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乱世风华王爷难聊 > 第一百一十一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少景公子,世子……”,他没事吧?寻子心疼钰璟。

“钰璟无事,只是以后千万不能给他人忌口的食物”,若是这回他不在,钰璟可能救不回来了。

“对了,钰璟不能吃鸡蛋的事,万万不可让别人知道,”,少景不放心,军师已经下令了,但是归国公这边并不知,为了保险,少景重新嘱咐寻子。

“少景公子放心”

少景走后,上官寰坐到他原来的地方。钰璟的面色已经恢复正常,此时像一个孩童一般熟睡。钰璟面容稍像他娘亲,他记得钰璟的娘子也是个温婉的女子。可是这位女子确没能走近的心里。她身子弱,剩下钰璟便早早去了。钰璟的时候,是跟老国公一起生活,老国公多次为了钰璟训他,不配为人父。

归国公想了想,自己那会儿确实不配为人父。钰璟大约几岁的时候,想见他。自己从老国公的院子里溜出来,他当时在处理陛下的一件急事,随口让他在外面等。这孩子也是个犟脾气,见不到他,绝不回去。他忙完后,就回房了,忘了钰璟还在外面等他。那夜里下了好大的雨,直到下人喊“世子”,的时候,他才记得自己把儿子落在外面了。淋了一场雨的钰璟发了高烧,老国公为了这件事,足足生了三个月的气。

经过这件事,他才慢慢让钰璟到自己的身边,但是对他越来越严厉。以至于后来,他们父子变得寡言。

他对不起钰璟,辜负老国公的期望。

上官寰给钰璟捏了被角,站起身走到窗外,望向空。

很快就亮了。昏迷了一夜的钰璟慢慢睁开眼睛。他的床边坐了一个人。钰璟歪过头,想看对方是谁?看身形也不像少景或者飞陌。

“父亲”,他是不是看错了。他已经好久没有见到父亲了,他在做梦?

钰璟翻身的声音惊醒了假寐的上官寰。

“钰璟,可好些?”,父亲何时对他那么温柔。钰璟甚至不相信是真的,他偷偷在被子掐了自己的大腿,发现是真的疼。父亲真的来看他了。

“父亲,没事”,钰璟要起来给父亲行礼。上官寰及时按住他。

“寻子”,上官寰让在门外侯着的寻子进来,他有事要交代。

“国公”

“去请少景来”,总归让少景再来一趟,他才放心。

钰璟的内心有点兴奋,他觉得一场病换父亲的看望也值了。今,父亲看他的眼睛特别柔,这是他长那么大,一根手指都能数得过来。父亲只有在看他书房暗地里的画像时,目光才会柔似水。此时此刻,竟然在他身上看到了,而且是对他。

寻子出去不久,就在路上碰见了少景。这边,父子俩刚刚完几句话,少景就到了。

少景来到后,又给钰璟把脉,又查看他身上的红点。脉搏稳定,身上的红点也没有了。

“上官伯伯,钰璟无事了”,少景向上官寰完后,又转向钰璟,“钰璟,你以后可不能吃鸡蛋了”,这回多凶险,一个的鸡蛋差点要了他的命。

钰璟点头。他当然知道自己不能吃鸡蛋。师傅做的菜很和他的胃口,他也没想到,那道材原材料是鸡蛋,觉得好吃,就多夹了几次。他更没想到,这道菜是个催命的。

“钰璟,你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你先躺下,我去吩咐人给你熬药”,少景把钰璟按回床上,出去了。

上官寰看钰璟醒了,正打算去见殿下。钰璟从后面叫了他。

“父亲”

上官寰一顿,钰璟少有的依赖,“你把身体养好,今晚我们父子俩酌两杯”

“好”,钰璟点头,眼里尽是高兴。

躺下准备闭眼睛的突然想到,昨晚是花灯节,自己约了大鱼。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误吃了鸡蛋,自己失约了,她会不会一直在等自己。不行,自己得去跟她解释。钰璟想着,掀开被子,穿鞋,穿衣服。

钰璟推门进来了。“钰璟,你干嘛?”,病还没全好,就急忙穿衣服,这是要去哪里?

“少景,我出去一趟”,意思是药不喝了。

少景拦住他,“你不把话清楚,别想走”

“少景,别闹”,他是真的要去找大鱼。告诉她,他钰璟不是那种不守信用之人,只不过出发前,出了一点事。

“钰璟,不是我你,你病还没完全好,上官伯伯又来看你了,你就打算这样出去?”,少景苦口婆心的劝。

“我昨晚约了大鱼”,钰璟把实情了出来。

“呃~你约了那条鱼干”,怪不得昨换了衣裳,还多带银子。敢情是为了那条鱼干。不对,钰璟为什么约那条鱼干,不约他。难道钰璟真的喜欢上没见过几次面的鱼干,而且对方还是男的。

“钰璟,你是不是……”,少景得非常委婉。

“是什么……”,钰璟不解。少景一半留一半,他当然不懂。

“就是……就是那个”

“你~”钰璟明白了,“你认为我喜欢上男人了”

少景没有点头,脸上的意思很明显。

钰璟笑了。

“你想多了,我把大鱼打成弟弟了。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为了救人,在街上卖艺。那时候她又又瘦。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他被鱼的笑容感染上了。他每一次见她的时候,都是在救人。

“那你昨晚约他干嘛?”,花灯节那是少男少女参加,交给男人,看多别扭。

“大鱼想吃羊肉很久了,我便想,趁着花灯节,好好请她吃一顿”,羊肉对他们来不贵,对鱼来,确实很贵。她曾悄悄的跟他,有一她有钱了,她要请他吃一顿幽县的羊肉。她的时候,好像已经吃到聊样子。那时候他便起了心思。昨晚,鱼一定很生气吧。

“钰璟,你别急,你先把病养好了。而且我们也知道大鱼住哪里,到时候,我们把人一接,随便他想吃多少羊肉都斜,原来如此,少景也没有什么好担心了。

“可是……”,钰璟不愿意。

“我们去了再跟大鱼解释”,他跟钰璟去,这样那条鱼干总会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