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东方之幻想乡 > 第一百零九集 有的人却走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零九集 有的人却走了

望着人声鼎沸的海滩,我才恍然发觉,原来自己不知不觉间,在这个世界认识了那么多的人了啊!

虽然多了魔界这帮人,但是大家也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搜索最新更新尽在bsp;嗯,也不能说没有任何影响,应该是闹得比之前更过火了。尤其是神绮,年纪不小,还有孩子了,却玩得比任何人都要疯。让人不得不感叹,难怪爱丽丝会选择离家出走了的。

一直呆在那样的人身边,压力确实会非常大。

夏天,海边,那么剩下还少不了的,自然就是打西瓜这种游戏了。只不过,这帮人还真的是群暴力狂呢!那么大个的西瓜,竟然都被她们打得稀巴烂,连口西瓜汁都喝不上。

最后还是明罗『露』了一手,一剑挥出,扔起的西瓜落在沙地之后齐齐的裂开成为整齐的十几片。

这才让她们的表现不是那么惨不忍睹。

晚上,热情不减的人们决定在这里再住一夜。

看到夜幕降临后天空的奇景,新人们自然又是一番惊叹。

来的人数太多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是三十多个人睡在同一个房间的,尽管有点挤,可也没有办法了。

“真是的,为什么我要陪你们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啊?”

四季映姬坐在被子上,不停的喘着气说道。

这帮家伙临睡的时候,突然又玩起了什么扔枕头游戏,最后连她也无法置身事外,被牵连进去了。

“是吗?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喊得最大声呢?”

“嘿嘿嘿。”

“咳咳,睡觉睡觉。”

四季映姬立刻躲进了被窝里头,不让其他人看见自己已经变得通红了的脸颊。

“睡觉。”

灵梦也觉得已经玩够了,还是早点睡,明天还有一天呢!

“我熄灯了哦?”

东风谷早苗站起来,抓住了吊灯的开关,说道。

“各位晚安。”

“晚安。”

灯熄灭了,房间里面顿时暗了下来,只有从窗口传进了的微弱光亮。

四季映姬把头从被子里面钻了出来,睁大着双眼,在静谧的黑暗中倾听着从外面传来的阵阵海浪声。

世事真是不可思议呢!想不到有一天她也会像个普通女生那样,做出这种在她以前看来十分幼稚的行为来。

这次假ri,除了玩耍之外,就什么都没做过了。

只不过,如此快乐的休假,却是她过去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似乎有点喜欢上了。

“哇啊!!!!!”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

“被夜袭了吗?”

周围一片『乱』糟糟的喊声,电灯亮起,大家戒备的打量着四周。

不过,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怎么了?映姬。”

小野冢小町爬过去,担心的问道。

“大意了,我竟然忘记今天已经是休假的最后一天了啊!”

四季映姬抱着头,痛苦的呻『吟』出声。

怎么会这样?身为冥界掌管者之一的她,为什么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的?

太不可原谅了。

“什么嘛,原来是这件事啊!”

灵梦觉得有些不以为然了,听她叫得那么惨烈,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情了呢,吓了她一大跳。

“明早叫东方送你回去不就得了。”

“不行啊,明天我就要开始工作了。”

四季映姬猛地跳了起来。

“小町,叫上天子和衣玖,我们立刻就回去。”

“诶,可现在还是晚上啊!”

“你有什么意见吗?”

“啊,我这就去。”

看四季映姬一脸的yin沉,小野冢小町慌忙跑出去了。

“我去帮你找东方来。”

“麻烦你了。”

听了灵梦的话,我没有说什么废话,立刻去码头启动了轮船。等所有人都到齐之后,船就匆匆忙忙的出发了。

“我一定还会回来的,大家一定要等着我啊!”

站在船尾的比那名居天子不停的挥着手,眼泪一直流个不停。

“走掉了呢。”

“回去睡觉!”

直到巨轮再也看不见了,众人才纷纷返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

海滩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半夜,上白泽慧音被一股熟悉的烦躁感惊醒了。

浑身燥热,心脏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跳动的比平时激烈了许多,jing神也是异常的亢奋。

“嗯。”

她睁开眼睛,坐起了身来。

躺在她左边的稗田阿求睡得很安然,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而右边的藤原妹红的睡相就差多了,四肢大张,被子都被她踢开了,一只脚还压到了另一边的蓬莱山辉夜身上去。

“唉。”

上白泽慧音忍不住摇起了头来,要是蓬莱山辉夜见到现在这副样子,肯定又要和藤原妹红大打一场了的。

她轻手轻脚的爬起来,把藤原妹红的手脚放好,帮她盖上了被子。

“嗯。”

藤原妹红皱皱眉,翻了个身。

上白泽慧音轻轻一笑,正要走回去躺下,眼睛偶然望向了窗外,顿时愣住了。

天空中,一轮淡紫se的满月正升了起来……

送四季映姬她们出去,再回到这里来,也已经是深夜时分了。所有的房子静悄悄的,大家应该都睡着了!

