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蜜婚情深:战少的心尖宠 > 第200章 压不死我还要淹死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00章 压不死我还要淹死我

第200章 压不死我还要淹死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待的时间越发觉得漫长和难熬。

有央视的记者随救援部队一同进入灾区现场,进行着实时直播。

此时已经是夜里10点,距离灾难发生已经过去了12个时。

全国人民都在关注着灾区的动向。

“加油啊,希望被困人员坚持住,也希望兵哥哥们保重自己。”

“这才是真正的大片,这么大的灾难,救了六个都是活的,太燃了,祖国万岁。”

“支教老师好伟大,他们值得被所有人记住。”

网友们全都在祈祷奇迹的发生。

不过最最活跃的,却是杨柳儿的粉丝们。

助理回到安全地带之后,立即发了一条长微博。

那条长微博里有这样几句关键句——“当时地动山摇,我拉着杨姐赶紧跑,可是杨姐却奋不顾身地折回去救孩子。”

——“我们受她的行为所感染,都回头去救孩子,所以19个孩子成功逃出了15个。”

——“感谢国家派直升机将我们送到安全的地方,也希望老爷保佑坚持留在灾区帮忙的杨姐。”

这一条长微博立刻成了最佳感人微博,久久挂在热搜榜上。

再加上经纪公司的推崇和渲染,杨柳儿的美誉度大幅度提高,一下子成了感动全国的模范。

——

灾区现场

公不作美,昏暗的夜空中下起了毛毛细雨,灾后的大山比往常还要降温降得厉害。

林浅因为补充了氧气以及水和食物,所以精神比之前要好了许多。

她觉得自己还能再撑一会。

尽管她的身子依然是麻木的。

她趴在水泥地上,忽然感觉到手碰着的地面湿漉漉的,地面灰尘厚,受了潮,变得又脏又粘。

上面,所有人都快急死了。

在下雨,这水往低处流,要不了一会会,下面就会有积水。

郑子俊:“快准备抽水泵,万一有积水,只能往外抽。”

魏男:“要不要再下去试试?”

郑子俊:“老大不要随便下指令,等他过来。”

郑紫琪向救援人员了解了下面的情况之后,主动请缨,道:“大刚那个洞再挖一点他就能进去,那我肯定能进去,我进去看看她的情况。”

郑子俊:“不行,老大……”

郑紫琪打断道:“我也不做什么,哪怕是陪她话也好啊。哥,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我除了是你妹妹之外,我还是一名军人,身为军人,当以国家和人民群众为先。”

“……”郑子俊语塞了,她这么,他要是不同意,好像就是他在徇私一样。

大概是受到郑紫琪的鼓动吧,魏蘑宋景瑜和高纪钦,也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

一个女人都不怕,身为男人,更不能怕。

魏男:“我也去,啥都不干就陪嫂子聊聊。”

宋景瑜:“加上我,聊搞气氛我最在校”

高纪钦:“还有我,我……”

郑子俊打断道:“都别胡闹了,让我想想。”

郑紫琪:“唉,哥,想什么想,这雨越下越大了,山上的雨水全都往下灌,争分夺秒的事。”

无奈,郑子俊只好做出指令,“好,那你下去看看嫂子的情况,魏男,你一起,其他人都在上面呆着。”

郑紫琪和魏男坚定地举着军礼,“是!”

挖开的地道变得很潮湿,越往里越潮湿,没一会儿,郑紫琪就感觉到衣衫被积水浸湿了,身体无比的阴冷。

两人一前一后匍匐到底,魏男照着光,郑紫琪慢慢地从凿开的洞里爬了进去。

里面的空间比较高,人能站起来,但地方也不大,仅能站得下两人。

郑紫琪拿手电一照,一道房梁被反折起来,与面前的这块大岩石组成了一个牢固的三角形,所以撑起了这一片空间。

林浅就是被下面的一截房梁压着,她的上面是空的。

“林浅,林浅?”她蹲到林浅跟前叫她,只见她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断气了。

郑紫琪有点紧张,伸出手指探了探她的鼻息。

“嫂子怎么样?”外面的魏男焦急地问道,他只能把头探进来看着,却进不去。

“还有气,林浅,醒醒,林浅。”郑紫琪用力掐着她的人郑

林浅终于有了知觉,“啊,痛……”声弱如蚊。

“林浅,还好吧?还能坚持吗?”

林浅睁开眼睛,看到了进来的郑紫琪,也看到了卡在洞口的魏男,她一阵欣喜,“能。”

可是,当她低头时,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下面已经有了薄薄的一层积水。

一摸,满手都是脏泥。

郑紫琪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太好。”林浅艰难地挤出一抹微笑。

“我拉你试试。”

着,郑紫琪抓住她的手稍用力,她就喊痛了,“不行不行,我被压着了,出不来。”

郑紫琪回头朝魏男看看,魏男的脸色特别沉重。

“嫂子,你再坚持一会儿,老大已经在赶来的飞机上了。”

一想到顾城骁,林浅又精神了几分,“他出差了吗?”

“是啊,他今刚要回国,是准备明儿一早去机场接你。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刚上飞机,他这一下飞机就赶快往这边来了,所以你一定要坚持住。”

至少,坚持与老大见上最后一面。

林浅有些为难,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她:“我尽量吧。”

魏男拿手电往上照了照,看到了一个黑洞,“郑大队,你查看一下嫂子上面,是空的,还是实的?”

郑紫琪站起身,拿手电一照,又伸手一摸,:“实的。”

“实的?我看怎么像是空的,你再仔细看看。”

郑紫琪又摸索了一番,又是比对,又是估算。

最后,她还是:“大部分都是实的,只有外面大约五公分是空的,你看不到的地方都是实的。”

魏男内心里的希望,再一次破灭。

嫂子大半个身子都被压着,压得实实的,难救啊。

郑紫琪重新蹲下身来,蹲在林浅的旁边,:“外面在下雨,所以地湿了,如果不赶快救你出去,这里一旦有了积水,那就再也不能救你出去了。”

林浅慢慢地眨了眨眼睛,用一种幽默的口吻:“死都不让我痛痛快快死,压不死我还要淹死我,唉,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对,妒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