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大宋超级恶霸 > 第十章 温泉水滑洗凝脂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十章 温泉水滑洗凝脂

朱仝和雷横没有想到晁盖等人会割下何涛的耳朵,这两个人知道有点头大了,不过尽管如此,两人依旧接受了刘正龙邀请去彩云楼喝酒。

这次喝酒,没有找陪客,也没有找歌姬,只是三个男人喝酒,看上去有点尴尬,不过朱仝和雷横都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越是这种情况下,越是有事情要商量,很显然,这个耀县的大财东来请客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刘正龙放下酒杯说道:“按理说,应该找几个歌姬相陪,只是今天有事情和二位商量,贸然相邀,难免有点唐突,还望二位都头不要介意。”

“刘大官人太客气了,我们二人都是粗人,说话不会拐弯抹角,有用的着我们两兄弟,尽管开口,能办的,我们一定办好,不能办的,也尽量帮忙办。”雷横是直性子,一向直来直去,他知道这个大财东一定有事相求,要不然也不会相邀出来喝酒。

朱仝是个睿智的人,一般不轻易表态,他静静地看着刘正龙,想知道对方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

刘正龙笑着说道:“实不相瞒,我是小黄岗的大当家的,并不是什么财东,不过,我来郓城不是为了干什么杀人越货的事,是想来到这里发财。在郓城地面上,很多事情是离不开二位的,今天希望可以交个朋友。”

交朋友,陌生人交朋友,最简单,最直接,最有效的一定是真金白银,刘正龙给朱仝和雷横一人封了一百两黄金,他相信这份礼物足以显出来自己的诚意。

一百两黄金,那可不是小数目,雷横的眼睛都直了,朱仝的心里反而沉重了很多,总觉得这个刘大官人不简单,出手这么大方,仅仅是交个朋友,的确有点过了。

刘正龙不想说出来自己的目的,他接着说道:“我和耀县县令曹大和,郓城县令时文彬多少有点交情,耀县都头柳大华是我大舅哥,希望今后多亲多近。”

朱仝这个时候算是放心了,很显然刘正龙压根没有做官匪勾结的事情,这样的话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了,他端起酒杯说道:“刘大官人,来我敬你一杯。”

“来干杯。”

在这个时候,刘正龙也不打算遮掩了,他笑着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只是在郓城开一家作坊,可是我很快就回去去京城参加武举。这里恐怕还需要二位帮忙打点照料一二,在这里十分感谢,当然了,也不会让二位白忙活,每人每月五百贯。”

没有人嫌银子少,尽管朱仝坚信这个刘大官人肯定还有别的目的,但是他依旧选择结交这个朋友,不管怎么说一张口每月给五百贯的人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既然遇到了,又怎么会断然拒绝呢?

事情谈拢了,那么下面就该快活了,毕竟都是大老爷们,没有必要装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留下朱仝和雷横风流快活不提,刘正龙却要去拜会郓城县第一花魁白秀英,要知道这可是县令时文彬的姘头,找到这个女人,整个计划才能顺理展开。

对于来自后世的刘正龙来说,制造出香皂并不是难事,关键是如何一炮打响,把价格炒上去,要不然的话,第一桶金计划就破灭了,很显然香皂的问题,借助白秀英这个花魁是再合适不过了。

白秀英自从和时文彬有来往之后,基本上很少见客了,现在来了一个年少多金的公子哥,又是县官大老爷的便宜,她就破例接待了刘正龙。

美人惜英雄,看到刘正龙这个高大威猛,玉树临风的美男子出现,白秀英那平静的心湖里面就掀起了阵阵涟漪,弹指欲破的俏脸上顿时浮现朵朵红云,含有千层秋波,万种风情的大眼睛里面好像要诉述情长似的。

刘正龙可不愿意和这个县太爷的女人有什么瓜葛,他还是喜欢直来直去用利益来解决问题,这个家伙递上一个精美的檀香木锦盒,看上去十分的名贵。

白秀英以为是珠宝,于是就让侍女阿香接了过来,她笑盈盈地说道:“刘大官人出手阔绰,不知道这是什么宝贝呀!”

“独一无二,只能白大家你才能配得上的宝贝,你一定会喜欢的。”

(宋代,对于文学修养很高的花魁也称呼为大家。)

白秀英示意阿香打开锦盒后放在自己面前。

锦盒被阿香缓缓打开,里面顿时飘过来幽雅的清香,里面是四个小方盒,四个方盒上面各有一个美女图案,分别写着沉鱼,落雁,羞花,闭月。

四个小方盒,分别用古代四大美女“羞花闭月,沉鱼落雁”来点缀,那说明方盒里面一定有与众不同的宝贝。心中充满好奇的白秀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第一个写有沉鱼的小方盒,只见里面有一块淡绿色心型的东西,里面传来清幽的兰花芳香,淡淡的香味慢慢地充斥满整个房间,沁人心脾的香味让这个花魁有点陶醉。

“请问这个宝贝是什么。”

也难怪白秀英不知道这是什么宝贝,这是大宋朝第一块香皂,是刘正龙在小黄岗上亲手制作出来的,别说这个女人没讲过,即便是高高在上的道君皇帝也是云里雾里。

“你不准备打开另外三个方盒之后再问我问题么?”刘正龙一点都不心急,他不紧不慢地说道:“看完之后,你一定会喜欢上这组宝贝的。”

第二个方盒是落雁,这是一块洁白如玉的圆形香皂,看上去像天上的那一轮明月。里面传来的是清幽的荷花香,给人一种广寒寂寥的意境。

第三个方盒羞花,里面看上去竟然是一个国色天香的牡丹花,这朵火红的玫瑰花,仔细看上去真的是巧夺天工的艺术极品。香气充满整个房间,却没有冲淡兰花香,荷花香,只是这种浓郁的芳香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第四个方盒是闭月,这是一块月牙形状的香皂,看上去十分的普通,但是淡淡的梅花香味给人一种空谷幽兰的芳香,这种感觉可以说妙不可言。

四种不同的香味在房间内竟然丝毫没有串味,这种香气让白秀英陶醉,这个美女一时间有点迷失自我,在看刘正龙时目光火辣了很多,好像要把对方吞噬掉似的。

许久之后,白秀英才算稳住心神,她笑盈盈地说道:“大官人,不会是把大食传过来的香料简单整理一下送过来的吧。”

自从唐朝开始波斯湾的商人就开始到中原做生意,宋朝的时候都称呼他们为大食人,这些商人们把大宋的茶叶,瓷器,丝绸等名贵物品运送到波斯湾,而把当地很多东西贩卖到中原,这里面最典型的就是香料了。当然还有香水,玻璃等,只不过香料更加名贵而已。

“不是,这是‘温泉水滑洗凝脂’,您沐浴的时候在冰肌玉骨上轻轻的擦拭,不仅可以滋润肌肤,还会让你芬芳迷人。”刘正龙一时间还想不好给香皂取什么名字,直接叫香皂显得太老土。

没有女人不爱惜自己肌肤的,越是美女越爱惜。白秀英已经二十四五了,已经不再年轻,保养肌肤对于这个女人来说比金银珠宝更加有吸引力。

刘正龙看到白秀英心动了,于是就趁热打铁道:“您今天就可以洗澡后用一下,感受一下是否有‘温泉水滑洗凝脂’的感觉,如果您感觉好了的话,明天麻烦给这个宝贝取个名字,这是我独家秘方,也是我亲手做得,希望白姑娘喜欢。”

还没有等白秀英反应过来,刘正龙便悄然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