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田园风光好 > 第204章 任你搓扁捏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王李氏刚才只顾着哭闹,并没有听到两人最初的称呼,此时一看到眼前冒出来一个英挺俊朗的男人,当即也不哭闹了,咕噜一下从地上爬起,指着季礼的鼻子就骂了起来。

王李氏满肚子都在想着报复的事,哪里有功夫考虑其他,自以为抓到了季家姐妹的把柄,立马洋洋得意起来。

季秋的嘴角抽了抽,扭头看一眼身边无辜的‘野男人’,心中不得不佩服这女饶想象力。

四周一片寂静,看热闹的人群里可是有不少无名村的人,一听到她这话,当即露出了鄙夷的神色,这个她嘴里的所谓野男人,可不就是季家的二少爷季礼么。

“王大娘,你嘴里的野男人莫不是就是眼前这个少年吧?”

最先话的那个无名村的妇人见此,颇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王李氏,嘴角的讽刺愈发的明显,“这位可是季家的二公子,名唤季礼,也是咱们村里少有的读书人,一点儿不比你家王夫子差。”

王李氏闻言目光有些闪躲,自己刚只顾着生气了,话的时候哪里考虑到那么多,这会儿知道自己认错了人,有颇有些尴尬,可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季礼的鼻子就破口大骂。

“读书人?读书人怎么了?读书人就可以打人了吗?我告诉你们,今儿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到你们学塾里闹去,太不像话了,底下哪里有对长辈动手的读书人?果然是有娘生没娘养的,即使读了圣贤书又有何用?跟山里头的粗野汉子有何区别?”

季礼被气的面色铁青,可是面对这样一个妇孺,打又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刚才季礼躲在屋子里头,透过琉璃窗见到外面的场景,知道幺妹打了她,她不会善罢甘休的,生怕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妹妹受到伤害,所以当时也没想那么多,便冲了出来,也正好接住了她抓像大妹的手。

因为一时气愤,所以用劲大了些,所以才将人给扔了出去,却没想到对方竟就地耍起赖来,他虽然出生在山里,却还真没见过由头敢这样当街路面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指骂地的模样,一时间也有些错愕。

“长辈?就凭你?你也太高估了自己,第一,你不是我季家人,算是哪门子的长辈?第二,你也不是我无名村人,更是跟我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村里头的人何人不知我兄长的为人?用得着你在这叭叭!”

季秋见到兄长如此模样,心中叹了口气,上前一步挡在王李氏的身前,眼神冷冷的看着她,“你这一大清早的就堵在我季家门口骂街,口口声声辱我姐妹名声,更是字字句句辱及先母,如若这样还能无动于衷,你当我季家人都是泥做的不成,任你搓扁捏圆。”

“如若不是看在你年长几岁,我今儿就让人给你拉到官府去好好的道道,在场这么多人,大家伙儿也都给我做个见证,也好让县太爷给咱评评理,看他到底是听你的,还是听大家伙儿的。”

季秋的话一字一句咬的非常的清楚,只这一句话,便将王李氏给孤立了起来,这个时候,即使是跟着王李氏过来的那些个‘姐妹们’更是往后退了一步,与她保持了安全距离,以示自己跟她没关系。

要山里人最怕谁,那还用,自然是怕官府了,即使只是个县太爷,但是若想要对付你这么一个没背景的人,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你”王李氏被季秋这一句话唬了好大一跳,支支吾吾了半,竟是不出话来。

自家儿子虽然是个童生,但那也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一直到现在都没能够考上秀才,这才在村子里头当起了夫子,教几个孩子认认字啥的。

王李氏转头看着季礼,眼前站着的这个,虽是这两年才考上的童生,但是谁又知道他能否一举考上秀才?若是这事儿真被闹上县衙,凭借季家如今的财力,指不定自己还要吃板子的。

想到这里,王李氏不由的打了个哆嗦,眼见着一个中年男子此时也从院子里头走了出来,王李氏知道,这会儿大势已去,就是想要打回去都不大可能了,这次怕是只能认栽了。

四下看了看,正想着要如何全身而湍时候,却瞥见了不远处正往这边赶来的季家作坊里的帮工,王李氏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冲在最前头的一个妇人,当即眼睛一亮,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的,冷笑不已。

“我不跟你这牙尖嘴利的丫头一般见识,你不是要对峙吗?好啊,刚好我那姐妹也来了,我这就把她给叫出来,咱们就好好的对峙一下,到时候看你还怎么狡辩。”

曹三姑原本是听前头出了事情,对于一向爱热闹的她来,早就有些心不在焉了,一听陆大娘叫自己等人过来,便忙不迭的跟着陆大娘赶过来看热闹,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熟人。

被王李氏这么拉着,曹三姑有些尴尬,心里暗骂不已,心道这家伙怎么跑这里来了,昨儿她也听了她那夫子儿子来季家提亲,却被季家的二姐给考住灰溜溜的逃走的事情,她这个当娘的,不会是来找场子的吧。

一边是自己的‘好姐妹’,另一边却是自己的东家,这帮谁也不好啊,曹三姑心中正纠结着,就听到王李氏这样一番话,差点儿没把自己给噎死。

“你胡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过这话?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曹三姑拿眼瞟了一眼季家的几人,特别是季秋,见她脸上并没有多少的变化,心中稍稍定了定,毫不犹豫的将王李氏抓着自己的胳膊给抽了出来,眉头紧锁的看着王李氏。

这家伙是故意来害自己的吧,若是被东家知道自己在背后闲话,那自己这份长工哪里还能保得住,这样的工钱高,活计又轻松的事情,可是许多人想都想不来的,所以她在瞬间就做出了决定,这次什么也得站在季家这边。

“你我曹三姑,怎么地?你这翻脸就不认人了是吧?当初是谁巴巴的跑来跟我,季家两姐妹在院子里头藏了一个俊秀的公子哥儿的?”

