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你是岁月派的星星糖 > 第213章 李晓澄,你把霍昕藏到哪儿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13章 李晓澄,你把霍昕藏到哪儿了?!

吃到半程,她打了个饱嗝,这才想起问:“你不吃吗?”

这人是不是有什么癖好,干嘛看着她吃饭啊?

男人嘴角轻扯,柔声道:“我吃过了。”

早间他见了宋在容的人,谈得还算顺利,于是应了局一块吃了午饭。

因了这样,才没亲自去机场接她。

“晚上我约了几个朋友吃饭,你愿意陪我去吗?”

李晓澄停下筷子,摸不准这顿饭会是怎样别开生面,于是问:“能喝酒吗?”

裴庆承点点头,“能,但你喝完酒请务必像个人。”

她曾有过酗酒的经历,还被人拍下了视频,虽是黑历史,但她也没想过隐藏,无意间被Jason发现后,分享给了裴庆承。

李晓澄龇牙咧嘴:“我不像人难道像狗?”

裴庆承忍笑:“你能啊。”

她喝醉了真的像狗,品种还是二哈。

李晓澄双眼微眯,嚼藕带的声音犹如嚼碎人骨:“喂,活着难道不好吗?”

裴庆承怕了她,夹涮好的肉给她,妥协地毫无原则可言:“好好好,你不像人,也不像狗,你像是我的人。”

~~~~

吃饱喝足,二人一道回房。

里头也没外人,她没相地倒在沙发上,努努嘴,示意未来老公过来帮忙脱鞋。

相信每个女孩的鞋柜里都有一双“好不容易买到”“超好看”“很贵”,且得找机会才能穿的鞋子。

李晓澄今天穿了一双过膝的麂皮长靴,她腿围比别的女生都细,除非是袜靴,不然很难找到尺寸刚好,又不掉筒的长靴。

她本不是那么矫情的人,以杭州的天气来说,一年里也穿不了几次过膝长靴,真冷的天,她压根就不出门。

这双靴子还是亚秀丽去法国玩专门给她带回来的礼物,可收到后她统共也才穿了三回,要不是上次回家打包衣物,这些还在鞋盒里不见天日呢。

裴庆承脱下外套,款款过去服侍夫人。

“等会儿陪我睡个午觉?”

“你先帮我把鞋脱了。”李晓澄抓着沙发背,表情狰狞,让他使劲往外拔。

Jason敲门进来时就看见这样一幕:李晓澄宛如偷吃仙丹马上要飞升的嫦娥一般,被“后羿”抓住了脚后跟。

来的不是时候,溜为上策。

“什么事情?”

裴庆承把人叫住。

“呃,承衍哥电话。”

裴庆承将脱下的靴子放在地上,把膝盖上李晓澄那双几乎没有皮下脂肪的小细腿放到一边,问:“有说什么事吗?”

Jason提心吊胆地摇摇头,视线落在五米处的玫瑰花上。

李晓澄收好腿,体贴地说:“你去忙吧,我看电视。”

“等我?”

“嗯。”

男人展露笑颜,好心情地处理公事去了。

~~~~

茶几上放着一个硕大的水晶果盘,摆着香蕉芒果葡萄和菠萝。

她挑了一个芒果,闻了闻香气,想起最近裴慰梅教她执掌家事过程中的一些见闻。

就说这芒果。

从前她总觉得灵武路的大宅水果食物都比别处好吃,前两天看了大宅的月账单,差点倒抽冷气把人给气背过去。

一盒6个装的芒果,要价800块。

她揉揉眼睛,但还是明明白白的八百块,并非她眼花多看了一个零。

接着,她又看到了大米清单。

光是这一项,每月支出就有上万。

泰国茉莉香米,湖北钟祥大米,东北大米,日本进口了三种,甚至还有云南特供。

再者,她还帮着处理了一桩房屋买卖。

裴慰梅在贝沙湾有套豪宅,挂牌多时,终于有了出得起价的买家。

这座大宅占地9850平米,拥有15间卧室,12间浴室,一座标准无边泳池,还有可存放八千瓶佳酿的控温酒窖。

若说灵武路大宅像博物馆,那么贝沙湾豪宅就是一座恢弘的法式宫殿。

不仅装潢绚烂华美,还有大量艺术品收藏,处处透着气势非凡。

至于为何要卖,裴慰梅女士朗声大笑:“你也说了,那是宫殿。”

而这样的宫殿,裴慰梅还有很多个。

当晚饭后,大元不放心她一个人去树林遛狗,让坤和一并跟着。

“你说老太太这是什么意思?以后她卖房子,都从我手上过吗?”

坤和抿笑,“您既已答应打理她的收藏品,那这以后就是您的工作啊。”

晕。

当初不是说好,只让她接手灵武路的展厅吗?

怎么现在“生意”突然忙起来了?

“夫人的收藏品非常多,房子、汽车、珠宝都是小的,她老人家还领养了一只大熊猫,10头长颈鹿,还有一个远洋打捞沉船组织机构。”

“她老人家捞沉船做什么?”

已经够有钱了,不需要再淘金了好吗?

坤和只笑不语,她说的这些,也才是裴慰梅的“收藏品”中的凤毛麟角而已,家里所有人,包括与同床共枕的王震也不清楚自己的夫人究竟又多少爱好。

坤和在跟前服侍多年,最佩服的就是老太太的好记性。

从五岁在苏州老家大宅里和保姆捉迷藏,到十五岁生日宴会上都来了什么人,以及某年某月她在哪里买到的一条裙子,老太太的记性好到比用电脑搜索还快0.02秒。

故此,别说亲自打理名下产业了,要是再给裴慰梅十年,她恐怕还能将自己的遗产翻上一倍。

~~~~

午间只有新闻和篮球赛事可看,她翻了翻点播单,开始看《还珠格格》第一集。

刚演到青涩的赵薇翻身入梁府,电话响了。

来电是个陌生号码,她以为是快递,顺手接了起来。

那头传来言瑞庭气急败坏的怒骂声:“李晓澄,你把霍昕藏到哪儿了?!”

“好笑,我怎么知道?”

她把这几个字咬得很重,漫不经心中透着不善,摆明了是故意。

言瑞庭轻呵一声,恨不得将她按在地上痛打一顿。可眼下要求人的是他,只好强忍脾气,咬牙切齿道:“你少给我装蒜!监控里显示是几个老外绑走的昕昕,你别想赖账!”

李晓澄调低电视声音,以便那头的人能更清楚地听见她的冷笑。

“言瑞庭,你想和我算账,还是想问我霍昕下落?”

言瑞庭思忖片刻,低声下气中难掩怒意:“告诉我霍昕下落!”

李晓澄半躺在沙发上,闲闲地抠抠指甲,回了四个字:“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