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第一赘婿 > 第1216章 人赃俱获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秦立心中了然。

但表面上平静的古井无波。

“你这伤,不对劲啊!”秦立琢磨一会儿:

“从伤口分析,不像是仙力暴走,倒是很像被反噬了。”

闻言!

陈锦衣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恢复了以往的乐呵呵。

“原来是反噬,看来运转这种功法路径,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这是一个大发现。”

秦立点点头:“我给你开一副方子,你去采购一些药材,捣碎之后外敷,半个月的功夫,应该能痊愈。”

秦立拿出纸笔,闷头写药材。

陈锦衣却悠悠的站了起来,四处看了几眼,道:“秦师兄,你的房间实在太乱了,也该整理了。”

“我以后会整理的。”

秦立故意露出一丝慌张表情,目光还偷偷看了一眼废渣桶。

陈锦衣敏锐捕捉到秦立的目光,故意攀谈道:“哎!也不知道是谁偷了夫子手札,要是被抓到,绝对生不如死吧。”

秦立干笑两声:“期待韩师兄调查结果吧?”

两人扯了一会儿家常。

随后!

陈锦衣离开。

秦立目光闪烁,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最终,他带着废渣桶,离开丹部,一路向西飞遁。

不久之后,就到达一座人迹罕至的恶臭深谷——脏谷。

因为丹渣是带毒的,胡乱倾倒会污染土地,枯萎树木,所以丹部的丹渣统一倾倒在脏谷。

“希望就此了结。”

秦立上前几步,把丹渣倒入脏谷。

丹渣中似乎夹带什么,露出一些琥珀色的光泽,不过很快就被渣滓掩埋。

咻!

秦立腾空离开。

他去意已决,头也不回。

没过多久!

远方飞来一人,正是陈锦衣。

他似乎蹲守已久,直接落在丹渣之上,不停翻找。

“奇怪,应该就倒在这里,怎么找不到,难不成我猜错了。”

陈锦衣以剑代铲,胡乱挖掘一通。

咔!

一声脆响。

剑器碰到什么异物。

丹渣之中,也露出一丝琥珀色光芒,格外的显眼。

“太好了,终于找到了。”

陈锦衣大喜过望,猛地一挑,一块琥珀石飞了出来,并非是夫子手札。

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如同吞了一只活苍蝇。

“韩师弟,你怎么在垃圾堆里翻滚。”

秦立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卷琥珀玉简,正是夫子手札。

陈锦衣惊骇万分,随后很快冷静下来,笑嘻嘻道:“秦师兄,你真是出乎意料的聪明。”

“多谢韩师弟夸奖。”

秦立淡淡道。

沉默!

万分沉默。

两个男人冷冷对视。

陈锦衣开口:“秦师兄,仅仅一,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秦立答道:“装玉简的盒子是东玄仙域的东芝木,而你正是东域人,况且左手的伤痕,明显是被大挪移符反噬。只要有点脑子,都能猜得到。”

陈锦衣恍然道:“原来刚才你是故意看向废渣桶。”

这时候!

秦立开口问道:“我也有一个问题。”

“我似乎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栽赃我?”

陈锦衣解释道:“我并非有意栽赃,只是我没想到大挪移符的反噬这么可怕,本来想找你私下治疗,结果交流会开始。”

“为了不缺席交流会,引起他饶怀疑,我顺手把玉简放在你的丹房,反正你那里瓶瓶罐罐,盒盒匣匣一大堆,多一个盒子,料你也看不出来。”

秦立无语了。

原来是因为房间太乱,招致无妄之灾。

话陈锦衣得多无知,炼丹师的房间不管多乱,都能了然于胸,毕竟那么多药材,搞错了非常麻烦。

“秦师兄,不如我们合作吧!”陈锦衣招揽道。

秦立笑了笑:“怎么合作?”

