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蜜婚情深:战少的心尖宠 > 第1110章 能不能嫁给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110章 能不能嫁给我

夜深了,早春的夜晚依然寒冷,傅白雪站在自家阳台上,远远地望着那幢高楼的公寓。

那里黑漆漆的一片,她看不到公寓的具体位置,也不知道何景行现在在哪。

“雪儿,你站在外面干什么?不冷吗?”

“不冷不冷,我就随便看看夜景。”

傅太太出来,手里拿着一件外套,给她披上,“心着凉。”

“谢谢妈。”

“我知道你在看什么,这大晚上的,哪看得到?”

傅白雪低镣头,微微一笑,“没有看什么,就随便看看嘛。”

“你是骗不了我的……唉,那你看吧,别站太久了,这儿风还是有点大的。”

“好,放心吧,冷了我就进去。”

傅白雪仰起头,望着漆黑的夜空,乌云遮挡了所有,只剩混沌,什么都看不清。

在医院的实习工作,已经全部完成,她对医生这份职业有了更层次的认识,她更加佩服和敬重自己的父亲了。

明就要回学校继续深造,学了这几年,不能白学。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何景行发来的微信——“你往下看。”

傅白雪低下头,只见楼下路灯明亮之处,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她激动地朝他挥挥手,他也一样,抬起手招了眨

傅白雪快速地打了一串字发出去,她——“可以见面了?”

——“偷偷的,应该可以,你能下来吗?”

——“能,你在楼道里等我。”

漆黑的楼道里,何景行双手插袋站在那里,不久之后,只听隔壁的电梯声响起,然后楼道出口的光影晃动了一下,傅白雪就这样出现在门口,手里还拎着两个垃圾袋。

他们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见面了,傅白雪放下垃圾袋,直接扑进他的怀里,眼泪横流。

何景行抱着她,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道:“别哭啊,我这不是来了么。”

傅白雪没有回答,就一个劲地哭了。

何景行拍拍她的脑袋,再摸着她的脸颊给她擦眼泪,“对不起,让你难受了。”

“你让我等……我就等……我知道你一定会……给我一个……答复……”傅白雪哽咽着,得断断续续。

“我的答复从未改变,只是现在事情越来越棘手了,我们还是不能光明正大地逛街看电影,对不起。”

傅白雪双手抱着他的腰,一边摇头一边哭,“不要对不起,不要对不起,我最怕听到这三个字了……我最怕的是,你一对不起,就要推开我,就像一年前一样。”

那一刻,何景行难受得不行,是他太自私,也不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他更加紧地抱住了她,道:“雪儿,我向你保证,我拿我的命,我拿整个何家,向你郑重地保证,我何景行绝对不会辜负你。”

“嗯。”傅白雪喜极而泣。

“我已经在想办法了,但需要时间,水仙现在情况稳定,我会找机会再跟她清楚,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也只会跟你结婚。”着,何景行慌张地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枚钻戒,单膝下跪。

“诶,你……你怎么了?”楼道里光线太黑,傅白雪并没有看清楚,只感觉到他突然跪了下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何景行有些冲动,更多的是激动,他一手举着钻戒,一手拉住她的手,让她摸到钻戒,“我知道我让你受了很多委屈,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傅白雪,我爱你,以后,我是从这一刻开始,往后余生,我都会好好爱你,宠你,呵护你,嫁给我好吗?”

傅白雪整个人都愣了,她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候求婚。

“戒指,我其实早就准备好了,过去的一年我花了自己全部的精力学习和工作,为的就是早点完成学业,早点接手我爸的珠宝行,早点处理好在英国的一切事情,能早点回来,我每都在担心你会不会忘了我。我也知道你还在念书,不可能这么快就结婚,你爸妈也对我有意见,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来证明我对你的心,我爱你,只爱你,嫁给我好吗?”

傅白雪也冲动,但更多的是感动,他们两个其实都是慢性子的人,要迈出这一步不容易,既然他都肯迈出第一步,她也绝不退缩。

黑夜中,他们互相都看不到对方,只能靠手来触摸,她点头,他也看不到。

“水仙的事情,让你受委屈了,我的错,我不会否认,但是请你一定放心,我不接受任何饶任何威胁,她拿自己的命来要挟我,只会削弱我和她之间的兄妹情分。只是现在,她要自杀,她救过我,帮过我,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去死。给我一点时间,她的事情我一定处理好。雪儿,我失去过一切,我知道失而复得的珍贵,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把你弄丢,绝对不会,你……能不能嫁给我?”

伴随着他以为的沉默,他的恳求声越来越没有底气,他很是心慌。

傅白雪深呼吸一下,稳了稳自己的情绪,道:“这儿太黑了,你都没看到我点头。”

何景行激动得不行,双手都在颤抖,“你答应了?”

“嗯。”

“愿意?”

“愿意!”

何景行又笑又哭,抹黑将钻戒戴在她的手上,嘴里一个劲地着谢谢,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像此刻一样幸福,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像在做梦。

傅白雪将他扶了起来,两人再一次紧紧相拥。

不知道过了多久,隔壁的电梯声音又响了一下,是有人下楼,何景行忽然问道:“你要去丢垃圾吗?”

“要啊,不然我怎么出来?”

“那我陪你啊。”

“不好吧,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现在是晚上,我们都别出声,悄悄的走。”

“好。”

于是,何景行拿起垃圾袋,牵着傅白雪的手,往外走。

路灯下,两人相视而笑,脸上全是眼泪,风吹来都有些刺痛,但是,这点痛并不算什么,彼此之间手掌心的温暖已经治愈了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