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半世华殇 > 第十章 安之若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作为大夏朝京都的临安城,总是那么热闹,就算还在下着雨。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街上穿梭,从高处往下看,入眼的全是花花绿绿的油纸伞。

或许是人们已经习惯了,这个季节的临安城,总是要淅淅沥沥上十天半个月的。

临安城最大的酒楼醉仙楼一楼依旧是嘈杂非凡。

但醉仙楼最赚钱的,却不是日日客满的一楼,而是环境清幽,设有各式包厢的二楼。

也不知醉仙楼掌柜的用了什么方法,二楼包厢里的隔音效果奇。许多人也旁敲侧听的问过掌柜缘由,只是每次都被掌柜的打太极笑着揭过了。

久而久之,也就没人再问了,只是生意越来越好。

许多朝中的达官贵人和巨贾豪商都喜欢在这里设饭局,以达成各自的交易。

自己说的话不会被偷听,甚至泄露出去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样清静高雅且保密度高的环境,谁不喜欢呢。

楚流云坐在醉仙楼白兰雅间的窗户边,从怀中拿出面具带上,一手拿着茶杯,一手敲击着桌面,一下一下的‘锵锵’声,像是要钻到人心里去一样。他望着远处,墨色眸子里的悠远,比外面空旷的天空还要深邃。

没一会儿,包厢的门被推开了,从门外走来一个一身夜行衣一般打扮的人,全身都包裹在黑色衣服里面,脸上也戴着一块黑色的面具,像是常年不见阳光,只生活在阴暗角落里的人一样。

楚流云头也没抬的说道:“阁下经常这么不守时么,嗯?”

黑衣人自顾自的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笑道:“我以为,你会好奇我的身份。”

楚流云依旧淡然如风,瞥了一眼黑衣人:“好奇?对于胆小见不得光的人,我向来不想知道。”

在听到见不得光四个字的时候,黑衣人握着杯子的手明显用力了一分。那手骨节分明修长,却是惨白惨白的。

“只听闻云夕阁阁主噬血杀人如麻,手段干净利落。没想到,说话也是这般得理不饶人啊。”黑衣人呵呵笑道。

楚流云放下茶杯,话锋一转,“过奖,只是,如果阁下约我来是讨论这种无聊的话题的话,那恕在下不奉陪了。”

不知为何,楚流云总觉得,面前的这个人给他一种胁迫感,不是指武功方面,但又想不明白这种强烈威胁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

“泽婴。”黑衣人吐出了两个字。见楚流云闻言挑了挑眉,又接着道:“这是我合作的诚意。”

楚流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合作?抱歉,我并没有这个打算。”

“你不用急着否定,听我说完再做决定也不迟,反正听一听于你又没有害处,你觉得呢?”泽婴的嘴角噙着一抹志在必得的微笑。

“那在下就洗耳恭听了。”其实他知道,自己抗拒不了,如果不是因为信函上的话,他今日也不会来。

“那封信你也看了,稍一调查你就该明白我所言不假,我还可以帮你达到你的目的。”见楚流云没多大反应,泽婴又接着说:“想必你很想知道十二年前的真相,而我……”话音又戛然而止。

终于,楚流云在听到十二年前的时候,瞬间抬起了头望向他。

泽婴暗自得意,楚流云的反应,在他意料之中。

约摸过了一个多时辰,楚流云才从醉仙楼走出来。

他有点心不在焉的,不然以顶级杀手的警觉性,不会险些没有发现已经到了眼前的危机。

在转角的小巷里,一支箭矢呼啸着破空而来。尽管楚流云察觉后以最快的速度躲了开来,却还是擦伤了左手臂。

还未等他站定,一把剑就从侧面袭了过来。

楚流云一个侧身躲过,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挡下了那一剑,紧接着反手一刺,一个黑衣人倒地而亡。

对方见楚流云中毒受伤了还杀了他们一个弟兄。相互间对视了一眼,逐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把楚流云围在了里面。

“你已经中毒了,再强行运功,恐怕不需要我们动手,就会毒发,还是束手就擒吧,我们还会客气一点儿。”

大概是刺客头子,见楚流云左手臂流出黑血,语气颇为嚣张的开口道。

楚流云看着面前的六七个黑衣人,随即一闪身退出了包围圈,好整以暇的靠着墙,冷笑道:“留活口。”

然后淡然地从袖口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雪白的药丸咽了下去。

刺客头子的眼神都瞬间变了变,居然是“百草丹。”

难怪这毒他没放在眼里,这百草丹可是解毒圣品。

这时不知从哪儿嗖嗖飞来几支箭矢,还没反应过来的几个黑衣人只惨叫了几声便倒下了。

墙头跳下几个人,为首的凌浩领着众人对楚流云单膝一跪道:“属下等来迟,还请主子责罚。”

楚流云看了他们一眼道:“起来吧。”

那几个人站起身,动作利落地搬走了尸体,顺带着现场血迹也被处理得干干净净。

不过片刻工夫,巷子里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主子,这是从其中一人身上搜出来的。”凌浩手捧着一把匕首走过来。

楚流云摘下面具仔细端详着这把匕首,刀鞘上的花纹古朴,做工精致,还镶嵌着一颗宝石,刀身乃是天然玄铁石所制,可谓是削铁如泥。

这样一把刀,来历可不简单。

“继续查,别让他死了。”

“是,主子。”凌浩瞬间又不见了踪影。

……

一艘驶往临安城码头的客船上。

“公子,我们在江南呆的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回来呢?”一个身着青衣,长相颇为秀丽的侍女问正在煮着茶的赵铭轩。

赵铭轩意有所指道:“毕竟是自己的本家,该回来还是要回来的,念了这么些年。”

侍女不解道:“公子说的,碧瑶有些听不明白。”

赵铭轩浅笑,“不明白就不明白吧,人有时候啊,还是糊涂些好,我倒宁愿自己是个糊涂人……”

碧瑶抢着答道:“公子又笑话碧瑶了,碧瑶觉得,公子啊,是天下最聪明的人呢。”

赵铭轩笑而不语,傻碧瑶,天底下聪明的人多着呢,我算什么。

却没再说什么,端起刚煮好的西湖龙井悠悠的品着。

看着水天一色的江面,不由得又想到楚家。

楚流云,我回来了。

我爹说你死了,我不信。

你,还活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