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大宋超级恶霸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两虎归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两虎归顺

濮王李仁忠所谓的消失,其实是被困在了折家军之内,最终这个家伙见大势已去,再加上女儿的规劝,他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还是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其实,濮王李仁忠在皇帝李乾顺被俘虏之后就想开了,西夏和大宋对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今后注定是苟延残喘,做大宋的附庸国。反正之前也是做辽国的附庸国,现在只是换了宗主国而已。况且,这一切的操盘手是自己的女婿,这种情况下斗争还有什么意义。另外太子李仁爱死了,新太子还没有降生,也就是说做摄政王可以掌权十几年,李仁忠又怎么汇报拒绝呢?

濮王李仁忠已经掌权多年,接手起来还是很快的,他很快就控制住了兴庆府的局面,以雷霆万钧之势扫荡了益王李仁铠的实力,对于这个家伙来说益王的生死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一旦进入皇宫,断然没有出来的可能性。

果不其然,益王李仁铠进入宫城之后没多久,便遭遇到了燕顺等人,这一场恶战持续了只有不到一刻钟这个倒霉的野心家的脑袋就被斩掉了脑袋。

皇后耶律南仙对于这些已经不感兴趣了,她现在心里只有那个刚出生七斤四两的儿子,取名李爱龙,小家伙一出生就被册立为太子。

有太子了,那么李乾顺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这个倒霉的皇帝最终被毒死。濮王李仁忠出任摄政王,统领朝政。

皇后耶律南仙没有想着再去打理朝政,因为她知道,只要是儿子超过十四岁,刘正龙一定会辅佐儿子登上皇位的。

西夏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也注定了岳飞率领的龙威军最终没有剿灭皇属军,岳飞再次回到阴山。也就是这一次,岳飞才算是真正明白为什么龙威军要驻扎在阴山,龙威军也治驻扎在这里,才不会被其他因素骚扰。

说到骚扰显然有点低了,实际上应该是弹压,打压才对。李邦彦别的本事可没有,但是搜刮钱财是有一套的,用刮地三尺都不过分。这个家伙在来西北之前,可以说拜会了朝中所有的重臣,算是基本上领悟了官家是什么态度。

打压,用强势的打压完成西北将门和刘正龙之间的切割,这点才是李邦彦的任务,不管怎么说,西北军门在一百多年来都是以相对孤立的状态存在,算是帮助朝廷镇守边关。即便是童贯这个枢密使来了都没有改变这种状态,可刘正龙却改变了这一切,这点是朝廷最大的忌讳。

敲诈钱财,这貌似简单的任务,在李邦彦到来之后却发现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西北边陲太贫瘠了,西北将门是想尽一切办法从朝中伸手要钱,这种情况下怎么能让外人勒索钱财呢?

一上来就碰钉子的李邦彦很快就理清了门道,很显然,不能一杠子把西北将门全都打死的,应该拉拢一部分,然后打压一部分,或许才是最现实的。

拉拢谁呢?就在李邦彦不知道应该拉拢谁的时候,姚平仲却主动送上门来了。

姚平仲早就知道李邦彦贪财了,这个家伙准备了很重的厚礼,他行礼后说道:“李相巡守西北,是我们姚家军的荣幸,希望李相您能巡视我们姚家军的驻地。”

李邦彦早就知道姚平仲的驻地是比较贫瘠的,当然不想去了,他就笑着说道:“不忙,既然来了,那就先留下来喝一杯,然后你给本相谈一下西北将门的情况,越详细越好。”

姚平仲早就研究过李邦彦的为人了,也能够猜出来这个花相这次来西北主要是干什么的。他知道由于童贯的原因,自己一直没有入刘正龙的法眼,这次当然想抱住李邦彦的大腿了。

其实,倒不是姚平仲势利小人,喜欢阿谀奉承,实在是驻地实在是太贫瘠了,一直都是靠朝廷的接机才能够生存下去,这点和其他将门之间还是有很大差距的。相反有小太尉的姚平仲还是满有骨气的,他的选择是没有办法的,兵力少,地盘小,影响力小,底子薄,这和其他将门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姚平仲仔细给李邦彦介绍西北的情况,重点讲述了刘正龙在西北的光辉战绩,这样讲主要是传递两个信息,第一个信息那就是刘正龙对其他将门影响力巨大,第二个信息就是他姚平仲不屑于对刘正龙阿谀奉承。

李邦彦对于这些都不感兴趣,最最感兴趣不的还是那座银矿,这里面隐藏的财富不言而喻,他第一反应就是要染指。

“姚将军,有空的话带本相去参观那座银矿如何?”

