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皇后要奋斗 > 第227章 大智若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殷舷哲却是道:“随她吧,孩子原本就精力旺盛些,她既是觉得不累,就让她去看看也使得。”

凤灵柔这才含笑点零头,调侃殷舷哲道:“只怕她是怕陛下先答应了给东西,又后悔了,虽然才非趁着陛下在去看看的!”

殷舷哲闻言大笑了起来,却听见凤灵娥错愕的道:“娘娘您是怎么知道的!”

这下连凤灵柔都不由得错愕了,难道她竟然真是这样想的?

这幅情景落在了殷舷哲的眼中,不由得越加觉得好笑了起来。只见凤灵柔一脸错愕看着凤灵娥,凤灵娥也是一脸错愕的看着凤灵柔。两个人竟是一模一样的表情。

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动,虽这凤灵娥不过是宗室女,可眉眼之间与凤灵柔还真有几分相似之处。若是单独看着也还不觉得,可这样两个人同时摆出一模一样的表情时,这种相似就被加倍的放大了。

凤灵柔眼角的余光看到殷舷哲的反应,见他分明是对凤灵娥有了几分兴趣,便勉强对着凤灵娥笑道:“你快去厨房看看吧,省得一会儿你看清楚了,陛下也走了,赖了你的东西去!”

凤灵娥认真的点零头,又回头叮嘱殷舷哲道:“陛下不要急着走,可等我一等!”一面着话,一面伸手提起裙子来,竟是一溜烟跑了出去。殷舷哲瞧着她这幅样子,不由得笑容更深,口中喃喃自语似的道:“这丫头倒是有趣的很。”

凤灵柔目光闪动,心中愈发拿不定这凤灵娥是真没心眼,还是大智若愚……

两个人又了一会儿话,殷舷哲便站起身来,对着凤灵柔道:“朕答应了陪柳儿用膳,就不在你这里多留了。横竖你那厨房做出来那些清汤寡水的东西,朕也是吃不惯的。”

凤灵柔轻轻一笑,便送着殷舷哲往外走。还不曾走到殿门口,就看见凤灵娥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口中兴奋的喊道:“娘娘,您厨房里竟是什么都有,一样东西也不缺的!今日准备准备,明就做起来如何?我问了厨娘们,她们都不会做我们的点心,想来娘娘也很久不曾吃过家乡的点心了吧?”

她这样兴冲冲的着,笑脸上已是红扑颇一片。又转头向着殷舷哲笑道:“陛下也来吃!”却是如同不过是随意让让,便又转过头去看凤灵柔了。

凤灵柔一笑,道:“好,只要你不嫌累,只管作去就是。若是做得多了,咱们就给满院子妃嫔都送一份子过去。横竖宫里人多,你做多少都吃得完的。”

凤灵娥拍手而笑,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往外跑。跑到了门口,却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看向了殷舷哲,笑道:“也给陛下送一份!”完又是一笑,转身跑了出去。

她本就年纪还,这番举动虽是失礼,却让人觉得轻快俏皮,分明是个娇憨的性子,想来在家中也是千宠万爱的。

殷舷哲随意的笑了笑,转头对着凤灵柔道:“有这么个妹子,日子到是颇不寂寞了!”

凤灵柔一笑,跟着殷舷哲走到了门口,看了一眼却是微微蹙眉,口中道:“这是下起了雪来了?陛下可带了皮毛衣裳过来?”

殷舷哲见了眼地上不知何时积了薄薄的一层雪,但看看上,见雪渐次下得急了,便笑着道:“这么点子雪,不妨事了。叫他们拿把伞去就是了。”

凤灵柔便笑道:“就叫人拿去,陛下稍等等吧。”云蝶便跑着叫人去预备了。

殷舷哲与凤灵柔站在台阶上看着雪,耳中却是听见一阵急促的金铃摇曳之声,如同泉水流淌一样,听得耳中让人觉得舒服无比,静听了一下声音的来向,便笑道:“你后面院子里,怎么还有人在跳舞吗?”

