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 第671章 对你们无愧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671章,对你们无愧

“姐姐!”竹不忍心看姐姐这样子大度。

“走,我们去车里。”

竹还不愿意走,想要去找风熠宸问清楚。

顾好却拉着竹先走了。

迟靖西道:“给我十几分钟时间,我去看看熠宸。”

“看什么看?”竹不耐烦的喊道:“他让我姐姐这么难过,我一点也不同情和理解他。”

梁晨和管家都是担心的站在那里,毕恭毕敬的望着,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都觉得剑拔弩张的。

梁晨这才听懂,是分手了。

迟靖西往屋里走去。

他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风熠宸站在门口,一脸痛苦的样子。

他吓了一跳,“宸?”

风熠宸转身,他往里面走去。

刚才顾好的那些话,他都听得真真切切的,完全听到了。

顾好维护他的那些话,他心里真的感动极了。

他是真的又感动又难过。

站在门口,险些哭了出来。

转身往里面走去,到了沙发上,他点燃了一支烟,开始抽了起来,烟味冲淡了心里的窒闷。

迟靖西瞧见风熠宸的神情,那么的凄楚和痛苦,他也是微微的沉了沉,开口道:“你真的这样决定了?”

风熠宸点点头,又抽了一口烟。

迟靖西看到烟灰缸里,已经一半的烟头了。

他望着风熠宸,叹了口气:“跟凌烟离婚,早点结束。”

风熠宸点点头。

“顾好她理解了你。”迟靖西是由衷的感佩顾好。“她此刻很冷静,也很敏锐,她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女人,熠宸,你有顾好,真是三生有幸。”

“我知道。”风熠宸想起来顾好的话,还是那么的难受。

他心里很疼,又抽了一口烟,一支烟已经三口到了烟蒂,可见他吸的很凶猛。

他把烟蒂丢在烟灰缸里,头微微的俯下来,埋在了膝盖里。

迟靖西的目光注视着他。

看到了风熠宸的肩头在抖动,他整个人都很退让,又有一种颓丧之后的紧绷福

“靖西。”风熠宸闷闷的声音传来:“帮我照顾好顾好母子,不要任何流言蜚语伤害到她们母子。”

“我会竭尽全力。”迟靖西道:“你也别太悲观了,赶紧的跟凌烟解除婚姻关系,你们两个这样不是办法。”

“明一早,我就跟她联系。”

“你,还好吗?”迟靖西又问。

“死不了。”风熠宸道:“也不能死。”

迟靖西微微笑了笑,叹了口气:”熠宸,我先走了,我载着她们姐妹回去。”

“去睿熙那里,叫顾好和睿熙一起住,孩子们都跟她。”

“去哪里,只怕不是我了算,你要知道,顾好很有主意。”迟靖西道:“你放心,我会照顾她们的。”

“嗯。”风熠宸抬起头来。

迟靖西看到了他的眼很亮,微微一怔,明白这一刻风熠宸的脆弱和无可奈何。

他知道,此刻,风熠宸需要安静一会儿。

“我先走了。”

他很快出门,并且帮风熠宸关了门。

屋里,风熠宸等到人一走,只觉得满室的寂寥。

他再也压抑不住,双手掩面,发出了痛苦的低吟,绝望而又无奈。

他要把人找回来,绝对不能这样让顾好离开。

希望,等到那,他可以赶明正大,把顾好迎娶回来。

连夜风熠宸就安排了梁晨,叫了律师,准备好给凌烟的补偿。

第二一大早。

他们再度出现在凌家。

梁晨去敲门。

阿姨把门打开。

“凌姐在吗?”梁晨问。

“凌姐一早出去了。”

“去哪儿了?”梁晨问。

“不知道。”阿姨摇头:“姐没,昨晚上哭了一个晚上,今一大早就走了。”

听到凌烟哭了一晚上,不用,梁晨也知道因为什么。

一定是不想离婚吧。

梁晨回头看向了风熠宸,风熠宸面容冷酷,满眼的血丝,总裁也是一晚上都没有睡。

“问一下凌爸。”风熠宸沉声吩咐道。

“是!”梁晨立刻对阿姨道:“你进去问问凌先生,凌姐去了哪里。”

阿姨点点头,很快转身进门。

不多会儿,阿姨出来了,对他们道:“风先生,凌先生请您进去。”

风熠宸没有意外,请他进去,他大概早有预料。

他迈开步子进门,跟着阿姨,朝着里面走去。

不多会儿,见到了凌爸凌妈。

两个人也是满眼的血丝,凌妈的眼睛都肿了。

她看看风熠宸,满眼的期盼,不希望风熠宸和自己的女儿离婚,所以她还是抱着幻想问道:“宸,你这么一大早来找烟烟,是什么事啊?”

风熠宸道:“我来办理离婚,律师在外面等着。”

此话一出口,凌家二老都是脸色一变,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不乐意,脸色都不太好。

沉默了好久。

整个空间里都变得窒闷无比。

他们看着彼此。

风熠宸没有回避,被赤红的血丝充斥的双眼望着注视着凌爸凌妈,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

很明显了,离婚这件事在风熠宸这里志在必得。

“宸啊。”凌爸开口道:“你可知道,烟烟因为怀了你的孩子,在非洲恶劣的环境里不幸流产,再也不能生育了。”

风熠宸眼眸一紧,掠过一抹歉意和复杂的情绪,但他还是:“我给凌烟经济补偿。”

“宸,你一定要这样不尽人意吗?”凌爸苦口婆心的问道:“你一定要凌烟走投无路吗?她是爱你的,她受了这么多苦。”

“我已经不再爱她。”风熠宸接口道:“从六年前我们就分手了,签署了离婚协议,我要不是念及她年纪轻轻骤然去世不会和你们深交如此。

六年来,我做了我自认该做的一切,无论做的好与坏,我对你们二老问心无愧,我对凌烟也问心无愧。

至于您的她为了我流产再也不能生育一事,我深表歉意,可这一切,都是因为凌烟任性妄为导致的。”

“宸,你真变了。”丁佩琴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怎么可以这样一推干净呢?你知道不能生育对一个女人来,意味着什么吗?”

“您是希望我买单,跟凌烟继续婚姻吗?”风熠宸当仁不让的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