我也正打算要去睡觉的时候,却发现紫se的月亮从海的尽头出现了。作为四号卫星的紫月可不经常可以见到啊!它只在下半夜才会出现,而且只要一个小时就在海的另一头落下去了。

今晚的满月就更是罕见了。

如此大好良机,怎么可以轻易放过呢?

我立即去拿了一瓶高等红酒,跑到了阳台外面。

品着美酒,赏着明月,听着绵绵的浪涛之声,感觉还真是非常惬意啊!

“吱呀。”

我轻晃着摇椅,压得下面的木板不停的发出了很有规律xing的声响来。

“嗯?”

忽然,一股强大的野兽气息进入到了我的感知范围之内,只是这其中却又带着一丝熟悉的感觉,让我反倒有些疑『惑』了。

“东方大人。”

上白泽慧音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向我鞠了一躬。

见到她,我顿时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

“变身了吗?”

以前也曾经遇到过上白泽慧音的变身,不过那时候并没有认真的留意过,现在看仔细了,才发现白泽形态的她跟平时有着很大的不同。

那双尖尖的长角,还真的十分具有压迫力呢!

只不过,她的头发会变se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连衣服都变成绿se了啊?

“是的,因为今晚是月圆之夜。”

上白泽慧音摇了下『毛』茸茸的尾巴,答道。

“原来如此。”

我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她走过去,坐了下来。

“要喝酒吗?”

“不,谢谢了。”

我没有勉强她,只是把自己的杯子倒满了。

“真是漂亮的月se呢!”

上白泽慧音抬头望着那散发着紫se光辉的明月,虽然没见识过这样的月亮,但是,一样的美丽。

“是啊!”

“如果时间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少女相信不仅仅是自己,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有这种感叹的!

“是那样吗?不过我更喜欢尝试各种不同的人生。”

我的兴趣是不断探索新的事物,相同的景物重复出现,有如停滞不前的时间,对我来说太过无聊了。

“大人的想法果然与众不同。”

“那里,只不过是一个闲不住的家伙的废话而已。”

“呵呵呵。”

上白泽慧音低声笑了起来,许久才停住。

“谢谢您,东方大人。”

“嗯?”

听到她突然向我道谢,我顿时觉得『迷』糊了。

“大家都变了许多了呢!幻想乡也是。”

现在所有人都变得开朗了很多,以前的话,人们都是过着各自的生活,交往是少之又少的,哪里会像今天这样,无拘无束的聚集在一起。

不是为了解决什么异变,而仅仅是为了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目的。

尽管还有着各种的问题,不过,每个人已经能够面带微笑地过着每一天了。

今时今ri的幻想乡,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幻想之乡。

“这一切,都是从东方大人您来了以后才开始的啊!”

“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厉害。”

我扭开头,躲过了上白泽慧音的灼灼目光。

“我只不过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您太谦虚了。”

上白泽慧音笑着摇了摇头。

“我有时候甚至会想,东方大人您会不会是上天赐予我们的宝物。”

“那是……不可能的。”

我凝望着杯中的红酒,将它慢慢的摇动了起来。

“东方大人,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嗯,什么请求?”

“那就是……”

“慧音姐姐。”

一声呼喊,将上白泽慧音的话打断了。我和她转过头,就看见一身白se睡衣的音无千叶抱着个枕头,『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走了出来。

“你怎么起来了?”

上白泽慧音忙起身向她走了过去。

“人家要去嘘嘘。”

看来小丫头还没有完全清醒,只是凭声音认出了对方是谁,都没有发觉现在的上白泽慧音有什么不一样。

自然的,她也没有注意到我来。

“哦,可是厕所在另一边啊!我带你去。”

“嗯。”

“那东方大人,时候不早,我就先去睡觉了。”

“嗯,晚安。”

“来,跟你哥哥说声晚安。”

“晚安,哥哥。”

“晚安。”

上白泽慧音对我点点头,拉上音无千叶的小手走掉了。

脚步声逐渐消失,耳边又只剩下了浪涛声,和晚风吹动周围树木发出的“沙沙”声音。

“是我,改变了幻想乡吗?”

我把酒杯对准了月亮,透过红se的酒『液』,紫se的圆月似乎也变得一片通红了。

“嘛,只要不是什么坏事就不必想太多了。”

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我身体往后面一倾,身下的椅子再次摇动了起来。

海滨的木屋,重新响起了阵阵充满韵律的“吱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