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互吹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李修涵三岁习剑,至今已二十年。

鸿鹄班成立以后,他就得到秘籍《羽风》,其中包括一套轻功步伐,还有淬炼身体的方法,修至大成,能使身体轻若鸿毛,速度迅疾如闪电。

如今只是初窥门径,但是他双剑的速度就加快了好几倍。

若说以前他只是个平常的小剑客,如今凭借手中双剑,他觉得自己甚至能和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大人物们争锋。

这一回,李修涵是打定主意,要给杨玉英好看。

他都表现得这般明显,身后金象的学生们殷殷期待,江南书院的名字摆在这里,若是他不能特别有风度,特别有气质地赢下这一场,那岂不是丢自家书院的人?

李修涵气势瞬间攀升。

左右行人一看不好,连忙跑开,当然,大顺朝老百姓们喜欢看热闹的很多,也有不少人一见这边有热闹瞧,到是蜂拥过来,不多时就围出个扇形的旁观人群。

徐梦揉着眼睛出来,看了两眼就皱眉:“这还没完没了!”

杨玉英到是没生气,笑道:“行吧,大比之前有人陪练手也挺好,我这些日子学会了好几套阵法,威力有点大,又有点……总之,不好拿自家同学试阵。”

此话一出,徐梦连退三步。

连林官都窜到夏志明身后去,夏志明额头冒出几颗豆大的汗珠,却还是颇有风度,并没有落荒而逃。

“感谢金象书院诸位学子,阿弥陀佛。”

徐梦一瞬间就从晚娘般不耐烦的脸,变得充满仁慈抚慰,“诸位金象的同学,你们可要坚持住,不要改变风气,一个书院的性格很重要,不能随便改,改了哪里还是金象呢?”

赶紧救救书院里的鸡鸭鹅猪吧。

杨玉英做试验的范围越来越广,弄得大家连续吃了好长时间的苦猪肉。

还有苦鸡肉,苦鸭肉,苦鹅肉。

他们真还是第一次见到,鸡鸭这种玩意儿也能得郁症,更是头一次知道,情志真能致病,而且得了这种病的鸡鸭,烧出来的菜那是真的很难吃。

“我不想再吃兔子了!”

徐梦都想哭。

书院养的肉食都让杨玉英祸害完,他们习武修灵,又消耗很大,不能不吃肉,最后只能漫山遍野地去找兔子。

别的野物不能老去打,容易打没了,唯有兔子繁殖快,正好拿来救救急。

可是顿顿都吃兔肉……那滋味谁受谁知道!

徐梦等人瞬间面带春风,李修涵只觉对方是在嘲讽自己,气息一沉,手中长剑灵光闪烁。

“修涵!”

孙卯忽然一声大喊。

李修涵本能地回头,迎面就是一闪着灵光的饭盆,他根本没防备同伴,砰一声,饭盆正中脑门,他连哼都没哼,啪一下晕倒在地。

最后一点残余的意识,依旧很不敢置信:“啊?”

不光是他,金象书院的学生们全都扭头,看着不知何时下了轿子,站在大象旁边的孙卯。

齐宣等人全都沉默,整个街市上一点声响都听不见了。

孙卯笑着两步迎上前,先是把李修涵拽起来扔到后头,塞进车里去和齐宣作伴,才过去笑盈盈打招呼。

齐宣:“……”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可是他差不多了解这两位客人的性格。

李修涵人高马大,相貌粗犷,性子却不暴躁,反而有些质朴,心肠软,好说话,和他们这些人交流时没有半点架子。

那孙卯却不同,面上总是冷冰冰的,有种让人看见就敬而远之的冷淡。

可现在呢!

也许是齐宣的注视太明显,孙卯转头看了他一眼。

齐宣被看得一怔,那眼神有点古怪,他觉得自己可能伤势太重,出现幻觉了,要不然怎么会觉得孙卯居然会羡慕嫉妒恨,而且,对象是自己?

孙卯:……为什么金象书院的学生只是被剑打几下,中招也是只进行肉体伤害的阵法?

一想起他在长平书院留下的心理阴影,孙卯就恨不得时光倒流。

他心下叹气,又有些羡慕李修涵。

当日他在长平时,怎么就没有一个靠谱的同学能一饭盆把自己砸晕过去!

脑子里转了不少零零散散的念头,孙卯面上却是斯文有礼,客客气气地和长平书院一干熟人打过招呼。

他客气,长平这边自然也客气,两方人马立在马路中间,各种商业互吹。

孙卯说我们孙山长早就惦念徐山长,渴盼一见,曾赋诗思念挚友。

这边杨玉英就说,我们徐山长吃饭时尝到江南书院馈赠的莲子,就想起孙山长来,直道他家中还有陈酿未曾开封,若能与孙山长共饮,才不辜负美酒。

这个说徐山长编纂的算术教材通俗易懂,又不缺乏趣味性,江南书院人手一本。

那个就说,孙山长的文章练达,语言精辟,出的文集在登州洛阳纸贵,想买都得晚上就去排队。

好不容易吹完了,杨玉英回头就喝了壶茶水。

孙卯也擦汗,擦湿了好几条手帕。

两个人脸上怎么看怎么是满脸的嫌弃。

孙卯擦完汗,见齐宣等金象书院的学生,看他的目光都带着不敢置信,却不解释。

齐宣一行人自然也没办法追着他强硬要求他给出个合理的说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孙卯恢复高冷的模样,钻到车里闭目打坐,再不露头。

杨玉英他们长平书院简简单单收拾好行囊,转眼就浩浩汤汤而去,只留下一溜尘灰。

齐宣:区区一小书院,所有人脾气都这么暴躁,说动手就动手,等到了京城地面上,早晚有这帮人吃亏的时候,他等着!

“噗!”

徐梦坐在车上喷笑,笑半天叹道,“难得,玉英这般厉害!”

在登州时,他们玉英可很少得理不饶人。

杨玉英看她一眼,也笑:“山长说的,有事先动手,打赢了他自去负责讲理。”

出门在外,不强势些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怕不会少了。

不得不说,杨玉英这杀鸡儆猴的一招,竟然意外地非常管用。、

虽然金象书院还是对长平的学生有很大怨念,但到底没继续生事端。

到是李修涵醒来差点没气成河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