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蜜婚情深:战少的心尖宠 > 第763章 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763章 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

第763章 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

烟很浓,可见度很低,视线很差。

消防官兵在方熙的指引下,乘坐云梯抵达了她的房间窗口。

方熙的公寓也烧起来了,滚滚浓烟从窗口冒出来,一队消防官兵通过云梯,奋不顾身地冲了进去。

但是,并没有发现顾南赫。

消息反馈到地面,方熙都懵了,“不可能的,他就在窗口,拜托你,让上面的人找一找,或许……或许他昏倒在地上了……”

她已经吓得腿软了,一边哭一边求。

指挥官在对讲机里下令,“一队救人,二队灭火。”

方熙仰着头,黑夜之中,那滚滚浓烟就像泼墨一般,将黑夜染得更黑。

公寓里不断有人逃出来,很多人直接裹着被子就跑出来了,但是,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依然困在里面。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时过去了,方熙都看不到顾南赫下来。

这期间,她无数次要求亲自上去,都被指挥官给否定了。

她的心,也一点一点地沉下去,直到整个人瘫坐在草坪上。

经过消防官兵的全力扑救,窗口处的大火已经不再往外窜,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浓厚的黑烟,遮蔽月的,空气中全都是燃烧过后的刺鼻气味。

草坪上,大家都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有人惊叹,也有人哭泣。

方熙就跟丢了魂似的,眼泪抑制不住地往下流,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站起来,避过指挥官,径直向着大门跑。

她要上去。

别人都在往外逃,而她,却要往里面冲。

她要去找顾南赫。

负责疏通的消防官兵拦住了她,“姐,你不能上去。”

“我朋友还在上面,我一定要去。”

“或许你朋友已经下来了,火势还没有控制住,你上去太危险了。”

“他还没有出来,你让我上去找找吧,求求你了。”

消防官兵当然不肯放行,人好不容易下来了,安全了,却还要上去,岂不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么?

方熙再一次感到了绝望。

就在这时,背后的人突然拉了一下她,她猛然回头,只见一张黑黢黢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

他对她笑着,露出了整齐而又分外洁白的牙齿。

“南赫……”方熙泪如雨下,这短短的半个时,她几乎把一整年的眼泪都流完了。

顾南赫不是一个人下来的,他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女孩,女孩的脸上也都是黑灰,不过此刻,她正在他的肩头睡得安稳。

“这……哪来的孩子?”

“是你家楼上的,我听到她在窗边喊救命,就爬到她家去了。”

当时方熙下去不久之后,卧室的木门就被大火冲破了,木门顷刻间就被烧毁,大火像泉涌一样往他所站的窗口喷来。

他只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是站在原地被大火吞噬,二是直接跳下去比方熙还要先到地面。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女孩的呼救声,是楼上传来的。

大火已经窜到了楼上两层,想必楼上也是水深火热的一幕。

他当时想也没有想,纵身一跃跳到了空调外机上,然后沿着设备阳台的落水管爬到了楼上。

与其他救了女孩,不如,是女孩的呼救声,让他多了一个选择,也让他有了一条逃生路。

顾南赫的脸被熏得黑黢黢的,方熙又好笑又心疼,她不顾身旁还有人,张开双臂圈住了他的脖子,“对不起,都是我太自私了,让你难过了这么久。”

顾南赫伸臂一揽,将她紧紧抱住。

这种死里逃生的重逢,是最值得庆祝的,也是最让人动情的。

“你娶我好不好?我们亮就去登记,我想马上嫁给你,一分钟都不要耽搁。”

顾南赫有点哭笑不得,“至于这么着急吗?”

“你不是了么,谁都不知道明和意外哪个先来,我们不能掌控意外,但我们能把握明,我再也不想跟你分开了,一分钟一秒钟都不想。”

顾南赫喜逐颜开,“熙,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

“是啊,那你要不要答应嘛?”

“我考虑考虑。”

“你还用得着考虑?”

“那当然。”

“……”

这时,女孩的家人也下来了,要不是顾南赫敲门叫人,他们一家都还在睡觉,哪里知道楼下起火了。

他们是出来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与死神擦肩而过。

火势很大,里面的火情远比外面所看到的要严重,先后的两次爆炸,让起火公寓的窗户玻璃都飞溅开来,砸伤了楼下的许多人。

色渐亮,火势终于得到了控制,浓烟把起火点以上的墙体全都熏黑了。

尽管政府出面安置无家可归的居民,但草坪上的人群依旧不肯散去,很多人都抱在一起哭,因为很多人,都没有逃出来。

随着亮的到来,火灾得到了各界的关注,大批的媒体记者涌入区。

据初步调查,火灾引起了然气管道的爆炸,爆炸使得一个起火点变成了多个起火点,而火灾发生在半夜,许多人都在睡觉。

而确切的起火原因,还要进一步调查。

这幢公寓,曾经因为方熙绑架事件而闹出过人命,那位楼管大叔死得非常冤枉,而现在又莫名失火,坊间迅速流传出“是冤死的楼管大叔前来索命的”的消息,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

而方熙,也因为火灾,迅速上了热搜榜。

一些黑粉开始煽风点火——“绑架方熙却杀了楼管大叔,然后楼管大叔冤魂索命,这一切难道不是方熙惹出来的吗?古语,红颜祸水,方熙就是罪魁祸首。”

——“楼管大叔是不满案子一直悬而未结,姜思意是什么人,那是姜军的独生女儿,还是顾南赫的未婚妻,顾南赫的未婚妻为什么要绑架方熙,除了争风吃醋我想不到第二个更加合理的理由。”

——“不是谁的粉,我只是很心疼江风逸,都求婚成功了还被一脚踢开,他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只是方熙的备胎。”

——“……”

许多许多的流言蜚语,迅速流传开来。

如果,火灾毁掉的是看得见的生命和财产,那么,网络暴力毁掉的,则是看不见的饶意志和信仰。

当网络暴力如潮水一般涌来,照样能够积毁销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