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总裁,我们不约不约! > 第六十六章 失去的东西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六十六章 失去的东西

而此时夏烟正好经过院子,跟池星两个人对上了眼,池星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夏烟,然后去了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夏烟看着池星的样子,觉得其实人比鬼可怕多了,昨天晚上向雪晴也跟她说了池星想要杀他的事情,所以今天夏烟也没有敢靠近她。

“唉?大家今天怎么都这么早啊?”昨天唯一一个睡得踏实的人严弘也出现了。

“少爷早。”温言成刚刚跟严逸说完池星的事情,挨了一拳,脸上还挂着淤青,但是在他的恳求下,严逸也答应如果池星肯改过就不会再追究这事儿了,但是温言成也因为袒护池星挨了一拳,算是教训,温言成虽然被打了,但心里还挺开心的,他的少爷一向很少动手打人,如果他真的生气了只会某不做声的算计好一切把他除掉,并不会直接动手,所以他挨的这一拳算是获得原谅的证据了。

“言成,你怎么了?被谁打了?”严弘一脸惊讶的看着温言成。

“多谢少爷关心,我只是今天不小心摔倒了而已,没有大碍。”温言成依旧笑得很温柔很淡定,夏烟坐在一边看着他,因为知道原因所以没有开口关心,只是把哥哥给的药偷偷的塞给了他。

早饭之后,依旧是去公司,夏烟一进财务部就见到历宣一脸伤的躺在地上,夏烟赶紧的找了个光线很暗的五屋子把他拖进去,然后放了向雪晴出来。

“小晴?”历宣见到向雪晴也是一脸震惊跟不敢相信,但是随即却眼神中又带上了几分欣喜。

“历秘书,你这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夏烟此时注意到了历宣握着的一个布包,上面沾了血,看着挺吓人的。

“啊啊啊啊!”谁知道夏烟还没问出来向雪晴就异常激动的指着那个包大叫,还指了指自己空荡荡的口腔,夏烟顿时就明白了,赶紧的抢过来一看,果然是一团血肉模糊的肉,仔细分辨之后还能看出来原本的样子,通过向雪晴的比划,夏烟知道这就是向雪晴丢失的那部分,而看历宣身上的上全部撒发着浓浓的鬼气一看就是被非人的东西所伤,所以昨天鬼影离开严逸的别墅之后又被历宣攻击了吗?此时夏烟更加好奇历宣的身份起来。

“她的东西我给她拿回来了,历昊说重新安葬她就能说话了。”历宣说道,其实他一直都跟着夏烟,所以昨天夏烟把向雪晴找出来的时候说的话他也都听到了,所以就联系了历昊,求他帮忙,两个人趁着那黑烟从严逸家离开虚弱的时候把向雪晴的东西夺回来了,可是他没有什么法术护身,最后的时候也受了点儿伤,历昊说让他不要回家,直接让他来了公司,果然那黑影追到公司就散去了,他算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这一夜,刚刚想去重新安葬向雪晴,夏烟就来了。

“你认识大师兄吗?”夏烟诧异,他们家大师兄虽然对他们十分随和,但是其实不怎么爱管陌生人的闲事儿的,他能冒这么大的险帮忙,肯定是认识历宣的,而且两个人关系匪浅,夏烟通过两个人相同的姓氏立刻就有了一个正常人都会有的想法。

“历秘书是大师兄一直没有见过的弟弟奥,宅子出事儿那天他们相认了,那天我们聚餐也是因为大师兄心情不好,桐哥才办个聚会安抚他的。”姜寒拿着处理伤口的各种奇怪东西出现了,他手里除了正常的处理伤口的绷带和药之外,还捧了一堆奇奇怪怪的瓶瓶罐罐过来,让历宣对他有些戒备。

“你放心好了,我六师兄虽然不是学医的,但是他的治疗术学的特别好,你这种伤口他最常处理了,你放心交给他就好。”夏烟看出来历宣的戒备,赶紧的解释道。

“小烟,帮我按住他,我们得抓紧,不然其他人来了可就不好说了。”姜寒拿出来了一个罐子,把里面的东西喂给了历宣,然后手疾眼快的同时打开了三个瓶子,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混合,分批涂在了历宣的伤口上,一阵黑烟伴随着历宣隐忍的声音,夏烟看历宣伤口上的鬼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接着就剩了了几个普通的伤口,姜寒给他简单的包扎之后就拿来了毛巾给他清理干净了身体,拿了他的衣服给他换好,一切都弄好了之后外面有其他人的脚步声响起,他们赶紧的扶着历宣去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历宣靠在一边虚弱的看着姜寒跟夏烟,姜寒把那个布包找了个盒子锁了起来,交给了夏烟,告诉她待会儿历昊会带人来楼下,让她把这个盒子连同装着向雪晴的瓶子都交给历昊,他们会负责二次安葬向雪晴,这种重新安葬死者的仪式很危险所以不可能让历宣跟夏烟去做。

“那我先走了。”夏烟不动声色的走出了办公室,神色如常的跟周围的同事打着招呼,而且向雪晴则是一直安静的呆在瓶子里没有现身,直到中午的时候,夏烟接到了夏桐的电话,说是在楼下等着她呢,让她拿东西下来。

楼下,夏烟很快就见到了夏桐。

“大哥怎么跑来了,六师兄不是说大师兄来吗?”夏烟问道。

“你大师兄昨天受伤了,被我按在家里了,今天的仪式你二哥会帮忙,但是他得留在那边做准备,我就过来取一趟东西,你放心把东西交给我就是了。”夏桐被妹妹戒备的眼神弄得哭笑不得,什么时候自己在弟弟妹妹们的眼里这么不可信了啊?之前他提出要帮忙的时候夏木也是这样的神情看着他,现在夏烟也是这样的神情,果然不愧是兄妹。

“不是,就是觉得大哥最近实在是太过平易近人了,让我们有些惶恐。”夏烟笑眯眯的说道。

“没大没小的丫头,好好工作去吧,我先去夏木那边了,结束了会告诉你们一声。”夏桐揉了揉夏烟的头发,然后转身急匆匆的走了。

夏烟送走了夏桐没有回去办公室也没有去吃饭,而是顺着楼梯上了天台,这一切都被温言成看在了眼里,他一声不发的去路严逸面前汇报。

“果然不出我所料,既然是私事儿就没有必要管,你继续盯好姜寒就行,其他人暂时不用管了。”严逸得到了答案也就放心下来了,他懒得管向雪晴的死活,只要他们不做威胁道他的安全的事情,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们蒙混过去的。

“那少爷,历宣受伤的事情?”温言成试探性的问道。

“很快就是周末了,准他提前休假,伤好了再回来工作,另外告诉他既然事情结束了就安心工作,再闹出什么事情来,我不会放过他。”严逸说道。

“好的。”温言成点点头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