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反派都想打死我 > 第190章 行路难?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妖邪青年神色倨傲,对凌白这帮子人并没有好脸色。

叛逃者?凌白站在后方,微微皱眉。

果然,当青年话语一出,人群顿时哗然。

“你是哪族的族人?安敢如此诽谤我等?先祖奉妖皇之命开辟新界,怎么就成了叛逃者了?”

“我们现在虽是凡人之躯,却也容不得你侮辱。”

妖邪青年被指着鼻子骂,脸上顿时挂不住,冷声喝道:“路已经给你们指明了,至于你们去不去,与我无关。”

“走吧。”凌白排众而出,径直向前方的石阶走去,全程都没有看青年一眼。

“你,站住!”妖邪青年愣了愣,喝骂道。

凌白顿时脚步,疑惑的回头。

“你是哪族的族人?”同样的话从不一样的嘴里问出来意思也大相庭径。

“血燕。”凌白淡淡回道。

嘁,

“原来是妖皇仆从的子嗣,身份低微。”

凌白怔了怔,原来爷爷是妖族妖皇的仆从,这倒是从未曾听过的,不过,仆从又......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

“嗯。”

他轻嗯了句,抬步继续向前,和这种傻缺计较才是真的傻缺。

背后,

人群响起一阵窃窃私语。

“那是凌老的孙子,来前我看他坐在凌老身边。”

“嗯,此次多亏凌老耗尽最后的力量帮我等沟通祖地,才能有机会进来重新觉醒血脉之力。”

“上去吧。”

.....

他们目视着前方,也不再理会妖邪青年,大步向前走去。

“不知所谓。”妖邪青年冷笑两声,完,他化作一头数米长的青鸟离地而去,直入云霄。

.........

站在峰底,抬头向上,流动的云雾在山峰上缭绕、涌动,宛若仙气一般,当真是仙境般的存在。凌白站在石阶前,一股凌冽的寒气扑面而来,哪怕是穿着烂陀寺的僧衣,皮肤仍旧能感觉到刺骨的痛意。

见他怔在原地没动,其他人都已经按捺不住,如今灵气复苏,地补缺,他们流落在外的妖族过了几百年人间凡俗的生活,历经生老病死,饱受风霜雪电摧残,若是能重新觉醒血脉,不仅能在大世中求一方安身场所,也能抵御日渐崛起的武者。

武者,并非想象中那般不堪,古之大能,开山填海,甚至武破虚空,曾经有段时间压的妖族、修道者头都抬不起来。

有急性子的人率先踏上石阶,脚尖敢触地,全身却如遭雷击,脸色瞬间变的煞白。他没走一步,身形便是一阵晃动,接连走了十多步,一头从上方摔倒下来。

“你们在外流露多年,早已和凡人无异,回去吧。”妖邪青年的声音从云巅之上传来,语气中满是不屑。

闻言,众人脸色涨红,纷纷抬步向上。

不断有人坠倒在地,同时,也有人咬牙一步一步向上走去。

片刻过后,前来觉醒血脉的妖族已有一半之数被石阶刷下。

凌白摸出根烟细细抽着,随后走上邻一个台阶。

嗡,

一股莫名的压力笼罩全身,让脑海中发出一阵颤音。

............

云巅之上,妖邪青年站在万丈悬崖边,静静注视着下方的动静。后方响起轻微的脚步声,一位髯须中年大汉快步上前,瓮声询问道:“情况怎么样?”

“虎妖王。”妖邪青年躬身行礼,随后回道:“那些人在外界数百年,早已和肉体凡胎无异,很多人连刺激血脉的石阶都过不了,已然是和我妖族无缘了。”

“嗯,我知道了。当年我欠了凌老一个人情,这次看在他的面子上迎流落在外的族人回归,也算是尽心尽力了。”虎妖王瞪着虎目,双眼之中仿似有金光闪过,目光穿透云层。看了片刻,他轻咦了声。

“怎么了妖王?”妖邪青年诧异的问道。

“有个人.............”

妖邪青年忙抬眼看去,瞳孔微缩,惊道:“他....怎么....可以.......就是当年我开灵智后走这条路也花了三三夜时间。”

“这位是哪个部族的?”

“不清楚。”

.........

凌白走上第一道台阶,脑海中一阵发沉,这方石阶给予饶压力如同山岳般沉重,饶肉体真的很难抗衡。起初,他运转着金刚不坏神功一步一步向前,步伐还算稳健,且很快就超越了一个个满头大汗的人。

越往上,压力越大。

每走一步,步伐都像是灌了铅般沉重。

他的体表浮现出淡淡金光,那是金刚不坏神功最精纯的内力,金光笼罩,身子一轻,脚下又是健步如飞。

在登山的那些妖族惊骇的眼中,他一路飞奔,眨眼间便隐匿在云雾之郑

临近半山腰,前方再无一人。

凌白的速度也随之慢了下来,体表的金光竟有要粉碎的趋势。

路,

难走!

他抬动一步,腿脚便是一阵发颤,细微的汗珠从他额前冒出。

“好难啊。”凌白皱着眉,看着仿似没有终点的石阶,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想要就此放弃。

单单是第一道门槛就如此艰难,那到了山顶的试炼呢?这根本就是难为人吧。

试炼是一回事,刻意的刁难又是另一回事,如果妖族祖地的人是这个态度,想必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哪怕不觉醒体内一半的妖族血脉,他仍旧能够凭借金刚不坏神功慢慢走上武道巅峰的道路。

...........

“他已经到了.....跃仙台.....”妖邪青年眼中满是震惊,沉声道:“那可是足以成为妖王般的潜质。”

虎妖王默默点头,虎目中闪过一道亮光,哈哈大笑:“这子倒是不赖啊,再走几步就要超过我了。”

“对了,妖王,刚才我忽然想到我去接引这群族饶时候看到那位青年和凌老站在一起。”

“哦?凌老是上一代妖皇的仆从,属于血燕一族。如果是他的孙子..........也绝无可能。血燕一族以速度和疗伤圣法为主,当年在妖皇身边主要的工作是传讯和为皇族疗伤,并不以肉身见长.......”

“那他到底是哪族的人........”妖邪青年眼中满是疑惑。

“当年的事情非常复杂,我也不知道都有哪些族人去了外界,再看看吧,等他不行了,带上来照照往生石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