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九御神帝 > 第526章 到达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而此番跟随聂云一起前往那正派大会的有伏梦,青青,以及那云腾几人,而水仙子则是在病仙林之中继续调养,眼睛虽然不能恢复,但是实力可能还是会慢慢的恢复一些的,敝狎和黑鳍则是依照聂云的话,前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请一些外援去了,百里人屠则是被聂云派往黄沙城之中驻守,他心中总是有些不安,此间没有什么时间回黄沙城探望,便让这人屠老哥代他回去一趟吧,好在百里人屠也是乐得去西域一趟,云腾,赵宗,于百,弘轩以及独孤求败梦,都是实力非凡,资卓绝,这南泽国正派最高实力不过是如今从云魔宗逃出去的无嗔禅师以及那葛云都是圣境八阶实力,不过那泰阳宫的老祖九离,也不知道到底突破了那王境水平没有,如果到了王境一阶,那此行聂云可就有些危险了。

这也是聂云前去请援兵的原因……

此番大会在广莱殿举行,佛门圣地,倒是十分的清静,不错此间倒是热闹之极,大有扰乱清修之意,不过念这是正派大会,这些个广莱殿的和尚和罗汉也是十分高兴,毕竟他们广莱殿的两位杰出弟子,即便不出战,那尊境八阶的实力也是占了头筹了。

了尘,无因禅师伏魔神功的第一传人,而那了念则是了尘的师弟,虽然二人功力相当,但是对招式修为却是差了许多,如果了尘像极了一个得道的高僧,举手投足间都有一股佛光普照,将佛门的奥妙彻底运用到了武学之中,少了杀戾之气,而那了念便如同一个愤怒金刚一般,浑身上下无不爆发出一股乍眼的锋芒,而一身招式也都是犀利之极,他个头也比了尘高上一半,倒是像极了一个巨人。

而此刻其实众门派早就早早聚首广莱殿法华大殿之前,这里有一个坐落着许多巨大香炉和蒲团的广场,几乎可以容纳数万人多,路面是青砖铺成,结实之极,广场的四周围绕着树林以及一条婉转流淌的山泉,倒是使得广莱殿颇有一副仙境的模样。

这时,却有一伙人来到了这广莱殿的门前,他们的服装有些怪异,仿佛不代表任何的势力,由于此番大会以及渐渐开始,于是守门的弟子都有些想去看比赛,有的擅离职守,而有的则是负责的守门,导致如今守门弟子竟是只有两个!

“站住!”

两个棍僧将手中的罗汉棍架在了路口,将去路挡住,两眼怒目圆睁,仿佛是不能看比赛而心中有些怨恨在此刻爆发了出来,“看你们穿着不像是正道人士,今日是我们南泽国正道联盟举行正道英杰比试,你们还是速速离去,不要在这里逗留。”

一个为首的个子中等的男子头戴宽帽遮住了眼睛和鼻子,所以并不能看全相貌,只不过他话虽然刻意压低的声音,但仿佛是骨子了透出了一股傲气,让这两个棍僧听的心中甚是鄙视。

“我是来参加比试的,因为我是正道门人,所以并不想走偏门,便就这样来了,没想到倒是还惹了麻烦,比赛看来已经开始了,请让让,否则别怪我无情了。”

男子冷笑一声,这两个和尚忽然间分别有两种感觉。

左手的和尚,忽然感觉到有一股神般的威压逼迫自己放下武器投降,而右手的和尚却是感觉到了一股黄泉轮回中爬出来的恶魔气息,直将他心中吓得胆寒,哪里还有什么战斗的勇气了。

“救命呀!”

右手的和尚惨呼一声,甚是凄惨,男子冷笑一声却并不想伤他们,而左手的和尚却将那手中的罗汉棍当空砸下,男子摇了摇头,反手便是擒住了那饶棍身,随意的使零力道便将这灵境实力的守门僧给扔了出去,只不过是摔在了那厚厚的草丛上了,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男子身后忽然间传来一声女子的扑哧轻笑,而那女子模样头戴宽帽的人左手的一个个高女子却是伸出了手,啪的一声拍在了右边女子的后背上,然后声嗔怪道:“此番前来不是游玩,青青你严肃一点。”

原来,这些人竟是聂云一行,而青青此刻哦了一声,却还是忍不住笑。

但毕竟这是正道三魁首之一的佛门广莱殿,实力自不必,对正道大会的布防也是缜密之极,不仅安排了三代弟子,竟然还有一代弟子领头!

此刻带着一队人马闻讯而来的身穿苦行僧服装的便是那聂云孰知的了尘了,他此番实力涨了不少,而面相也是老成了许多,看不出悲喜,只不过他背后几乎都将那青砖给踩碎的巨人了念却是大声咆哮一声,“何人在此喧闹,难道活腻了不成?”

他完完全没有一丝佛门风范,传闻他曾经是一个手上沾满血腥的魔头,但是被那无因禅师度化,这才去除了他的心魔,只不过他身上的煞气却仍旧是祛不除,只是他一直是这般脾气却没有伤人,广莱殿和正道倒也是没有怪罪他的样子了。

聂云是怪脾气,别人横,他便要比别人更横!当即扬起了那一张已经彻底变了样的脸,然后嘿嘿一笑,那阳光下有些颓废的胡子,略微蓬乱却披肩的散发,依旧英气的剑眉星目,只是这一混合,那了尘便认不出来了。

“阿弥陀佛,了尘不知贵客到访,只是今日是我正道盛会,还请各位改日再来?”

了尘话虽然是客气,但是却是下了逐客令,聂云哈哈一笑,道:“正道盛会为什么不能参加了?我莫非是那魔道中人,还是我长的模样不像正道?”

青青瞥了一眼现在大变样的聂云,完全是像极了一个乞丐模样的疯子,哪里有正道模样了,若不是方才伏梦提醒了她,她这回可有要忍不住笑出来了。

了尘摇摇头,但是那了念却是再也忍耐不住了,他爆喝一声,本就是个野和尚的脾气,那巨石一般的重拳登时从而降,向着聂云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