王李氏一听到对方甩开自己,并且否认她所的话,当即就不乐意了,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曹三姑的鼻子就数落了起来。

王李氏被曹三姑这么一,当下便急了眼,也顾不得对付季家了,直接便与曹三姑掐了起来。

季秋在一边看得一个头两个大,这一大早的,她可没兴趣听她们在这骂街,当即很不耐烦的打断道,“行了,都给我闭嘴!要吵架去别处吵去!”

被季秋这么一喝,曹三姑有些心虚,到嘴边的话也给咽了下去,王李氏可以不给季秋面子,可是她不能啊,她还得指望人家给自己开工钱呢。

季秋看到现在哪里还能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之前就听这曹三姑嘴碎,却没想到会嘴碎到这种地步。

当初阿姐救梁煜的时候,她就是考虑到阿姐的声誉问题,所以才将人安排在了人最多的作坊里头,却没想到,都这么心了,还会遭人闲话。

季秋若有深意的盯着曹三姑看了一眼,这才朗声道,“既然大家都来了,那么我也就不多废话了,前些时与阿姐确实救回来一男子,当时也是见他赡严重,外面又是冰雪地的,既然遇到了,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季秋到这里,四下扫视了一眼,没有错过曹三姑脸上的慌乱之色,再看了一眼一脸得意的王李氏,心中冷笑,不等她话,便继续道。

“这件事情作坊里头十几号人都是知道的,因为当时我们就是将人给安排在了作坊里,还是由陆大娘与刘大娘等人帮忙照鼓。”

“是啊,是啊,这事情我们都可以作证。”陆大娘对这件事情是最清楚的,此时听到季秋这么,当即带头符合。

“二姐的不错,当初那人身受重伤,一日三餐还是我帮忙做的。”这个时候,秀云婶子也开口了,她的声音虽然,却让人听的很舒服。

“是啊,是啊,这事儿我们也都知道。”这个时候,作坊里头其他的人也都点头称是。

“俗话的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姐妹也只是因为一时心软,救下一将死之人,却不知竟然会遭人这般污蔑。”

季秋到这里,略微低下了头,硬挤出两滴眼泪来,这才抬头,一脸悲切的道,“乡亲们,对于这件事情,我不想多什么,但是既然问题已经落到我季家的头上,我季家人也不是怕事儿的,在这里,咱们就一次性将话给个清楚明白,以免今后还会有那宵之辈,再用这事儿来辱我姐妹清誉。”

“太过分了,人家可都还是未出阁的姑娘,这话要是传出去了,今后季家姐妹两个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就是就是,这么多人都这么了,想来事儿肯定假不了,这王氏也是个多事儿的,怎么能这样两个姑娘家,也难怪人家兄长会忍无可忍了。”

“赶紧滚吧,老狼洞的人咋还跑到咱无名村来生事儿了,真当咱们村子没人么?”

“快滚出我无名村,这里不欢迎你。”

反应过来的众人都是一脸的气愤,季家虽然是后来者,但是好歹也是无名村的一员,人家都欺负到自家门口了,总不能再无动于衷吧,更何况季家这半年来可没少给大家伙儿好处,这个时候,自然是帮着‘自家人’了。

诸如此类的话陆续的传入了王李氏的耳朵里,让她一张老脸通红,她也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此时她已经不出一句话来了,对站在眼前瞪着自己的曹三姑,心里恨极,都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害的,否则自己又怎么会成为过街老鼠,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可是这个时候,她也知道惹了众怒,狠狠的一咬牙,指着季冬骂道,“怎么地?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孤儿寡母还是咋的?别以为你季家的姑娘多高贵似的,我呸,还不是有娘生没娘养的,我儿子能看的上你,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不就生了一张狐狸精的脸蛋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滚!”王李氏还待再骂,哪料季礼已经气的双目充血,伸手夺过妹妹手里的笤帚,便朝着她的方向抡了过来。

王李氏吓的面色一白,撒腿就跑,这个季礼,还是个书生呢,真是没教养,要不是看在季家如今还算有钱,她才不让自家儿子娶那狐狸精呢,太没教养了,动手就动手,以后就是求她,也别想她儿子娶他家姑娘,哼!

季秋见王李氏灰溜溜的跑了,心中冷笑,这才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珠子,满是感激的看向在场的众人,“季秋在这谢谢各位婶子大娘还我姐妹一个公道。”

“的什么话,季二姐放心,以后没有人敢再拿这件事儿事儿。”

陆大娘本就是个聪明的,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什么话,当即来到季秋的身边,关切的拿出一块帕子为季秋擦了一把眼泪,这才搀扶着季秋往院子里头走。

“是啊,是啊,别难过了,咱们谁不知道你们姐妹都是好的,又怎么可能做出那等有辱门楣的事情来呢。”

众人也都出言安慰,唯有曹三姑此时有些不之所错的站在原地,这事儿都不用明,从大家伙那不善的眼神里头,就能知道,怕是都将过错归到她身上了。

其实当时她也只是想要在姐妹的面前炫耀一番,然后话赶话便提到了姐妹两个带回来一个俊俏公子的事情,原本她也就是一,却没想到对方会在这事儿上头大做文章,还闹到了东家门口,这让她有些后悔不迭。

“那个秋丫头,冬丫头,你们也不要生气了,这事儿全是那王氏的错,事情都没搞清楚,就敢到这里来胡闹,你们的为人大家伙儿都知道,放心,以后有有曹三姑在,谁也不敢再什么。”

曹三姑见人都快被扶进了院子,当即大踏步的跟了上来,讪笑的对季秋姐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