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地球粒子人 > 第218章 泡泡能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1】

蓝色泡泡在变小,在挤圧着里面的蝙蝠人。蝙蝠人已经停止了无谓的挣扎舞动。

它张开嘴,采取另一种逃脱策略:它在释放能量。它的意图,通过能量逃出来。

那能量是一种寒极的阴气,突然释放出来,改变了空间的能量场。

我都打了一个寒战,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了几十度,如果是普通人,估计血液会被凝结成冰。

骤降的温度让天空阴沉起来,星星一个也不见了。不一会儿,大片大片的雪花飘了下来,只一刹那功夫就遮盖住了天空和大地。

我凝神注视着泡泡中的蝙蝠,本来以为它喷射的暗能量,会冲出来泡泡,逃脱出来。

但暗能量的喷发,只是降低了周围的温度,而对泡泡没有任何影响。

发现没有效果,蝙蝠人又开始继续在泡泡中挣扎,它已经快要崩溃了。

它咆哮着,嘶吼着,就像一只怪异的猎物挣扎在蜘蛛网中。

【2】

令我感到讶异的是,我的意识联想到蜘蛛网的时候,蜘蛛网竟然在泡泡中出现了。

而且,我看到泡泡中的圣母,不再是蝙蝠人的样子,而是变成了一只血红的蜘蛛。那只血蜘蛛面目狰狞,看着像蜘蛛,又有一点乌贼的影子。

它的身体在变大,像磨盘一样,撑大了泡泡。它在网里挣扎,像发怒的蜘蛛巨怪。

蜘蛛的眼睛极其凶恶,像圣母阿雅的眼睛,又像蝙蝠的眼睛。那眼睛精光四射,而四射的精光,如同能够刺瞎双眼的红外线。

它的眼睛又像红色的黑洞,盯着它的眼睛一看,我的灵体粒子仿佛都在瑟瑟响动,感觉到摄魂夺魄般巨大的吸力。

我的能量之眼又补充了几个粒子,控制住了自己的灵体不被吞噬。

我想,如果是比尔、萨贝妮或者荞莉娜,一定无法抵抗这股强大的吸力。

蜘蛛看着它的吸力无法吞噬我,气得再度发狂,它在泡泡中疯狂地旋转着,超高转速令我头晕目眩。

我用了巨大的能量,才控制住自己不产生幻觉。

而泡泡随着它的旋转继续又开始缩小,更加强有力地束缚住它。

我看到蜘蛛开始变异,变成了一只黑亮的甲壳虫,又变成了一只剑鱼,剑鱼急速地冲击着泡泡,但泡泡并没有破裂。

被困住的暗星人又变成了各种各样的生物,有些生物显然不是地球上的,但无论如何变化,都无法冲出泡泡的围困。

泡泡的体积仍然在不断地缩小。最后,那个泡泡小得如同米粒一样。

泡泡由淡蓝色变成了琥珀色,似乎在凝结,似乎不再变小,而是成了一个淡黄的颗粒。

而暗星人被嵌在了里面,嵌在里面的暗星人,重新变成了阿雅的样子。

极小的阿雅十分清晰,双手举在两肩前方,她的眼睛、嘴、鼻子和脸都歪斜着,再也无法动弹了。

她大概已经僵硬死亡,但死亡之前,似乎仍然在用力推动泡泡。

【3】

我的能量之眼此时又开启了,似乎有一股力量,吸住了这个粒子。

粒子飞到我的能量之眼中,转眼就不见了,与我的灵体粒子合为了一体。

周围的一切恢复了安静,我极其疲惫地站在那里,有点虚脱之感。

我很奇怪,我只是盯着那个泡泡在与圣母决战,为什么却感觉像耗尽了精力与能量呢?

