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我有钞能力 > 章三六六 狠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此时的情况是,李家兄弟非常凶猛,手中两把圆斩旋转的宛如溜溜球一样,可以扔出来,还可以接住,然后就这样不断的进攻李唐和旱魃、白龙。

白龙的钢爪已经够锋利,却也只得避其锋芒,因为那圆斩太锋利了,太吓人了,碰住就死,挨到就亡啊。

只有暂避风满的情况。

“帮忙啊。”

韩立从水中爬出。

看林月儿、林玉儿二女已经恢复了许多,在旁看着,连忙大喊了一声。

“帮忙,切,你们刚才还要轰人,我们凭什么帮忙啊,不帮。”

“对,我们还想坐收渔翁之利呢。”

二女往后退去。

“行,那你们就等着吧。”

韩立拿出自己的铁毛笔,准备上前帮忙。

结果这时,李唐怒了,他率先出手,本以为可以压制二人,二人一身黑气,滚滚而出,却是压不住他。

咬牙一怒之下,不断的甩出字,再次使出了他的看家本领,“临、兵、斗、者、皆、阵、列、前。”

一下子就打退了一个人。

应该是弟弟李鬼了。

胸口被击,瞬间脸色一白,差点喷出一口鲜血,忍住了,却也是双腿一软,向后退了几步。

圆斩就收了回去。

“嗡!”“嗡!”作响的。

旱魃一直在吹笛。

他不想漏出真身,就用这个办法骚扰李逵。

李逵能力明显要高于李鬼,此时抵挡着白龙时不时的袭击,还挡住了李唐的画魂笔,又忍受着旱魃的攻击。

也有些不好过。

“看我的。”

韩立看准机会,就想近身。

这时,林月儿、林玉儿这对姐妹看明白了,这李家兄弟根本不行,徒有其名而已,或者说是,低估了旱魃和李唐的势力。

立刻开始帮忙。

“看我们的。”

“你负责外围就好。”

她们来擅长近身,此时找准机会一个措手不及,就杀了过去,双腿一合力,直接将李逵踹到在地。

“歹毒。”

李逵跌入水中,立刻起来,一挥手,把圆斩收了回去,呼喊道:“弟弟,拿出看家本领,让他们去死。”

“是。”

这时他们一按动圆斩上的一个按钮,瞬间冒出很多镰刀似的刺,还是活动的,瞬间“嗖!”的扔了出来。

一下子那些刺,又飞掠而出。

是个暗器。

“快躲。”

韩立第一个匍匐到了水中,哗啦一声,直接完全侵入,才算躲过一劫,至于其他人,自然是上下翻飞,连忙躲闪,这才躲了过去。

但也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

就连旱魃都换了位置,衣服被撕开了一个口子,“这招不错。”

旱魃的能力在旁人看来一般,因为他没有露出真身,但了解他的人知道,那是当代强者之一啊。

此时怒了,咬牙的牧笛声,“嗡!”“嗡!”作响的越发强烈了。

“我尼玛。”

韩立都脑袋有些疼了。

至于说,被攻击的一方,李逵、李鬼明显守不住了,眉头紧锁,恨不得去捂住自己的耳朵了,“你,你到底是谁。”

根本没打听对方的名号,就动手,也是自大,找死。

“你们还不配知道。”

李唐再次不断的挥出字去攻击,这次是带着雷咒的,一下一下的打的二人只有防御的份,攻击不成了。

再加上白龙、林玉儿、林月儿。

李逵、李鬼已经是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力了,练练退去。

“招。”

这时白龙看准机会,一个钢爪下去,直接打飞了圆斩,随即一下子直中咽喉,“扑!”的一声,一下子将李鬼,杀倒在地。

“哗啦!”一声,跌入水中。

瞬间,溪水被血水染红了。

“啊!”的一叫。

李逵怒了,想去找白龙拼命。

“嗖!”“嗖!”两剑,插入腹部,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被林家姐妹搞死了,“哗啦!”一样跌入水中了。

“搞定。”

二人拽着李逵的身体到了岸边,就去搜寻,扒了个精光,连内裤都没放过,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没有,去看看弟弟的。”

“不用你们了,我们自己来。”

李唐急切,过去有样学样,把弟弟的身体也扒开了,结果一看,依然什么都没有,“我去,不是吧,这兄弟俩这点本事也来碰运气,这是找死啊。”

“是啊,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怕有漏网之鱼。

又来来回回的看了看,发现依然没有,这才死心。

旱魃拿起两把圆斩看了看道:“这两把武器不错,全是用千年寒铁打造,呃,用来做兵器,准不错。”

递给了韩立,“你拿着吧,你还没把好武器呢,这事之后,打造一把适合自己的也不赖。”笑呵呵的把一跺脚。

出现了两个深坑。

把李家兄弟尸体踢入坑中,在一跺脚,就土崩瓦解,埋了。

“两条人命,就这么说没就没了。”

韩立挠头。

对于兵刃,他感觉到了这两把圆斩是不错,但不好拿啊,而且为自己打造兵刃,他也不知道做什么。

就有些周围。

“师弟,怕麻烦是吧,哈哈,没事,我帮你拿着。”

拿出了自己一个小小的袋子。

却是直接将两把巨大的圆斩装了进去。

“乾坤袋。”

林家二女惊呼。

李唐不以为然,“乾坤袋怎么了,哼哼,看你们那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切,滚一边去。”不搭理二女了。

而是打扫了打扫战场,把战斗痕迹抹除了,随即说道:“此地是进入悬空寺的必经之路,如果有人来,肯定要经过这里,呃,在等等。”

他急切的看着远方,希望还有人来。

旱魃却泼了一盆冷水,“如果是有备而来,他们会选择其他路线,比如从大海方向,而不是从陆地,所以啊,也未必。”

他经验丰富。

冷静的想法就不多了。

“那,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啊,去悬空寺门口等着,还是继续在这蹲守啊。”

休息够了。

就想找鱼龙草,既然是机会,就不能浪费。

“哼哼,我看,这林家姐妹,多半是有的。”

韩立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猫腻,就又看向了她俩,她俩的本事还不如李家兄弟呢,却是来这碰运气。

那可不简单。

这时此地空无一人,又无事。

韩立就说,“刚才让你们走,你们不走,这回啊,你们想走,也走不了了。”摩拳擦掌的衣服辣手摧花的样子。

要对林家姐妹下狠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