“这个不太方便,主要是那座银矿是属于刘大人的,另外刘仲武也有一定的股份,在刘仲武的地盘上,我过去显然不合适。”

姚平仲想巴结李邦彦,可不代表他有勇气去招惹西北势力排第二,仅次于折家得别刘仲武,两者之间的差距悬殊,即便是有李邦彦支持,也不见得能抗衡刘仲武,要知道这个家伙和刘法,刘琦号称西北三刘,三家关系非常好,虽然不至于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但也经常一致对外。

经过了姚平仲的介绍之后,李邦彦对于西北将门有了简单的认识,他也不想贸然去招惹西北三刘,还是决定先拉拢姚平仲,曲端,种师道以及杨正令,之后才想办法弹压西北三刘,至于折可求,那一定是要第一时间弹压的。

李邦彦在西北坏事做尽,可惜只能弹压西北三刘,但却没有办法打压折可求,因为这个老狐狸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折家军已经入驻西夏米利部落了,意思很明确,只要是打压太厉害了,那折家军很有可能脱离大宋。

折家军脱离大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是一旦做出这个举动开,那么朝廷一定会惩戒李邦彦的,这就是折可求最狡猾的地方,等于是挖坑让李邦彦跳。

现在刘正龙是鞭长莫及,即便是李邦彦打压折家,他也干涉不了。只要是希伯龙的新军驻扎在云州就不会被打压,岳飞驻扎在阴山也不会有问题。

西北那边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如果说李邦彦在哪下手的话,一个是榷场,一个是银矿。这两块,刘正龙倒不是很在意,首先自己不缺钱,其次,榷场有柳家的股份,不仅如此太子也有股份的,另外牵涉到了西夏那边,要是李邦彦闹的很离谱的话,那就是自寻死路。至于银矿,那里面西北不三刘都有股份,就看李邦彦能不能镇住三刘了。

下江南的时候,刘正龙行进的速度很慢,主要是看西北那边的进程,看李邦彦在西北和三刘之间为了银矿之间的争斗能进行到什么地步。毕竟,关键时刻,李邦彦还是放弃了榷场,毕竟牵涉到了西夏那边,操作起来比较麻烦,况且牵涉到太子,搞不好会惹下大麻烦。相比较而言,对决西北三刘胜算还是很大的。

之所以行军速度慢,到不全是为了西北,最主要是刘正龙搞不好是否要拿下王寅还是李助,这两个都是旷世奇才,军事修养极高,都能够单独带队,将来对抗金军的时候都能够用得上。况且两人带对已经撕杀大半年了,也该做一个了解了。

这半年,李助的十万大军和王寅之间大战三次,小战斗不计其数,双方伤亡惨重,可始终没有分出胜负,谁都奈何不了对方,只能说是两败俱伤。

龙争虎斗,最终结果搞不好就是同归于尽,这不是李助想要的结果,当然了王寅也不想要这样的结果。一句话谁都输不起。

这段时间里,王寅和李助都明白,官军随时都可能计入战团,来终结战斗,不管官军加入那边,对于另外一边都是绝对的碾压。

王寅知道刘正龙是在考验自己的能力,毕竟千军易得,一将不难求。如果自己不能够击败李助的话,那么在官军之中是不会有地位的,想要证明自己,只能击败李助。

棋逢对手,难解难分。李助和王寅杀得难解难分,压根就分不出来胜负,就在双方骑虎难下的时候,刘正龙到了。

刘正龙听完卢俊义的汇报之后说道:“卢员外,你觉得两人的能力如何?”

卢俊义沉思了许久之后说道:“王寅,稳扎稳打,十分的老练,带兵能力突出,排兵布阵有独到之处。而李助擅长剑走偏锋,诡计多端,用兵不拘一格,两者还真是旗鼓相当。王寅有点类似于武安君白起,擅长打歼灭战,善于运用地势,能够大范围调兵,运动作战能力也很强。李助有点类似于淮阴侯韩信,擅长出奇制胜,不拘泥于兵书,灵活多变,让人捉摸不透。”

“好了,我知道了,你安排一下,我要单独见李助,相信这个金剑先生也想来见本国公。”刘正龙知道李助在等什么,那就是等击败了王寅,好投靠自己,报效朝廷,可现在两人既然失败棋逢对手,那就没有必要杀的两败俱伤。他说道:“毕竟段家兄弟还在军中,因此这件事情还是做得隐蔽点比较好。”

