有理不成?”

杨玉英目光淡淡地扫过这些人,所有人的声音越来越低,她便叹了口气:“我害的?我威逼她过来给我下跪了?我请她堵着我的门口,跪在我的门前不成?”

众人登时哑口无言。

当然不可能。

沈云就是想,她也没这能力。

这些人一时都有些不自在。

沈嘉是自己觉得对不住沈云,所以才去下跪请罪。

“但她是你妹妹,你看着她这么可怜,怎么就不能原谅她?”

“就是,萧将军已经答应不同你和离……”

这话一出,说话人想起那和离书,一时又吞了回去,大家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们以为会看到一个歇斯底里,状若疯狂的萧夫人。

按照原本的时间线,此时此刻这些人也被引着过来,的确看到一个把自己涂抹得和鬼一般,痴肥丑陋的萧夫人。

脾气暴躁,开口就是吵闹,满心抑郁不忿,简直让人崩溃的存在。

没有人会同情这样的人,他们只会可怜萧寒,好好的玉面郎君,配沈云这般女子,多么糟践人。

沈嘉和萧寒一对有情人,就这般被一个丑婆娘拦路阻断,不能朝夕相处,不能做恩爱夫妻,何等可怜可叹!

但现在看,萧夫人胖还是胖,身材不好当然不能说好看,但人家也没死缠烂打,再仔细一想,似乎还挺可怜的。

这些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人有亲疏远近,他们是沈嘉的朋友,又和沈云不熟,当然向着沈嘉。

杨玉英看了看时辰,并不理会这些人的想法,低头看了眼躺在萧寒怀里的沈嘉。

“你跪在我门前,想要什么?逼我退位让贤?现在我退了,你自便。”

沈嘉一动不动,眼角泪光落下。

萧寒蹙眉,只是还不等他开口,杨玉英就转身回到房间,冷声道:“我马上收拾东西搬走,萧家总不至于连这点时间都不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