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反派都想打死我 > 第312章 蜀山剑法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蜀山剑法朴实无华,在魏飞章的施展下,却分外凌厉。

长剑挺近,

魏飞章脸上绽放一抹智珠在握的微笑。

剑,在他手中是无敌的。

在剑道上,他已经走出很长一段路。

寻常的刺、削,挑,均是能发挥出异于寻常的威力,就相当于其他剑修的拿手绝招。

魏飞章甚至看到长剑刺破凌白表层皮肤血液迸溅的震惊模样。

横练,旁门左道而已。

武者能够仰仗的,唯有手中的利剑。

周围的林木草丛瞬间就被溢出的强横剑气冲击的崩碎了,夺目的剑光太过璀璨了,力量之磅礴不可想象,猛力颤动,仿似随时可以割裂这片天地。

呲,

剑锋重重刺在凌白胸口。

魏飞章即刻感受到一股顿挫感,像是撞击在一块铁板上。

“怎么可能?”

魏飞章面色微变。

“好痛呢。”

剑锋松动,一道小口子冒出殷红的血液。

凌白皱眉看着胸前的伤口,再往里刺进几分,就要把他的心脏给刺穿了。

“嘭”

他眼中寒芒闪动,右手握拳,一拳捣在魏飞章胸口。

魏飞章口吐鲜血,倒飞而出,往沟壑底部掉落而去。

刷。

几乎是同时,

凌白的身形已然跟上,双手抬高,重重砸下。

魏飞章如同断线的纸鸢,迅速坠落。

宛如天摇地动一般!

沟壑底震起一片粉尘,遮天蔽日。

尘雾散尽,地上显露出一个人形凹坑。

魏飞章艰难的从坑里爬出,嘴角含血,颇为狼狈。

另一边,跟着坠落的凌白借助岩壁冲缓下坠的趋势,稳稳落地,一步步走到他面前。

凌白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两人的位置和先前对调,这让魏飞章觉得分外的屈辱。

高高在上的蜀山弟子,怎么可以让人俯视呢?

“你很不错。”

魏飞章举剑斜挑,一股异常古怪的螺旋力量抖动而上,璀璨的剑光将凌白的胸口尽数笼罩在内。

胸前,一点,

以点破面,是剑法的精髓。

刚才刺中的点,他再次毫无偏差的刺了过去。

只要不断的攻击这个点,无需找命门,他有绝对的信心能够把面前的人杀死。

凌白看出魏飞章的意图,不敢托大,飞速倒退,闪避开来。

“没用的,这个地方就是你的破绽。”

魏飞章一扫刚才的颓势,意气风发的抖了个剑花,负手而立。

“哦,那么,你来砍我啊.....”

一道青光扫过,魏飞章出剑的速度很快,已经超越了他巅峰时的状态。

遇强则强,他不禁有些兴奋起来。

武道的路上,最让人遗憾的不过是寻遍世界没有一个对手。

很幸运,他今天找到一个几乎能成为他对手的人。

这一剑,璀璨夺目他。

但却只劈在了凌白残影上。

“我说了,没用的,我的剑已经锁定了你。”

魏飞章紧随凌白,紧紧贴在他背后。

他的目光在凌白后背凝聚成一点,恰好对准了胸前的伤口。

“就是这了。”

魏飞章眼中精光爆闪,长剑如龙,一连串剑吟划破长空。

绚烂剑光,仿佛瀚海一般无边无际,漫天压落而下,周围的泥在一声沉闷之际的声响中,“轰隆隆”开始沉陷!

方圆数十米均是被剑光所笼罩,泥土砂石全部崩碎了,整整下沉了数十公分,凌白巍然不动,硬生生承受了这一剑,同时反手一指向后戳去。

噗,

剑锋刺入皮层,但很快受阻,再也入不得半分。

而魏飞章的胸口则是多了道血洞,源源不断的血水蜂拥而出。

他惊骇莫名,连忙凝聚内力把血暂时止住,蹬蹬往后退了两步。他

“这简直是耍无赖,他是想和我以命换命,吃亏的是我,无耻,这么打下去迟早会被他耗死。”

魏飞章面色阴晴不定的站在原地,横剑在胸前,采取了守势。

从目前看来,形势居然是他处于下风。

蜀山弟子何时被人如此压迫过?

心中的憋愤让魏飞章气恼不已,蜀山的脸面可不能被他丢了。

“想什么呢?”

前方光华一闪,

凌白横移而出,身体翩若惊鸿,出拳快而狠,很而辣,携带万夫莫敌的气势一拳轰出。

“休想。”

魏飞章怒而提剑,刺向凌白的拳头。

叮,

长剑节节寸断,

留在他手中的仅剩半截剑。

拳头毫不受阻,直奔魏飞章的脑袋。

嘭,

魏飞章直接被砸飞出去,重重落在地上,一道道大裂痕自地面崩裂向八方。

“蜀山弟子就这点程度吗?你肯定是蜀山掌门吧。”

“放屁,我只是蜀山修为最弱的一人,是外门弟子,是打杂的。一个打杂的都能打伤你,可见你有多么弱。”魏飞章连忙辩解,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想让凌白看不起。

“哦,你是蜀山大师兄,好垃圾啊。”

凌白摇摇头,扼腕叹息。

“你彻底惹怒我了,和尚。”

魏飞章双目赤红,在滚滚烟尘中,从龟裂的地上爬起,冷冷的凝视着凌白,他的身法不够快,但这不是关键。一个剑修的剑断了,这代表着剑修的生命被狠狠践踏了。

“蜀山剑法-快剑!”

一声大喝,魏飞章整个人突然间消失,连凌白都没能捕捉到他的影迹,历经过无数次的战斗,他的直觉早已是非一般的敏锐,当即意识到不妙,施展大挪移身法向旁侧腾挪而去。

噗,

凌白刚刚停下,便感觉到胸前被利剑刺破皮层。

他甚至都没看清魏飞章出剑。

蜀山于剑一道,确实是取得了非比寻常的成就。

事情远不止于此,

胸前一痛,同样是哪个位置再次遭受到长剑的刺入,

剑光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刺的更深。

蜀山快剑连连出击,到处都是寒光,不见人影,只有炽烈的剑芒在激荡,只有星星点点的血液在飚溅。

一道道剑气彻底将沟壑底部弄成了一片废墟,冲天的光芒分外的刺目,远远望去,此地像是刚被蓝翔的高材生挖了一通,到处是成堆的泥土石子。

噗呲,

剑锋刺入三公分,

凌白感觉到强烈的痛楚,这是自打他修炼以来第一遭。

好快的剑,

好强的传承。

ps:回老家了收拾干净家里,开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