单独见李助,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卢俊义还是想到看办法,毕竟他已经摸清楚了李助的底细,只要是安排妥当,让这个家伙来见主公,绝非难事。

距离战场十里之外的一个小酒馆里面,刘正龙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金剑先生李助。

“久闻金剑先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刘正龙率先和李助打招呼,他笑着说道:“本官是南下广州,今日只是路过,特意看望先生的。”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客套话,可是这些客套话却不能省略,李助施礼道:“草民李助,见过国公爷。”

“请起,我们边喝边聊吧。”

很显然是喝茶,毕竟一个是官,一个是寇,如果初次见面,喝酒就太不合时宜了。

刘正龙也不喜欢兜圈子,他笑着说道:“听闻金剑先生是进士出身,为何最终没有走向仕途,反而误入歧路呢?”

“一言难尽。”这是李助的一块心病,平日里从来不向任何人提及,但是今天还是决定说出来,他很无奈地说道:“朝廷六贼当道,官场黑暗无比,尔虞我诈,像我这种得罪人的进士,又如何为官。本来是在庐州做学正,无奈得罪了‘东南王’朱勔的人,险些被锁拿入狱,后来遇到了楚,哦,不,应该是遇到王庆,就做了这有辱祖宗的勾当。”

说到这里,李助脸上写满了无奈。毕竟是文人出身,在这个士大夫共天下的大宋朝不能够博得封妻荫子,反而落草为空,这绝对是一件奇耻大辱,这就是他内心最为尴尬的地方。

“这么说王庆对你有知遇之恩了?”刘正龙听出来了,李助内心深处还是尊重王庆的,要不然不会险些喊出楚王,不过这个家伙竟然能够及时改口,那就说明骨子里还是不愿意做草寇的。

士为知己者死,可是王庆并非李助的知己,而李助也并不是心甘情愿为贼。

李助摇摇头很无奈地说道:“王庆给了我饭碗,可是他的天下几乎都是我一个人打下来的,也算是有回报了。可是,国公爷的恩情,草民却是万死不足以回报。”

“你我初次见面,何来恩情?”

“朱勔杀我全家,掳走我妻子,您灭掉了朱勔,就是李助的再造父母。”说到这里,李助跪在地上磕头行礼。

“起来吧,本官灭掉朱勔,只是奉了朝廷旨意,并非替天行道,也不是为那些人报仇。”刘正龙不想让人觉得自己多么高大上,他自嘲地说道:“我就是大宋超级恶霸,我年纪轻轻就站在这个位置,即便是因为才华横溢,也不是因为是天子门生,而是因为我踩着别人的脑袋一步步走上来的。一出道就鸠占鹊巢,拿下小黄岗,紧跟着黑吃黑拿下生辰纲,让晁盖等人背黑锅亡命天涯,后来破坏王寅和方天定的刺杀计划,用方天定的脑袋打开晋级之路,灭掉朱勔,掠夺方腊的财富,还顺便要了他的女儿以及未来的儿媳妇,这些罪恶太多了,简直罄竹难书,本官就不再一一列举,一句话,我的晋升背后就是无数人的血泪。太多了,有的你们外界知道,有的外界不知道。其实,文官集团向我身上泼的脏水一半都是真的,但是现在更多的人为我歌功颂德,我似乎成了大宋的顶梁柱,官家宠信,百姓崇拜,军人誓死跟随。你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那这个么说把朝廷楚王送上断头台,迎娶郡姬也是真的了?”李助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被外界传得近乎完美的大英雄,怎么成了大宋超级恶霸。

“是,不仅如此,逼死方腊,占有方百花也是我做的。鲸吞柴家财产,占有柴金娇也是我。霸占皇后耶律南仙,给西夏皇帝李乾顺戴绿帽子也是我,就连现在西夏的小太子都是我的孩子,太多了,说都说不完。”

刘正龙的自黑,在李助看来并没有什么错,这个大宋超级恶霸的生存之道也太玄乎了,简直就是无数人的血泪史。尽管如此,并不妨碍他是一个大英雄,是一代枭雄。

“那请问,您怎么看待王庆,宋江,方腊,田虎。”

