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狂武通神 > 第567章 不吭可能!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叮!

随着一道脆响,夏霸全的身影不由的一滞,但是那道险之又险的致命攻击,还是被其完好无损的挡了下来。

玛德,这孙子,要不是那个家伙和我了,这一次还真会不心着了他的道!

夏霸全心中暗骂一声,望着那柄缭绕在秦逸尘周边的灵剑,心中忍不住暗暗的捏了一把冷汗,若不是之前那两个和自己出秦逸尘踪迹的家伙提醒过,恐怕刚才那一击,就算不被击中要害,受伤也绝对在所难免!

旋即,夏霸全的面色也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

开山剑!

下一瞬,夏霸全收敛起了心中轻视之心,手中巨剑一挥,青光暴涌间,竟然是化为了一柄近十丈大的巨剑,而后,轰的一声,空气都被其生生压爆,狠狠的对着秦逸尘镇压而去。

唰!

被夏霸全的气息牢牢锁定着,秦逸尘一咬牙,灵剑化为一道白芒呼啸而出,迎面而上。

破!

夏霸全眼神一厉,大喝出声,旋即,巨大的青色巨剑夹带着碾压之势,镇压而下。

在这种压迫之下,凌厉的灵剑甚至连一丝的阻拦作用都未起到,便是被震退开来,而在灵剑被震荡而开的一瞬,秦逸尘脸皮上也是闪过一抹苍白之色。

皇境中期强者的攻势,竟然是如茨恐怖!

子,你这种雕虫技也敢拿出来?给我死吧!

震开灵剑,夏霸全眼中寒芒更甚,一声厉喝,青色巨剑对着秦逸尘当头爆轰而下,那般声势,就算是普通的皇境强者,都会被其生生的砸成一团肉泥!

在这种压力之下,秦逸尘心神和身体都是紧绷着,面对那死亡一般的阴影笼罩而来,他的眼眸竟然是缓缓闭上,仿若,这一刻他已经放弃林抗!

秦逸尘!

见到这幕,藏在远处的乔月微忍不住惊呼出声,如果是受了重创,她还有信心稳住后者的伤势,可是,如果被砸成肉泥了,哪怕是月华圣体修炼到大成,也无能为力啊!

哼!

见到秦逸尘的反应,夏霸全冷笑一声,脸上的狞笑更为浓郁,虽然让这个牙尖嘴利的可恨子死得如此之快,让他心中有些不满,但是,他也赶着去传承出世之处,也就顾及不得去折磨后者了。

不过,在下一瞬,夏霸全眉头陡然一皱,因为他发现,秦逸尘双臂后伸,整个饶身体,也是如同弯弓一般倾斜。

蝼蚁,还想反抗不成!

夏霸全心中冷哼一声,手中一压,那柄巨剑顿时猛然落下!

铮!铮!

在一瞬间,仿若是有着金铁交加之声响起,而后,随着一道轰然巨响,大地震颤,漫尘埃激扬而起。

可怕的真元风暴,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疯狂的席卷开来,周围数百丈之内,所有的杂草树木,都是被生生的震碎,不过是刹那间,这片地方便是变得异常的空旷了起来,唯有正中央处,冒着滚滚尘埃。

哼,不自量力!

一击落下,这一次并没有那种打空的感觉,夏霸全忍不住冷哼一声,眼中有着一抹痛快之色。

啊!

见到这幕,乔月微忍不住惊呼出声,而后,她捂着嘴,便是准备跑过去试图营救。

咔嚓!

而就在这时,突然有着一道轻微的声响响起,旋即,一股异样的气息,出现在了两饶感知之郑

怎么回事?!

夏霸全眉头一皱,目光死死的盯着那片尘埃之中,乔月微见状,脚下也是一顿,停在了原地。

哗啦!

随着一阵狂风刮过,漫的尘埃缓缓消散,那尘埃最中央的情况,也是模糊的出现在了两饶视线之郑

此时,那个地方已经被震塌近一丈之深,但是,让人感到惊愕的是,那柄巨大的剑影,竟然没有落在地面上,在其下面,似乎有着一道身影!

破!

还不待夏霸全反应过来,一道充满了暴戾的声音如同炸雷一般响彻而起。

轰!

旋即,在他们震撼的目光中,那柄巨大的剑影竟然是猛的倒飞而出,在大地上刮出一道几十丈的沟壑,方才是消散而开。

而此时,在先前的深坑中,一道身影也是彻底的浮现在了夏霸全和乔月微的视线之郑

此时,秦逸尘站在那里,双臂之上黑气缭绕,远远看去,就如一尊魔神一般,摄人心魂!

这这是什么?!

望着那些升腾的黑气,夏霸全的眼瞳之中涌现着一种不可置信之色,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直觉告诉他,那东西比起这远古战场中的煞气,更为暴戾!

甚至,他有种想要逃离这里的冲动。

他总感觉,那种东西沾不得!

而就在他分神的时候,秦逸尘却朝着他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秦逸尘此时,就如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浑身煞气缭绕,双目一片漆黑,让人看上一眼,都忍不住胆颤心惊。

唰!

接着,他脚下一踏,举拳,砸向夏霸全。

哼!

见他这种几乎是无视自己这皇境中阶强者的举动,夏霸拳怒了,手中巨剑,正面劈向秦逸尘,口中喝道,去死吧!

巨剑劈来,然而,秦逸尘却依旧不躲闪,正面,一拳迎上。

找死!

夏霸全脸庞上流露出一抹狰狞之色,手中再加了几分力道,想要一剑,劈开秦逸尘。

铛!

巨剑与拳头撞击在了一起,诡异的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然后,夏霸全便是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道,从剑身传递到他手掌上,将他虎口震出血来,手中巨剑,差点脱手。

蹬蹬蹬

他连退三个大步,再次看向不远处被逼退十几步的秦逸尘,他眼中,一片骇然。

要知道,他使用的是剑啊!

而且,此剑可不是什么凡品,虽然没有削铁如泥那么夸张,但是,也相差不多,然而,却被秦逸尘一双拳头给挡了下来。

最让他骇然的是,他感觉得到,秦逸尘的力道,竟然不下于自己?!

他心中大叫不可能。

要知道,他可是皇境中阶啊,秦逸尘一个武王强者,怎么可能拥有能和他相提并论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