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蜜婚情深:战少的心尖宠 > 第1111章 彻底输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何景行将傅白雪送到家门口,两人依依不舍地分开,直到看到她进门,他才离开。

傅白雪将手缩在衣袖里面,跟母亲浅聊了几句后才回到房间。

一回到房间,她就跑到书桌前,打开了台灯,把手伸在台灯底下,仔仔细细地看着何景行送给她的求婚戒指。

她对珠宝一窍不通,更加不懂钻石,但是,戒指上镶嵌的这枚钻石可要比她妈妈手上那枚大得多了,也亮得多。

在台灯底下,她慢慢动一动戒指,钻石的火彩分外耀眼。

戒指的尺寸很符合她的手指,她将戒指取下仔细端详,戒托的内侧,还刻影H&F”的字样,这是他专门为她定制的。

明开始,她又要回到学校去专心地当一只实验狗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何景行了,让她等消息即可。

另一边,何家。

何景行面色凝重,眉头微蹙,这件事情,他反复查验了三次才敢相信这个事实,背叛不上,只能,他是彻底心寒了。

爷爷奶奶已经睡下,只有何远在客厅里等他。

“爸,我回来了。”

“确认过了吗?”

“嗯,三次,不会有错。”

何远的表情也很复杂,听闻之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那你准备怎么办?”

何景行极度的克制,低声道:“今晚了,而且在家不好,亮了我带她出去谈,免得惊扰了爷爷奶奶。至于爷爷奶奶那边,你好好跟他们,特别是奶奶,奶奶一直都很宠她,别让她太伤心了。”

何远点点头,“也只能这么办了。”

完沉重的再点轻松的,何景行嘴角微扬,笑着对父亲道:“我刚才去找白雪了,她答应了……爸,我真的什么都不想去计较,我觉得老给我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

这个消息让何远也很高兴,脸上的阴霾终于散去一些,“这些东西本来就该是你的,恭喜你啊儿子,那我是不是应该准备点东西去拜访一下傅博士?”

“那倒不用这么着急,白雪还没毕业,而且傅博士本来就没有表态,现在这件事一出,对我更是有了偏见。”

“对对对,一件一件来。”

何景行看了看时间,怕再晚叶水仙就睡了,“爸,我上去跟水仙谈几句,您早点休息。”

“好。”

此时的叶水仙正心惊胆战地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这些,何景行就跟往常一样上下班,看似没什么异样,但她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了变化。

奶奶担心她,她一要出门,奶奶就要跟着,由此,她就干脆呆在家里了。

自从被林浅警告过之后,她一直都惶惶不安的,林浅知道了,景行迟早知道,她要不要去忏悔?可是,她该如何收拾这个残局?如何挽回何家的名声,以及何景行的事业?

她想,何景行一定不会原谅她的。

正当她心神不宁之际,房门被敲响了,随即传来何景行的问候声,“水仙,睡了吗?”

她一阵心慌,第一次想避开他。

“我知道你还没睡,我能进来吗?”

叶水仙无奈地叹气,只能亲自过去开门,“有事吗?我正准备睡。”

“句话就行,明有空吗?”

叶水仙笑笑道:“我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大概是最空的人了吧,怎么?”

“好,”何景行点点头,“那我请你出去吃个饭。”

叶水仙更慌张了,就连笑容都变得不自然,“啊?请我?……就我们俩?”

“对。”

“要不把爷爷奶奶也叫上?他们最近为了我也都没有出门,要不明就一起出去走走看看?”

何景行摇摇头,“就我们两个,我想单独跟你谈谈。”

不知怎么,叶水仙看着他冷静淡笑的脸,突然之间背脊发凉,她木讷地点点头,谨慎地后退一步,在房门虚掩的时候,她一咬牙,打开门叫住了他,“景校”

刚转身的何景行顿住,又回转身来,疑惑地看着她。

叶水仙深吸一口气,与其被他揭穿,不如先自首,好歹能让他知道自己已经知道错了。

何景行看她犹犹豫豫的样子,直接:“没事我就回房了。”

“谣言是我散布出去的。”叶水仙脱口而出。

何景行并不意外,然而,他越镇定,叶水仙就越慌张,她上前拉着他的手腕,将他拉进房间,“进来。”

进到房间,门一关,叶水仙一五一十地全部承认了。

最后,她流着眼泪道:“我嫉妒她,她凭什么拥有你的爱,凭什么?……你看,你现在名声不好了,她不是离开你了吗?就你还一片痴心地对她,她未必。”

何景行暂且是信她的,至少,她所承认的这一切,与他查到的一致。

“我陪了你这么多年,她才认识你就想独占你,休想!!景行,我知道你是不会看着我去死的,我也是没办法了才会使这一眨我不在乎你的事业没起色,我也不在乎外面的人怎么评价你,我们离开这里,就我们两个,离开这里去哪都行,我都不在乎,我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像从前一样浪迹涯也没关系,我不在乎,我真的不在乎。”

“我在乎!!!”何景行终于忍不住打断。

叶水仙妥协一步,“好,那我们不走,就留在爷爷奶奶身边,我帮你打理工作室,我什么都可以干,不会就学,我陪着你,我想一直一直都陪着你。”

何景行深叹一口气,淡然地道:“她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等事态平息,我爸会登门拜访,谈婚论嫁也不是很久的事情了。”

“这……”叶水仙完全哑然,同时心痛也一阵一阵加剧。

“傅白雪从来没有退缩,这件事,她没有过一句话。你既然都承认了,那我作为你哥,自然会帮你善后,这是我能对你能做的最大的让步,也是尽我所能为你做的。”

叶水仙听得模棱两可,“你什么意思?”

谈及此,何景行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开门见山地道:“好在你没忍心对爷爷奶奶下手我才放你一马,如果你敢对他们下手,那我就会用比你狠一百倍的手段来还给你。”

叶水仙的额头被生生逼出了一层细汗,“我……我没迎…是不是林浅跟你的?!”她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她污蔑我,她在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她在帮傅白雪。”

“没人告诉我,是我自己查到的,反复查验了三遍!!!”

“……”叶水仙当头一棒,彻底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