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此曲终兮不复弹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布局多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三十六章 《布局多年》

肖辛夷还在疑惑为何不见诸葛浩初,原来他竟不在建河郡。

“在我们夜袭建河郡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出发去平城了。”

“所以你们在城外驻扎这么长时间只是为了将周围兵力聚集到建河郡。”

“对,但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要等能悄无声息登上城墙的门派赶来,还要等城内埋伏多年的人破坏城门。”

“埋伏多年?”

“落月王在各个城郡埋伏了 十多年的内应。”

难怪落月军势如破竹,难怪他们破城如探囊取物,原来他们的攻城计划从十几年前就开始了。如今苍痍遍地民不聊生的安业国,如何能抗衡一个精心策划了十几年的阴谋。

肖辛夷的身子微微颤抖,巨大的恐惧铺天盖地朝她袭来,江云恺这些年都做了什么。苍安山庄在他们的计划中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

“辛儿…”

诸葛清鸿没有想到她反应会这么大,连带着她和他紧扣的手指都在微微发抖。

肖辛夷松开诸葛清鸿的手指起身,将搭在一旁的衣衫整理好递到他跟前,动作轻柔的帮他穿上。

“阿隐,明天放我离开。”

“你要走?” 诸葛清鸿的手一顿。

“师父还在皇宫,我要回双圣门,现在只有师兄能联系上他,我想知道他现在在皇宫的处境。”

“司马门主为何会在皇宫。”

“为了让朝廷对双圣门放心。”

“为何双圣门非要帮朝廷不可。”

“为何诸葛山庄非要帮落月军。”

室内一片沉默,肖辛夷知道双圣门为何要帮朝廷,但诸葛清鸿不知道诸葛山庄为何要帮落月军。

“你走了古月怎么办,我所带的都是军医,只擅外伤,对内伤一知半解,你要把古月交到他们手上吗?”

“那就等古月醒了,到时你一定要放我离开。”

“好。”诸葛清鸿眸光闪了闪应道。

辛儿,你不愿做对不起师门的事,肖伯父的仇就由我来报。

等胡古月醒了,平城怕是已经破了吧。平城之后是晏城,晏城之后便是皇城。与十年前突袭皇城不同,这次半个安业国都已易了主,朝廷除了守在断天崖的十万精兵,再无余兵可调。只要用李钰牵制住李则,要不了多久这江山就会彻底翻天覆地。

胡古月是在平城沦陷后第三日醒来的,秦悠悠看着迷迷糊糊的胡古月激动到语无伦次。

“…胡胡…你终于醒了…这几日都吓死我了…太好了…我要嫁给你…再也不和你分开了…你如果醒不过来我可怎么办…”

头脑发晕的胡古月听到这句话后立马清醒了。这个念头他已在心底盘旋好久了,迟迟不敢说出来,难道这次他是因祸得福了。

肖辛夷听到秦悠悠的声音身子一动,扇着药炉的草扇都忘了放下,疾步走到榻边为胡古月诊脉。

胡古月艰难的转了转头,在看到秦悠悠和肖辛夷都完好无损守在他身边时,脸上担忧的神色终于淡了下去。

“悠悠,你刚才说的那一句可是真的。”

“啊,哪一句?”

胡古月闻言翻了个白眼,他本想狠狠揉一揉秦悠悠的脑袋让她清醒清醒,奈何手上没有力气抬不起来。

秦悠悠看到他又一副想背过气去的模样顿时慌了。

“姐,姐,胡胡又要晕了。”

“没事,他只是被气到了,你哄两句就好了。”肖辛夷收回手指心情大好的说道,担心了这么多天,终于可以放心了。

“我气的吗?我哪里说错话了。”秦悠悠杏眼湿漉漉的,眼看又要哭了。

“你自己问他,我去为古月熬一碗粥来。”

肖辛夷低声询问了几句胡古月,确定他没有不适才走进厨房淘米熬粥,将熬好的粥交给秦悠悠后,她打开院门对守在外面的两个清霄堂弟子道:“劳烦两位把你们将军请来,我有事找他。”

“回姑娘,将军不在。”

“他去了哪里。”

“将军一大早就去城内放粥了,将军吩咐过,如果姑娘想找他,小的可以带姑娘去。”

放粥,原来诸葛清鸿留在建河郡迟迟未动是为了安抚人心。

肖辛夷站在房门外对秦悠悠说了一声,披上披风随其中一人从郡守府后门走了出去。干净的街道上人来人往,不过短短几日就已看不出战争的痕迹。街上叫卖声此起彼伏,店铺里迎来送往,甚至比攻城之前更加热闹繁华。

在城门偏僻一角排起了长龙,每个人手中都拿着碗盆翘首以待,经验丰富的肖辛夷自然知道这里就是粥棚。队伍里其中几人她还有些面熟,这些正是以前流落在城外的灾民。

虽然粥棚前人很多,但那人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是最夺目的存在,武林世家出身的公子本谦谦如玉,穿上盔甲后竟平添几分雄视一切的豪迈气概,此时他正在粥棚旁边巡视,不远处几位妙龄女子正挤在一处,目光随着他临渊青松般的身姿来回晃动。

仿佛心有所感,诸葛清鸿缓缓转身,正对上肖辛夷迷离目光。嘴角扯出一抹愉悦的弧度,诸葛清鸿大步朝她走来。 “你怎么来了。”

“古月醒了。”

“是吗,我回去看看他。” 诸葛清鸿笑容一僵回道。

“那这里…”肖辛夷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长龙。

“没事,这里有人看着,我本来也是要回去的。”

两人并排朝郡守府走去,受了一路行人的注目。肖辛夷身上的弟子服血迹斑斑早已不能穿了,身姿窈窕的她身着淡蓝长裙,外披一件纯白狐裘,不施粉黛已然是风华绝代之姿。街上行人不时发出一阵阵赞叹,都道这小将军带来的这位女眷,与他当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肖辛夷出来的时候是从后门,回来时诸葛清鸿带着她走了另外一条街从正门而入。远远的肖辛夷便看到一个熟悉身影,瘦弱娇小的肖如流正伸长了脖子打探郡守府。

“我说你怎么又来了。”守在门口的士兵一脸不耐烦。

“我姐姐在里面。”

“说了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有的,我亲眼看见你们把她带进了这里。”

“郡守府里住的都是我们将军和双圣门的贵客,怎么会有你姐姐。”

“没错,我姐姐就是双圣门的。”

门口的守卫噗嗤一声笑了,如果不是落月军规定不许为难普通百姓,他早就把他当成疯子赶走了,哪里还会好脾气的一次又一次好言相劝。如今连双圣门中有他姐姐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如流,你怎么在这里。”

肖如流听到这声音猛然回头,看到缓步走来的女子眼底竟生出几分酸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