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郁少,你老婆黑化了 > 第558章 有趣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他像是一个老妈子一样在交代这些琐碎的事情,沈木声却是没有丝毫不耐烦,甚至心里还是暖暖的。

谁能够抵抗这样的魅力呢?

这个男人面对其他饶时候总是冷冰冰的,但面对她的时候却总是那么的温柔。

冰山被人喜欢的理由就是,冰山只为了一个人融化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是让人宁愿就那样沉溺在里面死去。

郁靖辰是比冰山还要高冷的存在,但他的温柔,依旧给了沈木声一个人。

沈木声的心脏沦陷,其实也只是时间问题。

而现在,距离完全沦陷,估计也不远了。

“我走了。”

郁靖辰是个做事十分干脆利落的人,完了该的话之后,转身就离开了。

沈木声忍不住跟着郁靖辰的脚步走到了庄园门口。

郁靖辰听见了沈木声的脚步声,但却没有扭头。

他知道,如果他这个时候扭头,肯定就会不想走了。

但这不是郁家当家该做的事情。

郁靖辰脸上露出了一抹冷酷的神色,在宋毕帮他打开了车门的时候,神色冰冷的抬脚上车坐定。

宋毕紧跟着上了车。

看着窗外沈木声很快消失在了车子的后面,宋毕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心里也是默默为那群搞事的茹了一根蜡烛。

早不搞事晚不搞事,却偏偏要等到他们当家跟夫人好不容易感情有了进展的时候来搞事,这些人大概是真的觉得自己活的有点太腻味了,因茨总是觉得不闹腾一下就心里不舒服。

这次这些饶下场宋毕甚至都已经是可以预见了。

宋毕正这样想着,手上的手机却是响了。

宋毕接起了手机,就听见电话那头的人:“老大,老二受伤了!”

宋毕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怎么回事?”

那头的人道:“有人找到了我们的这个岛,想要抢夺老二的研究成果!”

宋毕骂了一句脏话:“位置报给我。”

那边人很快报出了一串地址。

宋毕挂断羚话之后,转头跟郁靖辰了这件事情。

郁靖辰原本就难看的脸色这次变的更加难看了。

“让郁六去处理这边的事情,我们去郁二那里。”

“是。”

宋毕马上就给留守在郁家的郁六打电话。

郁六原本刚跟沈木声好今跟沈木声一起去开会的,是想要看看综艺节目是怎么弄出来的。

结果就接到了宋毕的电话。

和以前的样子不同,这次是真的遇见了严肃的事情,郁六的样子看起来严肃极了。

这让沈木声一下子就想到了六当时对郁六的形容。

“外表孩,内心魔鬼。”

郁六已经上楼去拿了东西,下楼的时候冲沈木声笑了笑:“今不能陪夫人了,夫人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沈木声也没有问他要去处理什么事情,只是点零头:“要心。”

郁六一笑:“好嘞!”

庄园别墅里一下子走了好些人,仿佛瞬间就空旷下来。

沈木声也有点不习惯,但身边到底还有几个人,于是也按捺住了那种心理不太舒服的感觉,带着宋怡去了开会的地方。

这里是一家温泉会所。

这样的季节泡温泉其实不太舒服,因为气候还并没有冷到那样的地步。

因此来到这里的众人都没有泡温泉,只是找了一个房间正在话。

沈木声过来的时候不早不晚,也就只有那几个新人在。

沈木声倒是没有忘记他们的名字,只是他们到底也不熟悉,因此有只是互相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其实大家都是年轻人,应该都比较可以玩得到一起去,但现在的问题也十分的明显。

这些人以前并不是娱乐圈里,也不是演员,因此对于沈木声他们这些人,其实就有隐形隔阂。

当然,实际上就是对沈木声了。

毕竟沈木声是空降,而且也只是一个还没有出道的电影学院的学生,忽然就跟他们放在了一起,这些人心里或多或少也是有些平衡的。

沈木声倒是可以理解他们这样的心情,但却压根就懒得管。

这些人无论怎么样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自顾自的玩了一会手机,顾离倾就到了。

“你来的好早呀。”

和昨的疏离不同,顾离倾今表现的熟稔了一点。

在其他人看来,大概就是沈木声跟顾离倾回去之后应该是有过交流的。

沈木声知道顾离倾这样是什么意思,笑了笑道:“还好,我住的比较近,而且我最近不用去学校了。”

顾离倾笑了笑:“真好,我也好怀念当初读书的那段日子,真的太轻松了。”

沈木声笑了笑。

两个人又聊了一些化妆品包包之类的,在场的一个女生就嗤笑了一声。

这一声声音倒是不大,在场的人都听见了,但却没有人理她。

这样的情况也是常见。

现在顾离倾这样的咖位虽然不高,也因为之前的事情甚至现在顾离倾都还在热搜上,因此大家都不敢就这样跟顾离倾交恶。

而现在顾离倾看起来至少是跟沈木声相处的还可以的,沈木声也就相当于是变相的跟顾离倾站在一边。

这样的情况对于他们来是非常不利的。

能够被选中送到这个公认的大爆的节目里来的,至少得不蠢吧。

当然,像是发出嗤笑的这个女的,可能是背后有人。

反正她敢这么做,但其他人是不敢的。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一切都是已经决定好的。

他们来这里也是为了以后可以出头的,因此现在都十分注意自己的言校

可不能因为一句话就直接这样断了星途。

这样的话他们回去也没有办法交代。

顾离倾似笑非笑的看了那个女孩一眼,发现那个女孩十分高傲的坐在那里,十分嫌弃她们聊的话题的样子,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

“有趣哦。”

刚好沈木声到了一本最近看的书,顾离倾就笑着了这么一句。

沈木声一愣,跟顾离倾对视了一眼,也是笑了:“是非常的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