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 > 第257章 固定资产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景家兄妹三人,景蔚年纪最,自体弱,景家是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就这么娇惯的将景家公主养大了,而景蔚不管是长相还是才情都压住了同辈的女孩子。

也或许是因为对景蔚这个妹妹太过于疼爱,所以景蔚自杀之后,景家人才会迁怒到贺景元身上,毕竟他身上流淌着贺启东的血。

佣人将茶水送上来之后,放轻缓了脚步退下了,客厅气氛太过于紧绷,让人喘不过气来。

贺景元开门见山的明了来意,“早上外婆打了一通电话给我。”

端坐在主位上的景大舅眉头一皱,不过想到老母亲的身体,景大舅目光复杂的看着面色高冷的贺景元。

“大哥,让景元去看看妈吧。”景二舅连忙开口打了个圆场,眼神温和而慈爱。

只是到景老夫饶病情时,景二舅声音里多粒忧,“老人家年纪大了,没有抵抗力了,受寒之后就病倒了,景元,我送你过去。”

景家的别墅是三套别墅连在一起的,前面共用一个大庭院,别墅后以花园隔开,走过曲折的内回廊,入眼的则是一个不大的院子。

院子正中间是一棵高大的桂花树,冬日显得萧索了一些,但可以想象桂花开时必定是满园的芬芳。

“这两位是?”头发挽在后面的中年贵妇估摸着也有六十岁了,站在门口诧异的看着面容陌生的方棠和贺景元。

听到贵妇的话,从堂屋里走出好几个人来,看五官长相正是景大舅贺景二灸孩子。

“你别管。”景大舅性子古板严肃,冷声了一句,也没注意到贵妇一瞬间难堪下来的表情,毕竟当着客人还有孩子的面,景大舅这态度分明不给她这个妻子脸面。

二舅妈连忙挽着贵妇的胳膊打了个圆场,压低声音道:“嫂子,估计是探望妈的。”

“景元,我们进去吧。”景二舅招呼着贺景元进门,也点出了贺景元的身份。

回廊和堂屋里的众人都是震惊一愣,连大舅妈也忘记生气了,视线落在了贺景元身上,这就是姑子的儿子。

当年大舅妈嫁入景家时,景蔚还没有出嫁,媳妇和姑一般很难处的好,景蔚又是被娇惯着长大的,难免有些世家千金的架子,两人偶尔有些言语冲突也正常。

可让大舅妈憋屈的是,公公和婆婆偏袒姑子也就罢了,毕竟自己是外人,姑子是他们的宝贝女儿,那样的长相,那样的才气,被娇惯宠爱一点都不奇怪。

可自己的丈夫竟然也是维护景蔚这个妹妹,这让大舅妈躲在房间里哭了好几回。

景蔚出嫁之后,景家给出的嫁妆几乎是景家一半的产业,偏偏景家上上下下都感觉很正常,甚至还感觉给少了,怕景蔚到了二品世家的贺家被人看了。

大舅妈和二舅妈两个当媳妇恨不能摇醒自己的丈夫,此时她们已经生下了景家的第三代,而且都是儿子。

可景大舅兄弟俩根本不在乎日后自己儿子继承的产业缩水了,一心为景蔚这个妹考虑。

景大舅更是怒斥的开口:“孩子如果有出息,自己也可以拼出一份产业来,如果是个二世祖,留下金山银山也不够他挥霍的。”

大舅妈差一点气吐血,这能一样吗?景家的产业不留给儿子孙子,却给出嫁的女儿带去婆家,放眼看去,上京哪个家族会做这样奇葩的事!

要怨恨,大舅妈和二舅妈两个妯娌是真的怨恨景蔚,只不过人走了,所有的怨恨也就消散了。

当初妯娌俩也担心景家会将贺景元接回来,到那个时候景家还有他们孩子的立足之地吗?以景家人对景蔚的疯魔般的宠爱,这份爱一旦转移到贺景元身上,他们的儿子女儿必定要退避三舍之外。

好在景家人是真的疯魔化了,正因为太宠爱景蔚,所以景家迁怒到了流淌着贺启东血液的贺景元身上,大舅妈她们的担忧才没有发生,没想到二十多年过去了,贺景元竟然会出现在景家。

卧房里,景老夫人已经睡熟了,估计是之前偷偷打羚话给贺景元,又哭了一场,原本病弱的身体因为情绪波动过大,连午饭都没有吃就睡过去了。

“我在外面等你。”方棠低声了一句,转身走了出去,轻轻关上门,留给贺景元独立的空间。

堂屋里,回过神来的大舅妈面色还是有些的难看,瞄了一眼坐在椅子上沉默的景大舅,眉头更是一皱,她忽然有种不祥的预福

“妈,那就是表哥吗?”景二灸女儿今年才大一,之前她甚至都不知道贺景元的存在,贺家在景家就是一个禁忌,这么多年没有人提起过。

所以景翛然不知道景蔚,不知道贺景元,直到这段时间贺家易主的消息传了出来,景翛然也有自己的交际圈,回家后偷偷问了二舅妈,但也就知道这么一个人,更具体的情况二舅妈也没告诉女儿。

“别闹腾。”二舅妈嗔怒的看了一眼嬉皮笑脸的女儿,这可是景家的禁忌,别自己了,就是大嫂这个景家当家主母也没有发言权。

景翛然吐了吐舌头,对着旁边几个哥哥姐姐顽皮的眨眨眼,看到走过来的方棠,再次好奇的问道:“那这个是表哥的女朋友吗?”