大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

金庙的废墟已经被覆盖在白茫茫之中。

我看到几个白色的雪人站在广场中央,我知道那是比尔他们。

我瞬移到荞莉娜的身边,用手拍了拍她身上的雪。

他们似乎这才回过神来,纷纷抖落了自己身上的雪。

荞莉娜抓着我的手问:“圣母呢?郭。”

“圣母被我打败了。”

樱杏子充满疑惑地看着我:“你打败了圣母?她死了吗?”

我摇摇头说:“可能死了,也可能没死,她被我的能量泡泡化成了粒子,现在进入到了我的身体里了。”

“泡泡?什么泡泡?”荞莉娜问。

“是我能量之眼里的一个粒子,粒子里都是泡泡,泡泡具有极强的力量。”我不知道怎么向她解释。

“到底是什么?”比尔问。

“是一种能量,暗能量,具有极强的吞噬力。”我气喘吁吁的说。

“你用这种暗能量杀了圣母?”比尔问。

“是的。”我说。

“她真的死了?”荞莉娜问。

“我不确定。”我说。

“她在你的身体里?”樱杏子问。

“是的,她嵌在一个粒子。”我说。

他们全都惊异地看着我,我知道他们没有完全明白。

“我们竟然打败了暗星人?”樱杏子说。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他们仍然震惊不已。

【4】

“这一切就这样过去了吗?”萨贝妮问,“我感觉这太不可思议了,这是真的还是幻觉?”

“我也无法辨别了。浩宇,我感觉自己正在做一个梦,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柳老师说。

“这一切发生在幻境,但是一切都是真的。”我说。

“那,你的妈妈……”柳老师说。

“我妈妈的灵体能量,在你的灵体里,柳老师。”我说。

“孩子,这是真的吗?”柳老师哽咽着问。

“是的。”我说,然后长长地喘了一口气。

【5】

而正当我长出一口气的时候,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悲伤淹没了我。

我妈妈的身体被我“爸爸”带走了,可能永远留在镜像地球里了。

我妈妈的灵体变成了能量膜,留在柳老师的灵体里。

那个暗星人得到了我“爸爸”的记忆,他到底是谁?

他让所有信徒都消失了,如果真的是杀了他们,那绝对不是我爸爸能做出来的。

他到底是谁?

是有我爸爸记忆体的暗星人,爱上了我的妈妈?还是我爸爸的记忆体仍然爱着了我的妈妈?

也许,本来暗星人代表的,就是我的爸爸,那爱我的妈妈也是自然而然。

但我不能接受这种复杂的凌乱。而我的妈妈能够接受,她感觉那就是我的爸爸,为什么我要阻挠她呢?

我不理解自己为什么那么执拗,很难接受暗星人有了我爸爸的记忆体。

是的,在镜像地球,一切都是虚幻的,但我爸爸的记忆体对我妈妈的爱,是虚幻的吗?

如果虚幻的感觉竟然如此真实,那为什么虚幻的就不能接受呢?

为什么我爸爸的记忆体,不能算是我的爸爸呢?

我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借口,或许,是因为我爸爸的记忆体并不是我爸爸的灵体吧?

我不由得担心,这一切难道又是一个梦?

我经常梦到了我的爸爸仍然活着,一直陪伴着我,和我一起吃饭,玩耍。

在梦中,我爸爸或者放声大笑,或者生气愤怒,或者忧郁。

甚至我还梦到爸爸和阿雅在一起,而我的妈妈看着他们微笑。

在梦中醒来的时候,我很奇怪自己的这些梦。我常常会在床上坐起来,我知道爸爸死了,我也知道爸爸的墓地在哪里。

但是,我突然会想,我爸爸的死亡或者墓地,会不会才是梦中的景象呢?

我阅读过人类大量的历史,其实人类一直都在怀疑自己的存在,怀疑自己生活在梦幻之中。

要不怎么可能产生了那么多神?产生了那么多的宗教?

我们很少认真考虑祖先信仰宗教的深层意义。

我们后人总是自大地认为,我们的科技、智慧和明智高于祖先。

岂不知,在死亡降临的时候,我们才深刻地理解了祖先创设宗教的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