“这四大寇和朝廷的六贼一样祸国殃民,没有什么好看的,灭掉他们是本官的使命。”说到这里,刘正龙停顿了一下,他十分霸气地说道:“灭掉四大寇只是分分钟的事情,剿灭梁山,把宋江漏掉,那只是因为对于本官还有用,否则,四大寇在本官麾下的龙骧军围剿下绝对扛不住一年。”

“官逼民反,如果不是朝廷六贼祸国殃民,四大寇也不会存在。现在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没有活路,不得不反。”

李助心中越来越没有底气,他知道自己很难说服刘正龙,可骨子里对腐败的朝廷还是十分的憎恶。

“天道无常,王朝更替,自从夏商以来,朝廷腐败到了极点就会出现王朝更替。没有暴秦的民不聊生,也就不会有汉高祖的斩白蛇起事,没有隋炀帝的好大喜功,也不会有唐高祖开创大唐。朝廷腐败,应该是王朝更替,而不是草寇横行。”

“草寇盛行和王朝更替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汉高祖刘邦攻占咸阳有约法三章,唐高祖,唐太宗有盛唐雄风。可是,四大寇有什么,号称是替天行道,实际上还不是欺负老百姓,还不是祸害一方。王庆本身就是个流氓,他的地盘里面老百姓是安居乐业,还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你比本官清楚。宋江设计害死晁盖,血洗曾头市,血洗祝家庄,血洗祝家庄,血洗江州,血洗高唐州,这一桩桩血案,这是什么替天行道。方腊倒是没有祸害百姓,可是用什么圣教来蛊惑百姓,这是祸害的根源,老百姓本来可以安居乐业,被他蛊惑的不安分守己,成为流民。至于田虎的地盘上老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

说到这里,刘正龙停顿了许久后说道:“你和四大寇不是一路人,王庆相信的还是段家兄弟,而不是你这个外人,这次和王寅激战这么久不分输赢,恐怕,一旦战事结束,就是你的死期,段家兄弟不会容你,王庆也早就受够了你的自以为是,这点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让我和王寅展开对决,恐怕是你刘大人的主意吧。”

“是,要不然你们早就被灭了,不要觉得在江南怎么了不起,四大寇加在一起都不够龙骧军剿灭的。”

刘正龙的脸上露出王者之相,这种君临天下,舍我其谁的霸气是王庆等人身上看不到的。

“那你为什么这么做?”

“本官需要征战天下的统帅,而不是冲锋陷阵的猛将。”

“那您现在需要什么?”李助有点灰心丧气了,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是旷世奇才,有经天纬地之才,安邦定国之志,只不过怀才不遇而已,可是现在才发现在刘大人的眼中,自己并没有那么重要。

刘正龙笑着说道:“龙争虎斗,不相上下,哪一个损伤都是本官的损失。这就是为什么本官来见你的原因。王寅早就归附本官了,可是本官不出手帮助他剿灭你,主要是想看你们两个谁才是试金石,只有你们对决才能够互相检验对方的成色。”

“那您检验出来了么?”

“一个是未来的武安君白起,一个是未来的淮阴侯韩信。”

“可惜,两人最终的结果并不好。”

“在本官麾下,是不会有悲剧发生的。两人之所以下场不好,是因为他们的主子镇不住了,可是对于本官而言,镇住你们,还是小事一桩,所以你们只要是能够征战四方,那就注定是封侯拜相,封妻荫子。”

“誓死追随主公。”李助是个聪明人,他很快就明白了眼前这个男人,不是王庆之流鼠目寸光,注定失败唐宗宋祖之辈,值得自己誓死追随。

“起来吧,其实之所以让你和王寅撕杀,还有深层次的原因。本官一贯主张精兵良将,没有精兵,你就是韩信白起再世也很难创立不世之功勋。现在你们撕杀这么久,士兵也得到了锻炼。”

既然李助投诚归顺,刘正龙也就不再掩饰什么了,他笑着说道:“王寅负责剿灭王庆,你负责肃清宋江,对了段二的大军也编到你麾下吧,这两个祸害还是除掉比较好。自即日起,你麾下的士兵按照禁军标准领军饷,阵亡的发抚恤金。”

王庆的士兵哪有什么军饷,抢到什么算什么,本质上还是土匪。现在李助感觉到自己终于带着麾下士兵走向了正途.

刘正龙最后说道:“不要急于剿灭宋江,一年的时间,宣和七年八月十五,本官在广州为你们开庆功宴,之前主要的工作不是剿匪,而是练兵。龙骧军有铁的纪律,希望你能够打造一支铁军。不合格的,都要淘汰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