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契灵攻略之黎明之前 > 第269章 没有影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唐院长道:“不然呢,在JK的地盘上,你们还能翻起什么浪花?”

高七插了一句:“唐院长又在虚张声势了,我可是听说,JK在这大半年里追杀五只飞僵,弄的遍体鳞伤,你瞧瞧你自己还不是双腿废了,恐怕你的人都在养伤呢。还有时间对付我们?”

唐院长貌似被戳到了软肋,脸色青一阵红一阵。

唐鲤上前一步道:“你别以为举个幡儿就能如何如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爸爸死了呢。”

高七直接蹦了起来,大骂:“臭丫头,你是混哪里的?”说着,口中念诵一段咒语,猛地摇动黑毒幡,一股黑色的雾气好似疾风般冲唐鲤掀来。

唐鲤还没反应过来,这团黑雾已经扑到了近前,并且迅速化作了一张鬼脸。

唐鲤冷笑一声,手中花光乍现,轮回祭出,下一秒一刀横扫劈向鬼脸,轮回猛地爆发出雷霆意志。

轰轰轰!轮回直接将鬼脸劈的稀巴烂,当鬼毒散开,我抢步栖身来到高七近前,举起轮回,就要要劈他的脑袋。但是在这白驹过隙的一瞬间,瘦高个仇四竟然从怀中掏出了一把黄豆,对着唐鲤就丢了出来,唐鲤以为是暗器,怪叫一声收了轮回,转身倒退,谁承想,黄豆砸在唐鲤的身上,并没有任何感觉,唐鲤立马反应过来,特么上当了。

哗啦啦!黄豆从唐鲤身上弹下来,全都落在了地上,唐鲤刚要找高七和仇四拼命,谁知脚下的黄豆竟然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唐鲤低头一看,黄豆全都裂开了一道小口子,然后从口子中迸出来一根根碧绿的嫩芽。唐鲤当时就傻眼了,心说没浇水没施肥,黄豆怎么自己发芽了恐怖的还在后面呢,这些嫩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很快就有一寸多长了。唐鲤身前身后,全都是嫩芽,几乎将她团团包围了,就在唐鲤无比诧异的时候,仇四嘎嘎怪笑,跟鸭子似的,然后喷出了一口血。当鲜血淋漓在嫩芽上,这些嫩芽立马颤抖起来,竟从中长出了两只大手每一根嫩芽上都长出了两只大手,白色的,完全是烟雾幻化的那种,不给唐鲤任何躲闪的机会,死死抓住了她的双腿。

啊!唐鲤惊骇欲死的大叫,心说这特么是什么玩意儿,但没等唐鲤出手呢,忽然看见两道扭曲了空气的金光飞了出去,正好打在高七和仇四的脑袋上。这俩人抱着脑袋惨叫起来,甚至手中的黑毒幡都掉在了地上。

唐鲤扭头一看,发现元初正面色严肃的看着唐鲤。唐鲤正准备开口,就听元初一字一顿道:“唐鲤,躲开!”

唐鲤想都没想,赶紧退到元初身后,就发现两块板砖从耳边呼啸而过,分别砸在高七和仇四的脑袋上。

嘭嘭!他俩的脑壳顿时飚出血箭,惨叫着就摔在了地上。

本来元初的金光咒就就够难受的了,现在又被砍了脑袋,他俩神情狼狈不堪,根本没有了刚才的神勇。趁此机会,周一帆来了精神头,嗷嗷叫着冲过来,脚上千钧之力就爆发了。直接把两个人踢飞出去十几米,高七和仇四算是倒了血霉,胸口貌似都陷进去了,口鼻窜血万分痛苦。

周一帆根本没有打算停下,又冲了过去,准备趁他病要他命。可唐院长却大吼一声抓活的。周一帆没办法,像拎小鸡一样,把他俩拎了起来,并且冲高七的怀中掏出了琼露金盏。

“唐院长,妥妥的了,这俩混蛋怎么整治?”周一帆道。

可就在此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高七和仇四眼睛里流出了血痕,张嘴竟然从口中吐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蛤蟆。这两个蛤蟆落地之后,咕咕叫唤了几声,然后轰然爆炸,一大片黑雾宣扬而起。等黑雾被风吹散,周一帆手里只揪着两件上衣,高七和仇四踪迹不见了。

光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还真没见过人嘴里能吐出蛤蟆蟾蜍,并且这两只蛤蟆跟地雷一样还会爆炸。可最让人想不通的是,黑雾宣扬而起,高七和仇四竟然金蝉脱壳不见了,他们去哪儿了?难道随着黑雾飘散到了远方,就在这时,唐鲤发现了掉在地上的那杆黑毒幡。这可是五幡帮的宝贝,高七和仇四栽了,把这东西也丢下了。

“这东西也不能留着,拿走。”唐院长吩咐了一声。

唐鲤现在唯命是从,赶紧把黑毒贩捡了起来,就感觉一道阴煞之气疯狂的钻进了她的手臂。唐鲤立即祭出三道破煞符,结结实实的贴在黑毒幡上,心说这就是个祸害,回去之后必须要销毁。等重新走进了会馆中,发现十三层已经乱套了,很多人都在走廊里,一片狼藉。有的人满脸惊恐,似乎看到了一切,还有更多人非常茫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唐鲤心里还在寻思,高七和仇四,真特么有点手段,他们到底藏在了哪儿?

回去的途中,大家分坐了两辆车,唐鲤与周一帆同乘一辆车,车行到一半的时候,周一帆突然说了一句:“我憋不住了,我发现唐院长有点问题。”

唐鲤猛地看向周一帆。可周一帆却一脸认真的跟唐鲤说道:“真的,我没有骗你。”

他刚要继续说,唐鲤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巴,指着前面的司机,那意思你特么小点声,这是唐院长的人,你不要命拉。周一帆这才意识到不对,赶紧咬着我的耳朵讲:“是这样的,当初高七拿了琼露金盏不是直奔了里间屋子吗,唐院长第一个追赶了过去,我是第二个,当我进去的时候,发现会议桌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人,脸上都用鲜血画着符咒,而唐院长独自一人在窗户那里,我一开始以为他在检查什么,谁知道他竟然脸色很怪的说了几句话,具体说的什么,我没听见,反正那个场面很诡异,貌似唐院长身边还有一个看不见的人,他是冲对方说的。”

唐鲤一瞪眼:“什么玩意?唐院长在跟空气说话?”