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大国航空 > 第六百一十四章 降落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对于很多人来,这是让他们终身难忘的一,他们的歼轰七战机,在第一次的试飞的时候,就经历了一场生死的考验!

但是,在这种考验前面,勇敢的试飞员,是不会被吓住的,他们用自己的赤胆忠诚,用他们的娴熟的技艺,坚强地飞行着!

战机在继续向下落,秦风感觉到自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额头上,汗水正在不断地流下来,在颤动之中,每一次操作飞机,都需要用全身的力量,这样,他就开始大汗淋漓了,秦风处理过多次的飞行中的突发问题,当初连着火的飞机都能飞回来,又怎么会被眼前的情况吓到。

要心跳加速那是肯定的,但是他的大脑没有空白,他依旧在用自己的全部经验和力量来化解这次危机,但是,他的身体的反应还是本能,肯定是要出汗的。

头发都湿透了,头盔里面捂得慌,汗水从头盔里面,开始不断地向下流了。

他的汗水遮住了眼睛,什么都看不清楚了,而现在,他也无法腾出手来擦一擦自己的额头上的汗水,擦一擦自己的眼镜。

他的手都放在操作杆上,现在,油门杆已经被推到最前面的慢车状态了,他的两手都握在操作杆上,在颤抖之中用力地调整着,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擦额头的汗水。

“提高仰角,太低了!”后舱的杨林喊道。

如果从外界的话,肯定是看的更清楚的,但是在内部,根据两边的景物,也可以看出自己的身体所处的状态的,现在的情况,机头是向下的,跑道已经靠近了。

在降落的时候,必须要让机头向上,这样可以让后面的主起落架首先接触到地面,这就和自行车特技表演一样,当自行车飞起来再落下的时候,肯定是后轮先着地,才可以保证平衡,如果前面先着地,绝对是要摔跤的。

现在,秦风一直都在降低高度,机头向下,却没有顾及到姿态问题,听到了后舱的喊话,秦风开始把操作杆向后紧紧地抱在怀里了,只有两个手的力气,才足够用!

机场,在继续靠近,跑道,在继续靠近,所有人都在看着,期待着,希望己方的战机能够安全地回来。

当拉起来的时候,机体的迎风面积增加,它的速度在迅速地降低,高度也在接着降低,秦风松开了操作杆,然后赶紧擦了擦自己眼前的汗水。

不好,这角度有些过了!

如果仰角太高,那落地的时候,起落架还没有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机尾就先接触到了,在机尾是有腹鳍的,这也是国内飞机的一种特色了,是为了保持航向稳定性而采用的一种附加手段,只有垂尾觉得不够,而在国外,腹鳍早就过时了,取消了。

有腹鳍的情况下,不论起飞还是降落,如果角度不对,都会出现严重的机尾擦碰的事故,就像是现在这样。

秦风又努力地向前推。

还好,这架飞机的操控没有出现可怕的飞行员诱发震荡,如果再加上这个故障的话,他除了跳伞,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地面上的人,却都捏了一把汗,在他们眼里,空中的飞机就如同鸭子一样,上下翻腾,不过,大致的航线,还是没有问题的。

近了,更近了,这一刻,秦风已经屏住了呼吸,他知道,这是最危险的时候了。

飞机在降落的时候,速度在二百公里每时以上,如果姿态不对,直接撞下来,这就像是一辆失控的两百多公里每时的汽车一样,危险性可想而知。

很多的事故,都是飞机摔在了跑道上,飞行员牺牲的,而自己呢,已经把飞机给飞回来了,这最后的降落,一定要做好!

加油,加油!

秦风最后踩了一下脚蹬,完成了最后一次微调,就在这个时候,咣的一声,他差点就从座椅上被弹到座舱盖上了,如果不是那些安全带牢牢地束缚住他的话。

主起落架,已经和地面接触了。

“哗啦!”就在这一刻,秦风眼前的所有仪表,都像是开闸泄洪一般,向着他扑过来了,刚刚仅仅是一个高度表,现在,马赫表,地平仪,航向仪,升降速度表…甚至就连最大块头的那个为了机炮而准备的射瞄8光学瞄准具,也掉下来了!

这些东西,向着秦风砸过来,一瞬间,秦风就预感到不妙了,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他的两手,只能继续放在操作杆上,接着,一台台的仪表,就向着他的身上招呼过来,他咬着牙,坚持着。

现在,还没有摆脱危险,只有飞机停下来了,那才是安全的。

基地已经响起了警报声,就在飞机降落的一瞬间,消防车,救护车,都鸣响警笛,开动了过来,他们生怕飞机在滑跑的过程中就出现意外而燃烧起来,他们也要第一时间检查到飞行员,看看是否受伤。

战机在继续向前滑行,前面的起落架也和跑道接触了,飞机的机身成了水平的状态了,秦风的手去摸索减速伞的释放按钮,发现那里已经空空如也,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秦风只能是间歇性地踩刹车,减慢飞机的速度。

还好,当降落下来之后,飞机的震动,终于消失了,浑身的肌肉都在酸疼,秦风用尽最后的力气,在跑道的尽头,将飞机给刹住了。

此时,闪着警灯的救护车和消防车火速而来,机场上等待的人群,也都快速地跑过来,就仿佛是潮水一般。

就连陈老,也是脚步飞快,他关心飞机,他也关心飞行员,感谢秦风,将这架战机给飞回来了!安全地飞回来了!

秦风躺在了座椅上,此时,飞机已经完全地停下来了,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半点的力气都没有了,那些仪表还在他的身上,拖着五颜六色的电线,自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收破烂的人了。

还真是一次让人印象深刻的首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