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江湖之非常系统 > 第458章 白天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李丰:“这老头太不事,我这还没等吃呢,他全给吃了,这是因为我要换别人能答应你吗?”

不然我还想着这把筷子吵醒了,刚要吃,你这老头有多可气他要了一盘菜,他根本没动他这筷子,一拐弯又问房管这条鱼呢,啊,这菜是不错啊,刚要讲我们安过去把他手摁住了,你等等,我你泪眼一下,你的手可挺有准啊,你你看你比着那多是地方,这是我的菜人怎么这么老了。

就完蛋聊,对不起对不起,着筷子一拐弯我就奔着丸子下来还心里纳闷你是装蒜的,这是真的,这老头真客气,这老者加了个丸子这肉儿这味儿真不错唉,这简直是轻盈此理细脖大头鬼王书安,拿着筷子他琢磨是先吃鱼还是先吃丸子?那位盲人哪把筷子也炒起来,加了个丸子这儿这味儿真不错唉,唉,我老爷子那是吗?那不完了吗?

还是加的我的是啊,对不起,谁让咱俩一个桌来的,您就吃点儿亏怎么办?

“我这要是包赔你这菜钱我保不起因为什么光寡孤独,我又没有收,就全凭着大唐罗串村镇给也算个卦,挣那么俩钱要想宝贝你这菜钱呢,实在拿不出来,我怎么办得了我奉送你一卦得了本来不信这玩意他知道这叫江湖术士,360行,有这么个行当,这骗外人行,内行人能上这当,但是房主安呢这事也没事,拿着打卡,所以王国安乱了,是是是吗,那好了,那你就跟我算一卦好。雷邦道。”

唉呀,你把手伸出来男左女右,唉唉,给你左手,给老头摸了半唉呀,我从你的手相来看你可有一场大难,王国安根本没信这套啊,那你我什么大难?这是唉呦,从一件骨头里头来摸出来的,你现在正追赶一个人,但是这个人浑身是刺,你抓不住,不但抓不住好一好把你还得绕上历史上的今是什么节日啊?

帮主安稳定把大脑给你补了甭跟我装蒜了,你怎么知道我追人敢问,很可能你跟王。

是又来了,你不瞎装瞎你跑这装蒜去,但是一看又不像就那意思也是瞎跑跑的这个方向,他怎么能认识这个人,老方一想想沉住气,我看他怎么往下摆我人家你算对了,我真追赶一个人,那么您看这人我能记住,嗯能追逐有希望,唉呀,我这一摸你这骨头我觉得出来了,这个人远在边近在眼前,离你还不远呢,只要你有点诚意就能把它找着哈哈哈,借你吉言的,不过老头你刚才吓唬我一顿,我大难临头此话可是事实,真的,这我可不是吓唬你,我摸出来了我大难临头有解的方法没有有,刚才我就想这件事,结合实际你得破费几个钱放出来安息啊,看来了,不是赚了半赚钱上了,那您我得怎么破这个办法呢,好办我咱们俩人啊,别在这,有一个单间雅座,最好咱换个座,你摆上一桌丰盛的酒席请我吃一顿,你这烂了就解了,不但解了你还能抓住,要抓那个人是吗?嘿嘿嘿嘿嘿王老头,咱水费过河甭使狗刨,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吃哪碗饭的你清楚清不清楚?我摸你的手都摸出来了,你是江夏县的人,号称江夏三鬼的第3个西博大头鬼王发发信息报关老贼他怎么知道是我?

方川想着这把眼珠子一瞪一个超市我没超出,另外我还知道你追谁,你追那个人叫子面,金刚王顺是从八宝爹与风轻松狼牙剑来的,对不对以及对,我老人家您是哪位甭问,问这没用,我是臭算卦的,这是蘑菇想摸出来的,别饶我一概不知,你能不能破费两请我吃点,也能请我吃,我一高兴我还能帮着你办点事,别看我眼瞎,我要替你摸就能把它摸住,是吗?嗯,可以这么,话又回来了,你要想不破费,我现在就尝试,我就喊我王树安来了要抓王顺,那王顺一害怕就溜走了,你再想找你可找不着了,唉,捏捏捏捏,不好,你想这人必有来历弄清楚不可,他一看这事客人越来越多,伤心稍微就高一点,别人就能听见,抱着按一下压着就压着到那边谈话方便这人我是不能撒手,过年过来,我就跑回来了,大爷你还添什么菜,我整个换了,我那雅戈尔有地方有都闲着呢,好了,我们把1号包起来了站起来,他扶着这盲人老头,拿着糖果跟着进了1号,活去擦抹。

让他们坐下心多爱想这二位真有意思啊,他的意思是刚交的朋友吃了那么多呢,又重新要菜,看来人家是有钱的时候啊,咱饭馆子还怕卖吗?擦完桌子伙计们,那你二位也是吃点什么上等酒席一桌,唉呦上等酒席15两个人最多你废话,那也有钱的你就给我买就得了,好好好,那就你们二位呀,还是有客人没有,就我们俩人看看就给钱,唉,好勒,时间不大,这菜陆续上来了就把这门帘挂上保险放在方砖给这毛老头满的背景,我姥爷吧道个腕吧,先乡何处尊姓大名,您是哪一位?

李丰“请把名字赏下来唉放手爱,刚才我都跟你过,我根本不认识你,是谁是摸你手相摸出来的那我这有什么用啊,我一个瞎老头走乡串镇要饭的,我看不问了吧,我老爷子还是那句话,水贼过河甭使狗刨,外边话不方便,这块话可方便,您究竟是谁你能不能告诉我唉,我告诉你也没用,你不是追那姓王的吗?”

你现在往外边看看谁来了然后转眼一想他是个瞎子,他知道谁来了,想着用手轻轻的流眼泪他往外一看,紫面金刚王室刚进饭馆狼的劲儿就甭提了,帽子上衣服上全是尘土跟草木,脸上挂着一层灰白眼眉,也变成了狐狸眼没了,眼窝深陷,背后背着刀,一进饭馆就背着手挨个给相面他怕遇上熟人,朝着这张图看看那张图,把吃饭的人屋里的人看了个遍,最后轻轻的舒了口气,拉了把椅子,他坐下来王叔叔阿姨,你从家就妈妈您老了,真来了瞎了头,压低了声音,方砖我这挂算的准不准呢?

三少爷道“是不是你要找那个人,你女儿?甭着急啊,把它稳住一会儿等着吃上你就到外屋,把门一堵一会就把他抓住了对然后,唉,你想我抓呀,我10个也白给呀身边要有几个帮手,把门窗一堵,这多好,可惜呀,就我老哥一个唉包装一下,这盲老头肯定是个武林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