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凉萤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宁安试探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宁安试探

晚宴开始没多久,众人已贪了几杯,实在是这肉太酥香,寻常也很难吃到。

歌舞依然表演着,皇上与皇后在正上方,黄袍凤冠,龙凤和鸣,完颜旻时不时去看公主,奈何蒙着面纱有些看不清。

玉几次与他眼神交汇,都立马低下头不敢再看,唯恐那完颜旻将她识破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终于等到完颜旻离席,宁安拍了拍玉让她就在那里,吩咐完后宁安找准机会从皇上眼皮底下也溜了出去。

出了宴席,宁安却没有看到完颜旻在哪,就这么一溜烟的功夫人就不见了,真是奇怪。

穿过几行草丛,宁安终是见到完颜旻了,正在与他金人将士着什么,宁安连忙躲了起来,害怕被他发现自己。

远远看去,那完颜旻身材自是不错,腰挺得笔直,侧脸看去轮廓也是英俊非凡,虽然与二哥是差了一些,但二哥向来与女子来往,身上比他多了些阴柔之气。

不过方才他席见所的话,宁安倒是觉得虚伪,还得再探探他,若是彻彻底底的伪君子,她就算是抹脖子上吊都不会嫁到那蛮夷之地。

偷看了一会,宁安见他跟将士讲完了话朝自己这边来了,宁安往后躲了躲,算好距离,再仔细听那脚步声,听他离自己已近,便大步上前朝完颜旻撞了上去,那完颜旻忽然被宁安撞个满怀,又见她没有站稳快要往后跌去,也没来得及反应,顺手就将她拉了起来。

哼,轻浮!宁安心里这样想,可仍然面带微笑地:“奴婢谢谢完颜皇子。”

边还边朝他暗送秋波,完颜旻见她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良久才想起来是她是公主的婢女。

“色已黑,还是看好路。”简单吩咐一句,宁安只觉得他是在关心她,那何不再进一步试探他?想到这,宁安蹲下身行礼到:“奴婢遵命。”

起身之间,假装没有站稳向皇上身上跌去,完颜旻见这婢女如此主动,心生奇怪,似乎是猜到了什么,连忙往后退去,宁安重心不稳,差点摔了一跤。

“请姑娘自重!”

宁安见他不上当,仍然不肯死心,见他起身要走,慌忙又:“皇子,就没有什么话要问玉吗?”

完颜皇子听她这么,又回身问她:“倒是有一疑问。”

见他上钩,宁安微笑装柔弱到:“皇子请问,奴婢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可是公主的婢女?”

宁安点点头:“正是,奴婢侍奉公主已有五六年了。”

完颜旻点点头又问:“公主性子如何?”

原来是想打探她,宁安心中暗笑随即到:“公主生性刁蛮,平日就爱拿我们奴才撒气。”

听她这么,完颜旻心中更加确定了之前的猜想,决定好好与她演一出戏,便到:“可我刚看公主温柔,不像是你的那样。”

“那都是表面的,皇子不是方才还公主沉鱼落雁吗?可公主戴着面纱,皇子知道想知道是为什么吗?”

“难道不是因为公主身份金枝玉叶,不宜抛头露面吗?”

宁安笑了笑摇手到:“皇子误会了,其实公主啊,脸上有一胎记,十分丑陋,就在此处。”宁安边边指着脸颊给完颜旻看,又:“只是众臣不敢触皇上龙威,以讹传讹罢了。”

完颜旻想了想:“面相不是自己所能选择的,只要公主生性善良,那就不必戴着面纱,你们不是有句古话疆不可以貌取人’吗?”

“皇子此次来可是和亲的?”

完颜旻点头:“正是。”

宁安又:“奴婢是见皇子人好,故多嘴一句,皇子与公主和亲不会有好结果的。”

“为何?”

宁安掰着手指头:“皇子你看,这公主面目丑陋不,性子还不好,平时睡觉还打呼磨牙。”

完颜旻负手笑着:“那有什么?在我大金,像公主这样的比比皆是,我额娘还时常与我阿玛策马同游,有时候生气起来,我阿玛都得忌惮她三分,大宋女子已是温柔许多,至于长相,本皇子更注重心灵,倘若公主能与本皇子琴瑟和鸣自是好事,若是公主不愿与本皇子和亲,本皇子自当回去与阿玛禀报是本皇子入不了公主的法眼。”

看他得如此真诚,宁安忽然有些感动,连同方才觉得他虚伪的心情一并消失了,只看着他问:“皇子当真如此认为么?”

完颜旻点头又:“自然如此,你还是赶紧回去伺候你家公主吧,刚才之事本皇子就当没发生过。”

话已至此,宁安只得行礼对他:“那皇子先走,奴婢随后再回去。”

完颜旻点头转身向晚宴席而去,嘴角微微勾起,他相信他的判断。

宁安站在原地,脑海中回荡着完颜旻方才的话,一字一句都得她意,让她没有话去否定他,若父皇真是要和亲与他完颜旻,她想,也许不是坏事,与其在大宋找一个无能的驸马,不如去大金来得逍遥,若那完颜旻,真是他的那样。

想了良久,宁安终是回了宴席,玉见她回来,抓着公主的衣袖快要哭出来了,没谁知道她在众大臣的眼里如何过来的,仿佛要被生吞活剥似的,只感觉像一把烈火在煎熬着她。

“行了行了,这狩猎会一结束,你就回家去吧。”

玉心情忽然阴转晴笑了出来,连忙到:“谢谢公……”,话一脱口,又知道自己错了话,随即捂住嘴巴傻兮兮地笑了起来,宁安再转身去看完颜旻,见他正喝着酒,与身后的金人交谈甚欢。

酒过三巡,众人情绪已经降了半成,莺歌燕舞已让人有些疲劳,皇上见时辰还早,想了想,唤了身后的李能全吩咐了几句,不过一会,就见太监手捧着一方画戟上来。

皇上将方画戟拿了过来举起来对众人:“今晚就让诸位比比箭法如何?”

众人立即来了兴致,皆向皇上手中看去,皇上随即吩咐挥手让李能全过来,李能全点头接过画戟对众人宣布:“皇上有旨,今日谁能将待会悬在画戟上的东西射中,重重有赏!”

此话一出,席间顿时沸腾了起来,只过一会儿,三皇子起身问到:“不知这比赛可计算在狩猎成绩之中?”

皇上回头对李能全摇了摇头,李能全随即回复:“回三皇子,不算,这只是饭后消遣罢了。”

三皇子点头坐回座位,众人随即又讨论了起来。

那李能全高声喊到:“在座的各位,谁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