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乱世风华王爷难聊 > 第一百一十二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好不容易劝住钰璟,少景正要去看药熬得如何了,顾飞陌就来了。

顾飞陌来得理由无非就是,他忘了买东西给他们了。

“少景,钰璟醒了吗?”,他没有看到少景后面的坐着的钰璟。

少景没有注意他的话,就是顾飞陌的下巴有点显眼。“飞陌,等等,让我看看你的下巴咋青了?”,少景要看,顾飞陌一直拿手挡。

“飞陌,是不是兄弟?”,少景来硬的了。

“这跟是不是兄弟没有关系?”,丢脸的事哪能让他们知道。

“哦……那我不看了。钰璟已经醒了”,少景挪开身体,钰璟确实没事了。

顾飞陌往钰璟身边凑,忘敛脸,被少景看得明明白白。

少景一边弯腰,一边摸自己的下巴,“飞陌,你这下巴是被人打的吧”,自己摔的肯定不会这样。

“啊,死少景”,顾飞陌卒,他忘挡脸了。他就咬住是自己摔的。

“飞陌弟弟,告诉哥哥,被谁打的”,少景勾着顾飞陌的肩膀。

“我自己摔的”,顾飞陌把少景的手拿开。

“飞陌弟弟,你忘了哥哥我是谁了吧?自己摔和被人打,哥哥我能分不出来吗?”,太看他了。

顾飞陌死死守住自己的嘴巴,他怕自己等下管不住自己的嘴巴,甚至两只手都用上了。

“飞陌,你告诉哥哥,哥哥帮你报仇”,少景是打算一定要从顾飞陌的铁嘴撬出来。顾飞陌把眼睛拿开,向钰璟求救。

钰璟钰璟不看他。

“钰璟,你有没有良心”,顾飞陌火了,看到少景对他用强,也不调和。

“我休息了”,事不关己,钰璟还是觉得睡觉,免得等下顾飞陌又来烦自己。

“飞陌弟弟,是不是哪位姑娘打?”,少景也就随口一,顾飞陌也则脸惊讶。

少景心想,他会不真的猜中了。

“快跟哥哥,你堂堂京城谁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霸王竟然还有人敢欺负你”,少景内心已经快憋得不住了。哪位姑娘那么厉害,他佩服。

“就是……”,顾飞陌实在不想,少景又逼得紧。少景猜到了,今他若是隐瞒,少景一定会每个人都问过去。

“”,少景轻捶顾飞陌的胸口。一脸坏笑,“哥哥我一定帮你保守秘密,哥哥发誓”,少景实在太好奇了。仿佛顾飞陌不,心里的猫咪就能挠死他。

“你发誓”,顾飞陌还是不信,一定要少景发毒誓。

“好好,我发誓”,少景依他,“我少景发誓,若是将来把飞陌的秘密出,打雷劈,五雷轰顶”

“还要加上,若是漏嘴,娶个母老虎”,顾飞陌强调。

少景咬牙,好,他加上,看以后他不让顾飞陌还回来才怪。

直到少景发完毒誓,顾飞陌这才走到窗边的塌上,脱鞋盘腿。少景知道他要开始讲了,也跟着脱鞋跑腿,洗耳恭听。

顾飞陌不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少景差点要打断他的手,怎么事那么多。

“来话长……”

“那你长话短”

顾飞陌顿了一下,仔细回忆昨晚发生的事。

“那个死丫头太狡猾,她先是打了我一拳,狡辩过去,然后她又使计把我踢进河里”,顾飞陌得一脸认真,少景忍不住,他觉得自己的大腿都被自己掐青了。床上的钰璟没有睡,一直竖起耳朵听顾飞陌讲话。当顾飞陌讲到这时,他蒙被子,捂住嘴巴,争取不让笑声让顾飞陌听到。

“飞陌,你不收拾她?”,顾霸王向来是有仇当场报。可惜,他没得报。

“没颖,顾飞陌垂头,他快要抓住那个死丫头了,哪知道上官伯伯刚好巧不巧出现在那。

“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少景伸手过去拍顾飞陌的肩膀。顾飞陌眼里,男女一视同仁。

“我当时确实要收拾她了,上官伯伯从客栈出来了,那个死丫头拿上官伯伯当靠山,诽谤我非礼她的姐姐,而且上官伯伯还信了她的话”

“后来呢?”

“还能怎么样?我被上官伯伯带回来了”,还没有人敢对他这样。

“你们绝对不能跟任何人,要不然我跟你们断绝兄弟之情”,要不是少景再三问,他才不会。

“知道了”,少景认为自己还是很有操守的。

“飞陌,别伤心了,以后见到那个丫头,离她远点。要不哥哥陪你去喝点酒,解解闷”,为了照顾顾飞陌那颗幼的心灵,少景决定陪陪他。

少景不提到酒还好,一提到酒,他就觉得好无脸,昨晚他为了不让上官伯伯来钰璟这,专门请他喝屠苏。没想到后来他自己先喝醉了。也不知道最后怎么样了?

“少景,昨晚上官伯伯有没有来看钰璟?”,他不是跟上官伯伯回来,明知故问。

“有啊,一直呆到亮”

顾飞陌一巴掌打到自己的额头,失策,真失策。

“那上官伯伯对钰璟的病……”

“没什么”,少景对上官寰实话实了。上官寰什么表情都没樱早上还让人去叫他来给钰璟把脉。

“哦”,没有怪罪就好,那他也不用担心受罚了。

“飞陌,发什么呆,还需不需要哥哥陪你”

“还是等钰璟好了,咱们三个一起喝比较有意思”,顾飞陌有点敷衍了。昨晚喝了整整一壶屠苏,劲还没缓过来,今他实在喝不下了。

“我先走了”,完,下了塌,穿鞋出去,他要去看望北郡王。早上起来,豹子告诉他,北郡王早到了,他好久看到北郡王了,怪想他的。

“钰璟,别装睡了”,少景瞄了床上蠕动的被子。

钰璟把被子掀开,在被子里闷久了,脸有点红。

“飞陌走了?”,钰璟看看四周。

“走了,想笑就笑”

钰璟没有笑了,刚才他已经在被子里偷偷笑了。顾飞陌真是个活宝,有他在,他们不愁没有笑料。

“他去哪了?”,钰璟又再问。

“我看他应该是去看北郡王了”,顾飞陌跟北郡王要好,北郡王来了,他自是要去看的。

“那中午我们去看下北郡王”

少景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