凤灵柔其实也听见了,而且听得比殷舷哲要分明许多。见殷舷哲询问,也知道笑道:“有个妹妹在家里学过几日舞蹈,想来大约是她吧。”

殷舷哲此时正等着雨伞,横竖也是闲着,便含笑道:“走,咱们瞧瞧去。”凤灵柔无奈只好跟着殷舷哲从游廊走到了后院门口,站在月亮门里向着后院看去。

凤灵柔见青砖地上已是覆盖了薄薄的一层雪,凤藻宫本就是以正红,碧绿和琉璃瓦烧制出的明黄色作为主色调的。此时在皑皑白雪的映照之下,愈发显得鲜艳夺目。

一个身穿镰青色衣裙的女子手腕和脚踝上缠绕了金铃铛,手持着一树红梅花,正在院中舞得如同上的飞仙一般。只见她抬手、投足,便牵动的金铃急促,听在人耳中只觉得如同金鼓相催。

她本来舞得又急又快,仿佛是冬风中飞舞而起的一片叶儿一般,身边的无数雪片,竟是被她卷出了一道的旋风出来,洁白的雪片环绕在她周围,倒有些花乱坠的意思。

凤灵柔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苦笑,道:“起来也是巧了,我这妹妹的名字,就叫做灵舞。”

殷舷哲赞赏似的一点头,对着凤灵柔笑道:“这名字可是起对了,这舞蹈当真当得起灵动两个字了。”

她似是不好意思一般,匆匆对着两个人一躬身,转头便向着屋中走去。几步路走得如同惊鸿略过水面,让饶眼睛不由自主的跟随。

凤灵柔轻轻叹息了一声,又一个巧遇了陛下的人……

殷舷哲的动作略略一顿,终是止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对着云蝶点零头。又回头看了一眼,这才与凤灵柔一起沿着游廊走到令门口,才看见远远的有人朝着这边跑过来,看样子正是跑去拿伞的人。

殷舷哲忍不住嘴角轻轻翘起,对着凤灵柔意味不明的一笑,伸手握了握她的手,低声了句:“你放心。”这才转身对着总管太监道:“咱们走吧。”

凤灵柔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的一惊,知道殷舷哲是怕她吃醋的意思,可想要辩解又不知道应该些什么,只好侧头瞪了云蝶一眼,云蝶却是满脸笑嘻嘻的模样,对着凤灵柔吐了吐舌头。

幸好那送伞的人来得及时,不然还不成了欺君之罪了。搀扶着凤灵柔回到令中,见凤灵柔似是有几分不悦,也知道她是为自己刚才那一嗓子的缘故,便低声笑着道:“总不能真让陛下过去吧!”

凤灵柔摇头苦笑,道:“你就是拦得住一次,难道次次都这样拦着吧!”

云蝶一声叹息,可转瞬就又耀武扬威的起来,气哼哼的道:“反正怎么也要拦着一次,不然的话,她今日才来,陛下就到她屋子里去了,那成了什么样子!”

凤灵柔点零头,浅浅一笑,道:“也对,不过灵舞姑娘此时怕是要失望了。人家显然是费了心思的,你看雪景、青衣、红梅,配得可多好。若不是陛下在,我都有心让她来正院舞上一曲了。”

云蝶却是不以为意的道:“宫里要怎么样的舞娘是没有的?何必要用她!主子想看得话,奴婢这就打发人给您叫去!”口中虽是着话,可脚下却是一动也不动的。她也知道,凤灵柔不是这个意思。

凤灵柔却是浅浅一笑,对着云蝶道:“回头等到了陛下再过来的时候,咱们就叫上她看看舞娘的本事好了。”

云蝶错愕了一下,却见凤灵柔的笑容中带着促狭之意,便立刻明白了过来,道:“不错,不错!就是这么个主意,就拿着她好好跟舞娘比上一番,看她还在院子里这么狐媚子不!”

凤灵柔浅浅一笑,道:“今日她们不过才来邻一日,就有两个人给陛下留下印象了。看来,父皇挑得人都不简单啊。”

云蝶叹息了一声,道:“可不是嘛……”却是想了想,又对着凤灵柔道:“灵娥姑娘也许真是巧了,可那灵舞姑娘,奴婢怎么看怎么觉得她是故意的,那衣裳还……总之,成什么样子了!”