陈锦衣诱惑道:“只要我们把夫子手札带回东仙宫,宫主一定就大大奖励,不仅会赐予九品仙术,还能允许你入赘云家。”

“云家美女如云,特别是云大姐,倾国倾城,要是相中你,你就飞黄腾达了。”

这些条件极其丰厚。

秦立却笑了。

入赘,又是入赘。

陈锦衣还以为秦立心动了,添油加醋道:“秦师兄,加入东仙宫好处多多,不用像西玄书院这般,与世隔绝,忘尘清修……”

“别了,我对东仙宫不感兴趣!”秦立淡淡道:“况且抓了你,也能换到一门九品仙术。”

“那看来没得谈了!”

陈锦衣面色一冷,缓缓抽出腰间冰刀。

他浑身仙力勃发,一股可怕寒意扩散开来,地面上都凝结出一层薄薄白霜。

“寒风杂雪刀!”

陈锦衣先发制人,骤然出手。

一刀劈出,仙力迸射而出,混合道之力,凝聚道道湛蓝色冰刀,轰然猛地飞斩而出。

“火狼斩!”

秦立冷冷一笑,早有准备。

点星残剑拔出,灌注涛涛仙力,一剑刺出,虚空生火,化作一只百丈火狼,连地上的岩石都在融化。

自从秦立晋升仙尊八品之后,这一招越发恐怖,这头火狼简直是地狱火兽,轻易融化冰刀。

“陈锦衣,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仙尊六品的修为,是斗不过我的。”秦立从容道。

陈锦衣冷笑一声:“你错了,我可不是仙尊六品。”

“修为封印,给我解开!”

一声爆喝。

陈锦衣浑身绽放光芒。

他的修为瞬间攀升,达到了仙尊九品。

“原来你一直压制修为。”秦立没有惊慌,反而有些兴奋。

“秦立,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手段。”

陈锦衣声音冷酷,浑身气势攀升到了极致,仙力澎湃,一头长发飞舞,带着一种残忍的魔性。

“冰海狂鲨斩!”

一刀横斩虚空,迸射道道蓝色仙力,化作三百丈的蓝冰鲨鱼。

这头冰鲨仿佛大海死神,虚空遨游,张开血盆大口,吞吐极寒气息,猛地一咬而下,直接把火狼咬的粉碎。

“哈哈哈!不堪一击,给我去死。”

陈锦衣怒喝一声。

冰鲨一往无前,带着恐怖威压,直指秦立。

“十狼踏!”

秦立神色如常,动用最强一眨

道火焰混合仙力,就像是火星遇到汽油,火势冲,化作十头火焰巨浪,踏奔走,喷吐烈焰。

撕拉!

十狼围殴一鲨。

冰鲨被烧得的融化,蒸腾出阵阵雾气。

“怎么可能,你才仙尊八品,战力比仙尊九品还厉害。”

“可恶,好不容易才偷走夫子手札。”

“一刀冰封!”

陈锦衣狗急跳墙,一刀挥出月牙刀气,就如同蓝色闪电,要把秦立一刀两断。

“水火交融。”

秦立快速劈出两剑。

一剑火,一剑冰,极阴对极阳,极冷对极热,两种道之力碰撞,发生惊大爆炸。

轰隆!

爆炸冲击波横扫八方。

土石粉碎,大地都震颤几下。

陈锦衣被炸飞出去,重重跌倒在地,口吐鲜血,筋脉尽断。

“你输给了,跟我去见韩师兄吧!”秦立手持点星剑,语气淡然,带着一种不容置否的意志。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

忽然!

背后响起一道声音。

韩问道,金光仙王等十几个仙王飞了过来。

“韩师兄好,诸位师伯好。”秦立心中一跳,庆幸当时放下手札直接离开,若是反悔,估计此刻被公开处刑的便是他自己了!

韩问道难得露出一丝笑容:“很好,秦师弟,你做的很好。”

金光仙王大笑道:“你子突然鬼鬼祟祟,我还以为你是盗书贼,跟过来一看,想不到你已经制服了窃贼。”

秦立将琥珀玉简抛出,客气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夫子手札失而复得,韩问道心情激动:“秦师弟,这次多亏了你,才没有造成损失。”

“按照约定,你现在可以去大藏书楼,选取一门九品仙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