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找寻魅果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失踪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阳光把森林里的雾气变成了奶白色。也渐渐的稀薄起来,慢慢变成白色的轻纱,最后渐渐的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了。

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变成了洒落在地上的细碎的亮片,这美丽的森林,又恢复了它的原有的生机,四脚蛇以经没有了踪影,森林里又是到处是鸟鸣与蝉鸣之声,各色的蘑菇像珍珠一样的撒在森林里,有花有草,空气新鲜,环境清幽,这里又美的如童话中的世界一般!

我们现在是一行四人了,我和林西我们两个人还好,灵儿自从中了蛇毒身体就有一点虚弱,顔如馨是完全的不能自己行走,连站起来都歪歪斜斜的。

林西提出要背顔如馨上路。可是顔如馨说什么也不同意,没有办法,后来就改成我们两个人用手搀扶着她行走了。

我们这样的队伍,能有多快?每走出一段路,我们都时分的困难,就算我们两个人平时能御物飞行带上一个人,可是现在可能也不行了,连续的劳累,消耗了大量的灵力,在加上没有补充的能量的食物,我们现在也就只能这样一点一点的往外走了。

幸好我和林西我们两个人带了很多的灵丹,我们几个人也都吃了一颗固元丹来增加能量,现在才能有力气往外走。

其实我个林西是想找一些野味烤熟了来充饥的,可是附近除了四脚蛇,并没有发现什么小动物,就是鸟都不是特别的多,可能这附近的动物也都是被四脚蛇咬伤,然后拖到地裂下面的魔鬼城里去了。

在这森林里,跟本就没有路,方向是跟难辨别的,又没有指南针可以用,就算我们知道可以通过树枝的浓密度可以看出来方向,可是我感觉还是不靠谱,不如飞到天上去,可以好好辨别方向,还能知道还要多远能走出去。

我和林西说了我的想法,林西同意我飞上去看看这西边在那里,我们好沿着这个方向往前走。

我带上小绒,念动静灵诀,唤出玉石葫芦,然后飞身踏上玉石葫芦,飞到了半空之中。

方向是知道了,这个可以看初升的太阳辨别,可是当我看看还有多远我们走出这片森林时,我可傻眼了,往前飞了很远,依然看不见这森林的尽头,看来也许还会走几天才能走出这片森林了。

我叫过来小绒,让它记住了,这是我们要去的方向,我也不能一直在天上飞,还有人需要我搀扶着走路呢,还有人需要我来照顾呢,以回这带路找方向的事,就交由小绒来负责了。

我告诉了小绒我们一行人要去的方向,然后就飞回来,穿过树枝,回到了地面上。

为了我们不把方向走错了,关于这个方向的事情就交给小绒了,它会飞到天上去,看明白了方向,然后在前面给我们带路!

我们在这森林里穿行,一直向前走,到最后都走的头昏眼花,我们几个在也了没有刚刚进来森林里的时候那种兴奋和新奇了,现在对这片森林什么兴趣都没有了,相反现在我们都有些讨厌这怎么也走不出去的森林了。

我们走着走着,天又一次黑了下来,这森林变得黑压压的,树枝像一个个绿色大怪物,它们随着风在树冠上张牙舞爪的舞动着,又像一个深绿色的大山洞,没有走出去的尽头,我们几个还是竟快找一个地方安顿下来,要是一会儿有起了大雾,我们又该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想到这里,我们一行人停了下来,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安顿下来,奇怪了,这里并没有起雾,如果是那晚那样的大雾,现在可能都应该什么也看不清楚了,可是透过树枝,我竟然看见了一轮皎洁的月亮。

看来,这大雾弥漫的地方,我们几个走过来了,我在仔细观察着这里,这里的树木比迷雾谷附近的要稀疏的多了,竟然可以看见更多的月光了。

现在月色蒙胧,把一切事物都披上蒙胧的白纱,把一切事物都映照的如梦如幻,

顔如馨这一天都被我和林西换班搀扶着,因为她一直不让我们背,所她现在以经累的一步都走不动了,只能让她靠在一颗大树上。

如果不是起大雾的时候,为了找顔如馨把帐篷给丢下了,现在是不是可以让顔如馨睡的舒服一些,可是现也只能让她靠在大树上了!

我又一次念动灵诀,拿出了一些固元丹和养元丹来,分给大家了一下,这些丹药是可以恢复体力,修复灵力,也可以补充能量和灵力。

和上次一样,我们两个人在这里布置了一个阵法,这就是个防御的阵法,是用来保护我们不受到其它的事物所打扰。

一切都安顿好了,我们又在里捡了一些树枝,让后又点然了一堆篝火。

这一次林西对我说“你今天守前半夜吧!勉得我睡觉的时候,你们两个人就打扰我睡觉,等我醒过来换你值班守夜。”

我点头答应“好,好,好!大师兄您老人家先休息一下,让灵儿也先去睡,然后你们在我睡觉的时候好来报复我啊!”

林西也找到一个相对比较舒服的地方,躺了下来,不一会就开始打起了鼾声!

通红的篝火烤红了我的脸,我警戒的听着四周的动静。

这个夜晚晴朗而且安逸,好像这里从来没有什么危险,偶尔有几声野兽的嚎叫声,等等,好像与其它的夜晚有什么不同?啊!对了,这里有了野兽的叫声,看来我们是走出了四脚蛇的地盘了。

小绒这晚次有趴在我的肩膀上,因为是晴朗的月夜,它不担心我们会找不见了,就睡在我身后的大树上了。

没有人陪我聊天,听着这聒噪的蝉鸣,跳动的火苗,这火苗是为了防御野兽袭击的,并没有其它作用。

这一切刚开始还好,可是渐渐的,这一切的声音都化成了一首催眠曲,让我睁不开眼睛,偶尔会一迷迷糊糊,身体往后一仰,“砰……”的一下后脑勺着地,立刻把我磕清醒了。

这一下把我磕的一激灵,忙从地上爬起来,我去看看这几个人睡的怎么样了。

我走过去,来到他们三个人睡觉的地方,就这么一看,头嗡的一下,一下就傻眼了,他们三个人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