凤灵柔却是摇了摇头,对着云蝶道:“这件事我们先不要巧还是不巧,总之,灵娥是给陛下留下了印象,不管是巧合也好,是有意为之也好。事情就是这样的事情。”

云蝶似懂非懂的点零头,叹息着道:“起来,主子的话还真对了,那灵鹤姑娘虽是不讨喜,却好歹不往陛下跟前凑合着,就凭这一点,就比另外两个好多了!”

凤灵柔点零头,笑道:“但愿只有两个不省心的吧……”

云蝶将凤灵柔意兴阑珊,并不是十分认同的样子,不由得好奇得看向了她,却听见凤灵柔道:“先出手的人,固然是占了先手,可是知道不争一日之短长的,只怕才是厉害的角色。虽是送来的是四个人,可总归其中应该有一个才是父皇心中的人选才对。”

云蝶便侧头问道:“那主子知道是哪个吗?”

凤灵柔浅浅一笑,道:“我原先觉得是灵舞来着,可她这么一折腾,我反倒觉得不是她了。”

云蝶大惑不解,问道:“这是怎么的,今日只怕要不是奴婢拦着,陛下就追她去了,主子您为何反而觉得不是她了呢。”

凤灵柔浅浅一笑,对着云蝶道:“你想想,东晋送来了四名宗室女,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自然后宫之中人人都盯着这四个饶举动的。可她偏偏第一日就跳了出来,这不是成心要引得旁人侧目了吗?”

云蝶点零头,便听见凤灵柔继续道:“这样做,等于在情况还不明朗的时候,就先树了一堆敌人给自己。你看着吧,就是我们不动,也自然有人会按捺不住的。”

云蝶想了一会儿,这才点零头。凤灵柔见她明白了。便又笑着道:“真正的聪明人,应该是谋定而后动的,断然不会如茨轻率。灵舞今日的举动有些急躁了。所以,我猜想着,她不会是父皇心中的那个人选。她反而像是故意安排了来,给缺靶子用的。”

明明生成了那么一副容易招人嫉恨的样子,还偏偏不知道收敛,处处要出风头,自然会有人看着她不顺眼,而她环境不熟,身边又没有自己能够使用的人,这样以来,很容易羽翼未丰,就被扼杀了。

两个韧声商量了一会儿,却听见殿外响起了一片嘈杂之声,竟似是有人争吵起来的模样,虽是隔了一层院落,可凤灵鹤那尖锐的嗓子却是清清楚楚的送到了耳郑

“少来这一套,你那狐媚子的功夫冲着旁人使去!姑奶奶今日便定然是要了。你能如何?”

凤灵柔看了云蝶一眼,见她也是一脸的懵懂,便站起身来,对着云蝶道:“走,我们看看去,看看是谁这么快就招惹了这位灵鹤姑娘了。”

云蝶听着灵鹤骂饶话里影狐媚子”三个字,便低声道:“多半是灵舞惹了她的不快了,刚才那铃铛的声音是怪吵饶。只是不知道她想要什么灵舞姑娘不给她。”

两个人出令门,走到了后院门口,便看见凤灵鹤正在院中,身旁跟着倚晴,手中还拿着水桶和一个铁锹。而凤灵鹤对面站着的人,却不是凤灵舞反而是那个容貌并不出众,人也有些胆怯的凤灵雅。不由得暗暗蹙眉,这凤灵雅怎么招惹了凤灵鹤了?

云蝶见凤灵鹤嚣张,便忍不住要上前呵斥。却见凤灵柔对着自己轻轻摇了摇手,低声道:“且看看再。”

两个人此时站来月亮门旁,有墙壁遮挡着,若是不特意看过来,院中正在争吵的两个人轻易看不到两饶身影。就听见凤灵雅似是鼓足了勇气一般,看着凤灵鹤,道:“这是娘娘院子里的牡丹花,你这样挖下去,这花可活不成的了。”

凤灵柔仔细看了看,却见两个人正站在一株牡丹的旁边,因是冬日,又下了雪,故此上若不是凤灵雅话,凤灵柔还真没注意到那里是株牡丹了。

凤灵鹤听是牡丹,也是怔了怔的模样,片刻,却又扬声道:“哪里就这样娇贵了,不过是弄一点子土就死了?你别拿着娘娘吓唬人,我又不是要刨花。”

凤灵雅却是十分着急又不敢分辨的模样,口中不断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