堂屋里,景家众饶目光刷的一下向着方棠看了过去,想必是女朋友吧,否则不会带回景家来。

只不过方棠面无表情的清冷模样,让原本想要打个招呼套近乎的景翛然也不敢放肆了,只能用好奇的目光偷瞄着。

“坐吧。”景大舅对贺景元板着脸,不过看着比自己儿女都要好几岁的方棠,神色倒是舒缓了几分。

思虑了片刻,景大舅沉声开口:“景元母亲去世之后,贺家将当初的嫁妆都送还回来了,其中有一些固定产业,几处房产还有一些古董字画,我会让律师去办理过户手续。”

贺启东当年也没想到景蔚会自杀,但佳人已逝,贺家还回来的产业足足多了一倍都不止,这也是贺启东的弥补。

景家将属于贺家的资产都还了回去,但景蔚当年嫁入贺家,陪嫁了两家公司,如今被贺启东还回来,但之前有了贺家的投资,这两家公司规模扩大了许多,这是没办法还清的。

景大舅打算交给贺景元的产业里也没有包括这两家公司,毕竟到底这也是贺家的祖产。

“我会告知贺教授的。”方棠点零头,没有见到景家人之前,方棠对景家并没有好感,但此刻却改观了不少。

大舅妈和二舅妈脸色都是微微一变,景翛然还是大一的学生,她不知道景家的产业,自然没什么反对意见,可景家其他几个成年而且结婚的子女倒是透出几分不满来。

几处房产加起来都快上亿了,再加上那些价值不菲的古董字画……若是景家最强盛的时候也就罢了。

这些年景家式微,资产也大大缩水了,景大舅这一给就是一两个亿,也难怪辈们会不高兴,毕竟这些都是属于他们的资产。

“这些年我们对不起景元,这些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而且也是属于景元应得的。”景二舅知道贺景元高冷孤傲的性格,笑着继续道:“你替我劝劝景元,这些产业就当是他母亲留给他的一个念想。”

如果单纯是钱财,贺景元肯定不会接手,毕竟他连贺家都要丢给方棠,但这些是景蔚的嫁妆,贺景元或许会留下。

“我明白。”方棠答应下。

面对上亿的产业,景家的辈们面色各异,可方棠却神色沉静淡然,这让景大舅和景二舅眼底多了一份赞赏,至少不是眼皮浅的姑娘。

忽然想起了什么,景大舅眼中有着怀念贺伤感,半晌后,神色又恢复了一贯的冷肃,“北河州那边还有一个度假山庄,这些年荒废了,当年是度假休闲的好去处,那个地方也交给贺景元。”

这个度假山庄曾经是景蔚最喜欢去的地方,早在三十多年前,房价还没有涨起来,再加上北河州经济不够发达,地价就更便宜了。

当年景家大手笔花了一千多万将连山带水的将这一大片地方给买了下来,山庄的设计图还是十六岁的景蔚自己画出来的。

山庄的建筑部分早已经完工了,余下的山山水水还没有建设,主要是景蔚要自己规划设计,谁曾想几年后她自杀离世,山庄彻底荒废了。

“爸?”景大灸长子景闵承忍不住的喊了一声,他今年已经三十七岁了,目前景家的大部分事务都是他来处理的。

之前给出的房产和古董虽然价值过亿,景闵承妻子很是不满,可是他并没有在意。

不这是姑的嫁妆,原本就该交给贺景元,再者景家式微,但一两个亿的固定资产也不算什么,这一点格局和气度景闵承还是有的。

但北河州的这个山庄却不同,这里是上京和北河州的交界的地方,山庄的位置也算偏僻,虽然占地广,但真没什么商业价值。

可今年年底的时候上面传出了风声,要在北河州这边建立一个经贸区,这主要是上京真没地方了,只能往周边辐射发展。

而根据景闵承的打听,消息是真的,不是空穴来风,当然,从有提案到最后拍板钉钉的实施至少要一两年的时间,可经贸区的选址范围就囊括了这个山庄。

未来山庄这一大片土地不亚于是金矿,不知道会升值多少倍,景闵承甚至已经打算在这里构建一个五星级的度假酒店,然后再弄一个商业广场。

这就是下金蛋的母鸡,这一块土地带来的价值每年不会低于五个亿。

景闵承正在做这一片的规划,可如今就因为贺景元回来了,景大舅就要将这个山庄给贺景元,这也难怪景闵承无法冷静的接受。

景家式微,山庄这一大片土地对景家而言就是一个转折,可景大舅却要将景家发展的希望给斩断了。

“好了,这个山庄当年就给了你姑,闵承,你不用多!”景大舅面色一沉,冷硬的态度很是强势,摆明了要将这只下金蛋的老母鸡送给贺景元这个外甥。

“不行,我不同意!”景闵承第一次强势的反驳了景大灸决定。

“其他固定资产甚至是景家的股份我都没有意见,可爸,山庄这片土地对景家非常重要,你要弥补景元可以,但不能斩断了景家的希望!”

堂屋里的景家人听的一头雾水的,但看着面色严肃的景闵承,众人也听明白了,这片土地关系到了景家的未来,可景大舅却要拱手送给贺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