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 > 第839章 跪在这里算什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839章 跪在这里算什么

白洛抬眼看着玉绝尘,她怔了片刻,忍不住笑道:“墨流觞在这一点倒是跟你有几分相似。”够霸道,行事够狠厉!如此也好,只有处理干净了才能省去以后得麻烦。

玉绝尘食指勾起白洛的下巴,薄唇轻启,“洛儿觉得这样的女婿如何?”

“只要九喜欢就好。”

“那洛儿呢?喜欢这样的我么?”

白洛接收到玉绝尘炽热的眸光,笑道:

“这世上,也就我愿意跟着你。你这样的,那些女子怕是想嫁,也没这个胆。”

玉绝尘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在白洛嘴唇轻啄一口,凑到她耳边道:“夫人心里清楚就好,不用这么出来,否则为夫会骄傲的。”

话音落,又朝白洛的嘴唇凑了上去。两人温存了一会儿,白洛想到玉凌寒的事,松开玉绝尘开口问道:

“你方才寒儿那边有进展了是什么意思?”

玉绝尘薄唇微抿,应道:

“嗯,蝴蝶谷那边传来消息,那子三两头往山洞里跑。每晚毒昏那些暗卫,亮才从山洞离开。依我看,山洞里那些古文,寒儿怕是已经解了。”

白洛眉头微蹙:“要不我去问问他?”

玉绝尘摇头,“不用,他若是想,早就找我们了。若他不想,就是你逼他,他也不会多一个字。”

白洛心里也清楚自己儿子的性子,对玉绝尘点零头算是应了他的话。

翌日午时,玉九璃和墨流觞到了云海国城门口。

刚进城,外面便传来一阵骚动。

玉九璃好奇,趴在马车窗口看了一眼,街上人比平日里多了很多。

隐约听到路人提起齐国公三个字,玉九璃想起齐白莲来,所以便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

墨流觞见丫头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开口问:“想知道什么,问我便好。”

玉九璃转过身坐好,对墨流觞笑道:“也没什么,就是听到外面有人齐国公贪污受贿,以权谋私,欺压百姓,还私设地牢,与东乌国勾结,被查了。”

墨流觞抿唇,笑道:“还有呢?”

玉九璃摇头,“本来还想再听点,你叫我,不过按照萧伯伯的脾气,齐国公府的人这次怕是要遭殃了。”

墨流觞幽深的眸子看着玉九璃那双纯真的眼睛,对她道:“齐国公做的这些事,足够他满门抄斩!”

玉九璃怔了片刻,没有多,多行不义必自毙,她不会同情他们。

至于齐白莲,她虽然罪不至死,但她利用史珍香害她是事实。

即便没有这些事情,玉九璃想,她也会找齐白莲算这笔账。

好在齐白莲总算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也免得她脏了自己的手。

墨流觞见玉九璃沉默下来,俊美的眉头微挑,问道:“怎么不话了?”

玉九璃抿唇一笑:“没有,我在想,要不要先去明孔学院找雪枫姐姐她们。”

墨流觞伸手揉了揉玉九璃的脑袋,“若是想去,我送你过去便是。”

玉九璃点头应了一声,墨流觞命车夫往明孔学院的方向赶去。

到了学院门口。墨流觞将玉九璃心翼翼的抱下马车。

此时正好是午休时间,学院门口有学生进进出出。尤其是那些女生,看到墨流觞突然出现,每个人神情激动,双眼泛痴。

而墨流觞则冷着一张脸,看不出喜怒,站在玉九璃身旁护着她。

玉九璃抬眼看了一眼墨流觞,压低声音对他道:

“我们快点进去,否则我会被这些师姐的眼神杀死。”

话音落,脑袋往墨流觞怀里躲了躲。

墨流觞垂眸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丫头,突然将她横抱起,冷眸扫视四周,迈着大步进了学院。

玉九璃压低声音道:“墨流觞,这里是学院,你放我下来。”

墨流觞淡淡的道:“方才似乎是九快点进来的。”

玉九璃努嘴,“我不是让你抱我进来。”

墨流觞嘴角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闪过,“但我觉得这个办法最快。”

玉九璃无语,这个男人总是有理的!

快到女子寝室时,玉九璃远远便看到女子寝室外围着一群人。

她好奇蹙眉,因为被墨流觞这么抱着,看不清楚那边发生的事情,她转眼看了一眼墨流觞。

墨流觞眉头微蹙,深邃的眸子看着远处,脚步突然顿住。

玉九璃好奇的问:“怎么了?”墨流觞收回视线,应道:“没什么。”

话音落。抱着玉九璃大步朝那边走去。

离女子寝室越来越近,玉九璃也看清楚了那边的情况。

一群女子站在一旁围观,而围观的对象则是许久未见的李染儿。

李染儿臃肿的身子跪在地上,她面前是徐雪枫和穆清舞及叶青。

“几位姐姐,我知道你们和玉姑娘情同姐妹,我求求你们帮我跟玉姑娘求求情,求她放过我的家人。当初是我有眼无珠不知高地厚,是我该死,但这些都与我家人无关。求你们跟她,放过我的家人。”

徐雪枫虽然不认识李染儿,但李染儿欺负玉九璃的事情她可是清楚的。

当初若不是有墨流觞在,玉九璃那肯定会被这个叫李染儿的打成重伤。

现在齐国公府出了事,与齐国公有牵扯那些官也免不了被连带,李染儿倒是聪明,跑来这里找她们。

只是,她似乎找错人了!只要欺负过九的,她徐雪枫绝不会出手帮她一把!

徐雪枫收回视线冷笑:“李染儿,你的这是什么话?你们李府与齐国公府暗中勾结,通敌卖国,齐国公府被满门抄斩,你们李府自然也逃不掉。此事是你们云海国的国事,与九有何关系?你莫不是觉得九有通本事,可以左右得了你们云海国皇帝?”

李染儿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你什么?你这是想将此事赖在九头上?我告诉你,你们李府被查,是你们自己作死,罪有应得,与九没有任何关系,你若要求饶,去云海国皇宫,跪在这里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